首页 >> 医疗 >> 84岁周家礽炮制“后悔药”: 携八旬药学家团队再创业

84岁周家礽炮制“后悔药”: 携八旬药学家团队再创业

朱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7-10
创业的年龄,似乎是用来超越的。前有74岁的褚时健承包荒山种橙子,后有周家礽等五位老医药人创立群优生物做药妆。作为一个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创始人团队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与时间赛跑。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周家礽正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这一名言。

2016年,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滇虹药业创始人83岁的周家礽再度拉上王朝凤、熊辅信、罗泽渊、黄衡等四位年纪相仿的药学家一起创业,并在2017年年初获得了磐缔资本的千万级Pre-A轮投资。

如今,已经84岁周家礽依旧精神矍铄。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期间,周老习惯用右手扶着右耳朵,认真专注地倾听记者疑问。周家礽三岁时得了中耳炎,严重影响了他左耳的听力,但这并不影响他逻辑的缜密性,条理的清晰性。

“我一生做了很多药,但就是做不出后悔药。”在群优生物第一批新产品面世时,现在为群优生物创始人的周家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直为当初亲手卖掉自己创立的滇虹药业感到遗憾。

其中,让周家礽感到最遗憾的是滇虹药业当时拥有很多药品批文,拜耳收购后没有办法进行生产,而周家礽一直希望数十年的科研积累能够得到应用。作为一个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创始人团队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与时间赛跑。为此,在失去药品批号后,他们选择能最先见效果的化妆品行业做药妆。

对于此次创业,周家礽仍是信心满满。

初心不改

卖掉滇虹药业后,周家礽一直心有不甘。

2014年初,拜耳以36亿元收购滇虹药业,在业内被认为是高溢价。不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周家礽坦言自己很后悔卖掉滇虹药业。

2015年3月,原本大家都以为会在温哥华颐养天年的周家礽,给最小的女儿周晓露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回国,要重来一次。

周晓露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耳濡目染了父亲做药的过程,之前也与周家礽一样在云南白药工作。后来滇虹药业成立,周晓露追随父亲到了滇虹药业。她最明白父亲,这其实是周家礽在弥补心中憾事,为自己“炮制后悔药”。

回国后,时年82岁的周家礽就开始对市场进行调研,约见经销商,接触设计师、专家。周家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很自信地说:“我已经到各大商超把所有知名品牌配方都研究了一遍,不难,我们的配方不会差。”

这样的底气来自他数十年对药学的研究,也有成功创立滇虹药业给他带来的自信。

在周晓露的眼中,周家礽是实干家。“我们小的时候,爸爸经常很晚回家,有时候下班回家吃过了晚饭,会突然说要回去厂里再检查一下机械设备。”而周家礽一直认为自己是技术派。

周家礽1933年出生在上海崇明,16岁离家参军,后被分配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19岁作为第一届毕业生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毕业(联想柳传志是最后一届),后来自己主动选择学药,在南京药学院(中国药科大学)毕业后,又主动选择了去云南。

“我喜欢搞技术,到药品车间、分装车间。当时云南的药厂比上海的药厂在工艺制造等各方面落后很多,我便给领导提意见,进行改进,其中包括对云南白药剂型的改进等。”周家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说。

据了解,当时云南白药患者没法按照剂量来服用,甚至连说明书都没有。当时有一位患者大量服用,出现较大的副作用,来不及送医院,他们便给周家礽打电话寻求帮助。周家礽告诉患者家属让其服用猪油催吐,最后患者脱险。

这件事情对周家礽触动很大,他建议领导将药粉装进胶囊来解决剂量的问题,后续从德国进口胶囊机,自己按照英文说明组装、检修等。后周家礽被任命为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

1993年,身为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的周家礽已经60岁,离休后仍希望能继续延伸事业,于是便与其他11个发起人共同集资28万元,在昆明郊外观音寺寻得一个日化小企业租作三亩厂房并创立滇虹药业,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上班。

尽管条件艰苦,但由于配方的功效显著,公司产品销售亮眼:不到3个月,销售回款30万元;1994年底,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在几乎没有任何广告支持的情况下,到1998年,销售突破1个亿元;2013年增长至13亿元。

最后,2014年初滇虹药业以36亿元卖给拜耳。这也是周家父女心中的痛。

三度创业

当时,在拜耳收购滇虹药业之际,医药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史立臣即指出:“相比之下,滇虹药业拥有的授权专利数量相对较多。作为国家知识产权试点企业,滇虹药业目前拥有授权专利196件,不但申请量一直保持明显增幅,就连专利技术实施率也远高于市场的平均水平,达到了85%以上,这应该是德国拜耳真正看中的地方。”

而这些专利连带多个药品批文的丢失,成为周家礽心中最大的痛。当时拜耳将滇虹药业收购后,就将中药产品全部停产,当时很多效果很好的药如苦参疱疹町、骨痛灵酊等都停产。

“我们现在不能用那些批文生产药了,只能从化妆品(药妆)、保健品这些见效快的着手,因为做一个药需要各种临床等,至少要10年以上的时间,我们都等不起。”周家礽的合伙人、79岁的药学家罗泽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答应与周家礽一起创业也是为了帮助他弥补心中憾事。

罗泽渊是中国第一代脊灰减毒活疫苗的研发者,与同为药理科学家的丈夫黄蘅成功发现了黄蒿素对抗疟药单体(青蒿素提取效果并不明显)的作用。他们现年住在成都中西医结合医院老旧的宿舍楼里,走在大街上,与普通的老人无异,但心中一直有着一个理想,即是将自己数十年的研究让更多人受益。

