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 诺和诺德的新战场:对抗肥胖

诺和诺德的新战场:对抗肥胖

温淑萍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7-11-06
14亿肥胖症人群,相比目前全球4.37亿糖尿病人群,显然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市场。

 10月26日,休斯顿“改变城市糖尿病”流行趋势会场,当诺和诺德健康倡导副总裁尼尔斯、朗徳(Niels Lund)说出“到2045年,全球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支出达到1.076万亿美元”时,台下各个国家卫生相关的人士发出一片唏嘘声……

10月31日,诺和诺德中国研究发展中心,王保平带领的研发人员们,已经运用高压水动力基因转染平台,对2300多个分子中的1000多个进行了筛选,选出11个具有降糖作用的新型蛋白中或许孕育着一款未来可用于治疗糖尿病和肥胖症的新药……

王保平的研发无论是对糖尿病和肥胖症哪一个更有效,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诺和诺德正在布局糖尿病之外的另一个市场——肥胖病市场。

目前,美国相关的机构已经正式将肥胖定义为疾病。到2017年底,全球的肥胖患者会将达到4.37亿人。到2045年,如果不加以管控,全球的肥胖人群将达到14亿人。无疑,这会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10月31日,诺和诺德高级副总裁兼全球研发部负责人柯宙思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回应:“糖尿病是诺和诺德的自留地,肥胖是诺和诺德待开垦的处女地。”而这一领域,很多企业都希望进入。

他进一步称,诺和诺德的优势是糖尿病药物做到了足够好,而肥胖类药物是从糖尿病药物延伸而来,所以这块处女地也是诺和诺德的顺手作。

而柯宙思的回应中透露出一个更大的秘密是,目前诺和诺德在肥胖方面已经形成全世界大型药企当中最好的研发产品线组合。

“处女地”

近期,诺和诺德在几个市场提交了每周1次长效GLP-1类似物索马鲁肽(semaglutide)治疗2型糖尿病的上市申请。在减重方面,索马鲁肽也表现出了比减肥药Saxenda(其活性成分为利拉鲁肽)更好的效果。

这应该是诺和诺德布局肥胖药物市场极具鲜明的一个特征。

已是全球市场份额最大的糖尿病企业,缘何悄然延伸触角?或许,市场顺势而为,是目前可以解释的最好理由。当然,还有诺和诺德高官们说的:“降低全球糖尿病人群,为社会降低负担。”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糖尿病医院院长杨叔禹对记者表示,二型糖尿病,95%都是可以预防的。

10月26日,休斯顿举办的“城市改变糖尿病”全球会议上,诺和诺德健康倡导副总裁尼尔斯、朗徳(Niels Lund)透露,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到2045年全球将有14亿成年人患上肥胖症,这一比例是成年人口的22.4%。

14亿肥胖症人群,相比目前全球4.37亿糖尿病人群,显然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市场。目前,诺和诺德胰岛素占到了全球28%的市场份额,是全球最大的糖尿病药物研发生产企业。每天有2800万左右的糖尿病患者需要依赖诺和诺德的胰岛素维持血糖正常。

那么,综上看,诺和诺德即使不扩张新市场,依靠现有的业务也将活的很好。

据国际糖尿病联盟研究数据,诱发糖尿病的最大因素是肥胖,14亿肥胖人群中,又将导致1/9的成年人转变为糖尿病,比现在患者数量增加3亿多人,这一人数将达到7.36亿人。那么,诺和诺德的糖尿病业务市场仍然是一个扩张的趋势。

而目前,全球3亿多糖尿病患者,每年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开支大约为7750亿美元。如果糖尿病人数增长到7.36亿人,也就是到2045年,全球每年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开支大约将上升至1.076万亿美元以上。

这显然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然而,诺和诺德正在悄然的步入第二市场。关于步入的宏观理由,尼尔斯、朗徳(Niels Lund)称,作为一个企业,自己活的好的同时,也希望更多的老百姓能活的很好,希望更多的人不得病。尼尔斯、朗徳(Niels Lund)的言下之意,一个聪明的企业不盼着你的病,而是教你怎么不得病,诺和诺德可以赚健康的钱,这样双方可以更开心的“玩耍”。

