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煲的人类终极命题鸡汤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煲的人类终极命题鸡汤

罗东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7-11-07
想知道人类社会的终极“鸡汤”是什么形态?不妨看看腾讯的WE大会。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怎么煲人类终极命题的鸡汤

日前,腾讯第五届WE大会在京召开。WE大会举办至今,持续关注世界最前沿的科学命题,而今年的主题是“若有光”,寓意人类对未来若隐若现光芒的追逐与思考。

它立足于人类社会如今面对的在生存与进化层面的基本挑战。

比如腾讯公司首席探索官网大为演讲的主题是“人类的未来”,他告诉我们,当下气候改变带来的灾害已经迫在眉睫、人类已经挤占了其他生物的空间。

网大为说:“如果一种动物,既不是我们的食物又不是我们的宠物,基本上在这个世界上就快消失了。也许再过60年,你再跟年轻人讲老虎的时候,孩子们其实就不知道什么是老虎了”。

正如网大为所说,不论以腾讯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对航天公司、智慧交通、基因工程等前沿领域的研究,还是以霍金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在前沿领域,甚至是普通人看起来脑洞大开、只存在于影视和文学作品里的场景上的研究,都在针对人类现实存在的这些问题,寻找基于未来的解决方案。

我们知道人类是一种自私自负的生物,甚至对“存在”本身仍然缺乏令我们自己信服的定义与信心,但我们确信,科学家描绘的未来终会到来,即便我们可能活不到那一天——还有比这更终极的鸡汤吗?

《21CBR》整理了包括霍金在内,四位科学家的演讲,将它们结合在一起,几乎可以拼凑出一副关于未来的图景:人类和人工智能在同步进化,终有一日,将携手跨越自我进化的天花板,迈向星辰大海——如果我们自己不打架的话。

逃离灼热的地球

霍金是悲观的,他说“到2600年,世界将拥挤的接踵摩肩,电力消耗将让地球变成炽热的火球。”然而他又是乐观的,他坚信人类可以避免世界末日,移民太空。

那么问题就变成了两个:未来,我们去哪儿,怎么去。

霍金告诉我们,在太阳系,月球和火星是两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水星、金星太热,土星和木星是巨大的气体星球。木星的卫星之一欧巴罗也有可能,因为这个星球的表面是冰层,下面可能会有液态水。当然,人们也要思考其他星系的可能性,比如太阳系最近的星系,半人马阿尔法星系。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怎么煲人类终极命题的鸡汤

霍金

去年,霍金与企业家尤里·米尔纳(YuriMilner)一起,推出了长期研发计划——“突破摄星”:以光束来驱动纳米飞行器的前进。这样产生的速度虽然不及光速,但也能达到其五分之一,约合每小时1亿英里。其系统可以在一小时内抵达火星,几天内到达冥王星,并在仅二十年后到达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

他们设想的场景是:一千个由 “星芯片”和 “光帆”组成的纳米飞行器将被送入轨道。 在地面上,激光器阵列将共同形成一道超强光束,光束穿过大气,以数十吉瓦的功率射向太空中的“光帆”。

其中,“星芯片”是尺寸被缩小到仅几厘米、但功能完备的太空探测器,它将附着于“光帆”上。“光帆”由超材料制成,重量仅有几克。

当然,还有一些严峻的问题,霍金表示:“工程方面的挑战是巨大的。纳米飞行器必须经受极限加速、极寒、真空和质子,以及与太空粉尘等垃圾的碰撞。另外,由于大气湍流,将一套总量100吉瓦功率的激光组瞄准太阳帆,也是很困难的事情。还有,如何让数百道激光穿过大气波动时聚合,如何推动纳米飞行器又不烧毁它们,如何让它们瞄准正确的方向?此外,还需要让纳米飞行器在冰冷的真空环境中工作二十年,这样它们才能将信号传回到四光年外的地球。”

这还只是探测,霍金认为也许今天的人们在有生之年,可能看到一个探测器被发射到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真正的星际旅行,离我们还很遥远。

破解细胞对话的密码

如果霍金的“突破摄星”计划成功了,斯坦福大学神经学教授、老年病研究专家Tony Wyss-Coray的研究顺利,那今天看这篇文章的读者,也许最少能等到探测器从半人马星系发回信号的那一天,因为Tony的研究项目,就是如何让人“返老还童”。

Tony介绍,斯坦福大学有一个实验:老的老鼠和年轻的老鼠连接起来,以论证一个问题:如果一个老化的肌肉能够把它放在年轻的环境的时候,这个老化的肌肉是不是能够逆龄生长。