周家礽跟罗泽渊夫妇表示要再创业的时候,他们没有犹豫立即表示愿意加入,支持周家礽创业。对于名利,罗泽渊夫妇一直很看淡:“我们现在就是把我们几十年研究的东西让后辈来帮我们实现,指导他们创业。”

罗泽渊经常与周晓露进行视频,指导实验还有对各项指标进行把关。罗泽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我们这批人虽然是中医,但都是先学西医再学中医,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我们会用西医诊断方法来进行判断。”

“我们是用做药的态度来做化妆品。”周晓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家礽还会经常与她争吵,因为周晓露想从成本角度考虑,想用化妆品行业不同级别的原料,但周家礽坚持使用品质最好、价格最贵的原料,每次将她“驳回”。

此前周家礽在做滇虹药业时就非常“认真”。当时皮康王对皮肤问题效果很好,很多美容院找上门来要求代理,但周家礽害怕他们会使用在不可预见的其他部位(里面有少量激素),拒绝了对方要求,并且在产品(包括后期的皮康王头发洗剂)上第一条标明,一周不能用超过1次,一个月控制在2到4次,连续使用不得超过12个月。

同为周家礽合伙人,79岁的王朝凤、80岁的熊辅信也与罗泽渊持有相同的观点。他们用夹杂着云南口音的普通话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周家礽在做一件很对的事情,也希望将自己数年研究传承下去。

当问到王朝凤为什么要与周家礽一起创业时,王朝凤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相信他,我一生都在研究皮肤(病),也希望人类皮肤更美好。”

熊辅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数十年的研究配方、行医处方、案例分析等都有记录,目前都转交给了周晓露,希望她能将配方变成产品,让更多人受益。

在熊辅信看来,很多中医的治疗效果要好于西医。比如,中国有几千万的抑郁症病人,其中30%有自杀倾向,目前确定抑郁症是因为大脑里的神氨酸系统产生问题。“西医有抗抑郁症的药,但是副作用特别大,且药不能停。”

于是,熊辅信从中医308个与抑郁症有关的处方中,挑选了10个,其中有20种中药可以抗抑郁,其中有一个最好,便用这个研发做成药。十多年前,一位12岁的日本小姑娘病情已经严重到不能说话了,但在云南服用他的药二十多天后恢复正常了,现在小姑娘已经25岁左右,其间并没有再复发。

就这样一群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老人创业了,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与时间赛跑,这也是他们最大的短板。不过,周家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晓露是作为传承者,企业其他管理层、研发层等也吸纳了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希望公司充满活力。“公司取名叫群优,就是希望靠一群优秀的人集体创业。”

打破管理桎梏

周家礽表示希望发挥一批老药学家的知识和经验优势,从专业的角度为消费者提供真正体现匠心、科学和效果的药妆产品,重建渠道和消费者对化妆品的信心。

群优目前在云南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和杭州分别设立了中央市场部和电商运营中心。6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昆明时想去探访群优的云南基地,但被婉拒,称要做产品最后的测试,不想分心。周家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觉得最难的是做营销,但如果没有好的产品,再好的营销也没有意义。”

群优现计划推出五个品牌:礽心为高端药妆护肤品牌,九素为高端药妆洗护品牌,征服为专业去屑洗发品牌,裂博为大众专业防裂护肤品牌,云蒿青为大众药妆洗护品牌。

未来,在渠道方面,其旗下品牌将形成单品牌店、大流通和商超、电商三条腿走路。此次推出的是洗发和沐浴产品征服和专业抗裂护肤品牌裂博。

对于群优的未来,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表示非常看好,认为化妆品和个人护理行业将会从高度依赖时尚营销向高度依赖科技的方向转变,而群优拥有强大的植物药学领域的研发能力、临床经验和历史配方积累。此前滇虹药业孵化的薇诺娜药妆,现今也已成为销售额超5亿元的品牌,这也让磐缔资本对群优的产品力、经营能力更有信心。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磐缔资本是周家礽他们对外开放的唯一资本。对于资本的态度,周家礽很明确。“希望资本进来是可以帮助我进行管理的。”

而这实际也是在吸收滇虹药业此前的经验教训,周家礽希望将群优做成一个现代制度化的企业。

据了解,此前滇虹药业属于家族企业,部门股东分不清楚管理者和所有者的身份,经常跨部门指挥,而部门负责人对部门工作的股东不具有管辖权,这导致公司内部沟通障碍重重。

此前,滇虹药业也引进过资本,他们希望对方能派高管团队到滇虹药业对其原有的团队进行约束、管理,但当时这个资本并没有投资药企的先例,不懂如何进行管理,最后折中的策略是临时招聘职业经理人加盟滇虹药业,效果没有达到预期。

上述资本进来后,希望将滇虹药业IPO,但进展并不顺利。彼时滇虹药业的经营模式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盲目追求跨国公司经营模式,打乱了滇虹药业的成长步伐。当时拜耳有意高溢价收购滇虹药业,滇虹药业股东们认为是一条好的出路,周家礽苦劝无用,只能最后一个签字同意收购。

在卖掉滇虹药业后,周家礽也一直在反思自己以往的问题。所以他希望这次创业打破家族式的局限,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新公司群优吸纳了原滇虹的核心团队,同时安排了一个更加稳健的公司结构:较为集中的股权、跨代交替设计、长期团队持股计划。

周家礽第三次创业能否成功,需要时间的证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原标题:84岁周家礽炮制“后悔药”: 携八旬药学家团队再创业

相关标签: 创业  滇虹药业  周家礽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