微观层面,诺和诺德高级副总裁兼全球研发部负责人柯宙思给出的回应是,诺和诺德有实力进入这一市场。因为,诺和诺德是世界上最懂糖尿病的企业,科学家们在研究中发现,肥胖和糖尿病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大约80%的二型糖尿病患者都有肥胖。研究数据显示出,从体质指数看,从BMI 20-30相对削瘦到肥胖的人群当中,糖尿病的风险会有非常显著的提高。如果人体的BMI指数降低5%,糖尿病指数也会降低25%。也就是说,在诺和诺德看来,糖尿病和肥胖这两个关系非常近。

而且,针对肥胖症的药物,很多分子都是从糖尿病的研发管线上下来的,而一个糖尿病药物的第二适应症对降低肥胖的效果非常明显。

8720亿美元

如果14亿肥胖症人群,得到有效降低体重,或许全球的医疗费用将大幅降低。

国际糖尿病联盟最新研究数据称,到2017年底,全球4.37亿糖尿病患者的相关医疗开支将达到7750亿美元。

糖尿病的并发症包括眼底病、心血管病、肾病等等。而如果对14亿肥胖人群不加以管控,按照目前的发病率推延至2045年,糖尿病人群达到7.36亿人时,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开支将达到1.076万亿美元。

而如果加以控制,降低10%的糖尿病发病人群,与糖尿病相关的医疗费用会降低至8720亿美元。全球节省的医疗开支达2040亿美元。

全球医疗费用支出的减少,或许是诺和诺德主导的“改变城市糖尿病”全球会议成行的根本原因。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国际糖尿病联盟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大概有超过50%的人口住在城市,超过2/3的糖尿病患者来自城市人口。

目前,“改变城市糖尿病”全球有7个国家9个城市已经参与,包括墨西哥、休斯顿、罗马、中国的上海、天津、厦门……

事实上,上海早在3年前就已经开始防控糖尿病。据上海市卫计委疾病预防控制处副处长蔡淳透露,上海市政府启动了针对糖尿病新的“2015-2017年糖尿病干预计划”,投入了1.7个亿,三年中效果非常明显,到目前除略估算,至少节省了10亿医疗费用支出。而若不采取防控,糖尿病患者数量或将从目前的230万增加到2045年的430万。如果在2045年之前将肥胖率减少25%,则可避免80万例II型糖尿病,可节省近3.53亿美元的医疗费用。

而休斯顿也是一个进入疾病焦虑的城市。休斯敦市长打趣,看球时一想到肥胖问题就开始皱眉头焦虑。休斯顿是美国肥胖率最高的城市,已经有31.4%的成年人患有肥胖症。糖尿病的患者数已经占到全部人口的15.6%。到2045年若不采取行动,糖尿病人数将达到21.1%。而如果到2045年,肥胖率可以减少25%,就可以避免14.9万例II型糖尿病患者的出现,同时节省近15亿美元的医疗开支。

而在肥胖症药物上,诺和诺德的新药索马鲁肽与另一款糖尿病药物利拉鲁肽是同一类的药物,同样都是GLP-1受体激动剂,但前者为一周一针的周制剂。想要达到相同的减重疗效,索玛鲁肽只需要相当于利拉鲁肽1/20的注射剂,一周一针,在非糖尿病人群,即肥胖症患者人群中,一年能降15%的体重。

柯宙思称,这是他们目前看到的对于肥胖治疗最好的东西。目前在西方世界已经做了三期试验,过一段时间也会开始在中国三期临床试验。

诺和诺德中国医药部副总裁张克洲介绍,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糖尿病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糖尿病人数约1.1亿,糖尿病前期人数为5亿人。如果国家充分干预,到2040年中国糖尿病患者会缓慢上升,约1.5亿人。也就是说,如果不加以干涉,接近有4千万人会变成糖尿病。

在诺和诺德中国完整的新药研发体系中,王保平和张克洲是最重要的两个人。王保平负责和总部一起,从事真正的早期研究;张克洲负责的是后期研发的一部分,将创新想法在中国落地。

王保平透露,已经运用高压水动力基因转染平台,对2300多个分子中的1000多个进行了筛选,选出11个具有降糖作用的新型蛋白,到最后或许只有一个新药能从者11个分子结构中脱颖而出。

据了解,10年后诞生的这个新药第一适应症仍然是糖尿病,第二适应症为肥胖症。而或许,第二适应症将取代第一适应症提前登陆市场。因为,从诺和诺德的布局来看,肥胖无论如何都已经成为其非常看重的市场。

目前,诺和诺德的主要产品排序都已经改变:第一为糖尿病方面,第二为肥胖症方面。

原标题:诺和诺德的新战场:对抗肥胖

相关标签: 糖尿病  诺和诺德  肥胖病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