实验证明这种现象是存在的,接着,又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被提出来了:把我们的大脑放在或者是沉浸在更年轻的环境里,有了年轻的养分就可以返老还童?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怎么煲人类终极命题的鸡汤

斯坦福大学神经学教授、老年病研究专家TonyWyss-Coray

Tony认为,一个“关键的年轻的外在环境就是血液。”。 或者说,血液可能是与人的衰老具有相关性的。

他提到另一个关于老鼠的试验似乎在证明这一点:有一些老的老鼠,在被连续注射年轻的血液时,学习能力在提高,可以很快找到迷宫的出口。

于是,一个大胆的设想产生了:在血液里,细胞彼此会通过分泌蛋白质进行沟通,比如一个细胞分泌出蛋白质,另一个细胞好像耳朵一样,有一个受体去接收到这些信号,这里面可能有各式各样的信号指令。

Tony说:“所以我们要做各式各样的实验更好的了解这些信号是什么,我们试着去进行测量和分析(不同年龄的血液样本),希望能够了解他们的血液细胞当中进行着什么样的对话和沟通,我们希望通过大范围的血液样本的联系,希望找出哪些是血液老化的因素。”

当然,目前实验的范围和样本都还太少,动物试验还在持续。

激光打蚊子

比起星际旅行或返老还童,恐怕很多人更关注当下的问题,如怎么解决一些地区的疟疾传播?

未来学家、发明家Pablos Holman告诉我们:在撒哈拉沙漠以前,最危险的动物不是蛇、狮子,而是雌性蚊子。因为带着疟疾的雌性蚊子(雄性不会)一年可以造成一百人的死亡,其中一半是五岁以下的孩子。

他的想法就是:“我们不可能永久消除疟疾,但不妨试试消灭蚊子。”

Pablos Holman正在尝试用激光蒸发蚊子。而在杀死蚊子之前,他要设计一套公式,以指导对蚊子的追踪,比如分析蚊子的飞行频率,分析蚊子的性别或者到底不是其他什么虫子。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怎么煲人类终极命题的鸡汤

未来学家、发明家Pablos Holman

他还介绍了许多惊人的脑洞,比如如何用管子解决飓风的问题。

“飓风是因为海洋的温度变化,如果海洋表面的温度可以降低,可能不会导致这么严重的飓风,这个是我们所找到非常简单的方法,就是有一个放到海底的管子,把热水从上面传下去,这样的话,就好像是一个泵的感觉,这样的话就会促进海底凉水的循环,海底凉水根本不缺少的。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循环,会使得海洋水的问题有1-2度的下降,如果你每一个公里都放这样的管子到海下面,就可以把这个海水降温1-2度,虽然不可能完全消除飓风的问题,但是可以把它从5级降到2级、3级。”

一种旋转的与卫星通讯的装置、核废料再利用、逆转气候变暖⋯⋯

Pablos Holman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工具,雇佣各种各样的科学家,去尝试发明来解决我们所找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发明有可能会出错,基本上每一次你发明都会出现错误,我就是希望按照十年的视角去发明,找到一个在未来10-20年听起来可行的解决方案。”

量子计算的最后一公里

一切科技的进步,最终都要依靠计算能力的增强。中国科学院院士、量子计算专家姚期智通俗地解释了量子计算:

想要找一个答案,常常要搜索好几个不同的方向,来看到底哪一个方向才是最终的答案,这是传统计算机的思维。

如中国有个古老的寓言:“杨子见歧路而哭之”,杨朱看到一只羊丢了,到了分叉路,只有走过不同的路,才知道羊在哪儿,所以他无法决定;但如果他是孙悟空,可以变成多只不同的自己,同时去找,就快多了,这就是量子计算的思维。

返老还童、移民太空?看霍金们怎么煲人类终极命题的鸡汤

中国科学院院士、量子计算专家姚期智

“这几乎就是平行计算了,相当于同时有无限个计算器在帮你计算。”姚期智说:“量子计算机现在基本上已经是呼之欲出,可以称为one the verge of realization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能看到量子计算机将要做出来的时间段,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最后的一里路,但这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也是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最后一里路。”

原因是,量子计算机真正到实践仍然存在非常难的阶段,科学家可以看到什么材料适合做量子计算机, 具体如何做“记忆”的存储,仍然是一个难点,但这仍然令科学家期待,毕竟量子计算机的应用可不仅仅是轻松暴力破解你的银行密码,重要的是当它与人工智能结合后,想象力几乎是没有上限的。

相关标签: 人工智能  霍金  量子计算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