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前海旗隆失联记:创始人8月让贤,5亿产业基金合规存疑

前海旗隆失联记:创始人8月让贤,5亿产业基金合规存疑

谭楚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12-01
值得关注的是,在“失联”前三个月,前海旗隆股东8月突现变更,公司创始人代雪峰退出股东身份。此外,出资5亿,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和北京旗隆合作成立的产业投资基金,至今仍未在基金业协会备案。

国民技术(300077.SZ)的“失联事件”已引起监管层的关注。

11月30日晚间,深交所对国民技术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预计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旗隆)、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可能导致的损失及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措施。

此前的11月28日晚间,国民技术公告,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前海旗隆的基金产品的稳健份额。同时,前海旗隆下设的子公司北京旗隆与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民投资)合作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深圳国泰),国民投资累计投入5亿元。

但目前,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的相关人员失去联系,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晚间已紧急安排向公安机关报案。

事实上,这一幕 “前海旗隆去哪儿”的戏码,数月前已有伏笔。

1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和深圳两地采访了解到,前海旗隆股东8月已出现变更,公司创始人代雪峰退出股东身份;合作伙伴9月底起已无法持续更新基金产品净值数据;10月底北京深圳两地办公室搬离,不知去处……

乱象之下,众多谜团仍未解开:前海旗隆高管缘何集体失联?国民技术的涉事资金是否已被挪用?数亿资金投资,合作机构却突然失联,国民技术风控措施是否得当?

创始人突击转让股份

1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前海旗隆的办公地点——深圳福田新世界商务中心,然而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门面已撤。新世界商务中心物业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在10月底已搬离。

几乎同时“消失”的还有北京旗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北京旗隆原地址在金融大街17号中国人寿中心,但其已在今年3月左右搬至金融大街9号金融街中心10层,不过第二个办公地址的前台人员告诉记者,北京旗隆也于一个多月前搬离。

与公司一同“消失”的还有相关高管,1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电话相关高管,均未能联系上。

代雪峰——前海旗隆创始人,声称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拥有20余年海内外证券投资、基金管理经验,具有专业医生背景,在业内享有“医药巴菲特”美誉。

记者发现,其博客更新至今年10月11日;微信个人公众号更新至9月11日,微信朋友圈更新至11月11日。

一条“异常”的线索是,2017年8月22日,前海旗隆进行了一系列股东出资变更,总经理徐馨漫妮的出资额由零变成11915万元,代雪峰的出资额由11915万元变为零,两者之间可能进行了股权转让。至此,代雪峰已退出了前海旗隆股东之位。

蹊跷的是,为何代雪峰会在“失联”前的三个月前突然转让股份?

11月30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前海旗隆总经理徐馨漫妮电话、深圳市旗隆投资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颖电话,前者提示为对方启动来电提醒,后者则已关机。新世界商务中心物业人员尝试拨打前海旗隆一名姓氏为代的财务人员电话,同样为关机状态。

集体失联、人去楼空并非突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前海旗隆“跑路”或早有预谋。

新世界商务中心物业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10月底搬离,是提前结束租约,其原计划租住至2020年,公司搬走理由为“已找到更大的办公室”。但物业表示,公司平时办公只有3-4人,似乎无更大办公空间需求。

记者查询基金业协会备案资料发现,公司员工有16名。有尚未证实的传闻称,其员工在10月已陆续离职完毕。

11月30日,一名前来新世界商务中心了解情况的投资者表示,其最近一次与公司工作人员联系时,是在10月。

当天,前海旗隆的一名合作伙伴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早在9月底曾与公司联系基金产品净值数据,然而对方表示,网站需要延期两周才公布;随后再无回应,之后也无法联系上。记者发现,尽管前海旗隆的网站能打开,但不能查询净值,其数据自9月22日起再无更新。

产业基金未备案

前海旗隆的凭空消失,留下一地鸡毛。市场投资者最为关心的是,国民技术涉事的资金是否存在风险?

公告显示,国民技术与前海旗隆的7亿元,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公司自有资金2亿购买的前海旗隆基金产品的稳健份额,另一部分则是投入到产业投资基金深圳国泰的5亿元。

根据公告显示,国民技术2014年11月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前海旗隆的基金产品,其已于2016年11月基金存续期结束后,收回投资并取得预期收益。

私募排排网数据统计,国民技术购买的私募基金产品为“前海旗隆量化分级基金”,稳健A份额的基准年化收益为6.5%。该产品虽然为量化基金,但在经历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后,净值跌到1以下。截至产品清算时,基金净值为0.9822。

目前处于风险区域内的资金,或是国民技术投资到深圳国泰的5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公告显示,国民投资与北京旗隆在2015年年末合作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深圳国泰,北京旗隆为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

根据公告显示,国民技术首次投入3亿元参与设立深圳国泰。深圳国泰设立后,主要寻找新兴科技、医药等行业的优质成长型企业项目。随着拟投项目的推进,国民技术决议增加投资额。2016年3月国民投资增资2亿。

至此,国民技术累计投入5亿元。随后在2016年年末,国民投资收到深圳国泰分红5000万元。

然而,由于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的相关人员的失联,这5亿投资或已有风险隐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基金业协会信息时发现,2015年就已成立的产业投资基金深圳国泰,并未在协会进行备案。

“目前所有私募基金,无论一级抑或二级,都要在协会进行备案,否则容易出问题。”一位深圳资本市场领域的律师告诉记者。

“由于寻找并购项目过程漫长,产业基金基本无法做到在一年内就能获得并购收益。这意味着可能有两种情形,第一资金被私募挪用进行炒股或理财;第二资金被私募进行高息揽存。” 深圳一名私募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表示。

该人士表示,如果是第二种情形,那么意味着私募有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最终无法解决问题后选择跑路。

从目前来看,5亿资金对国民技术影响不小。三季报数据显示,国民技术营业总收入为5.39亿,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仅为5053.69万。

“产业基金在设立时需要托管机构,大多寻找银行,如果有托管机构,资金还是能得到保障。” 一名致力于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的私募人士表示。

不过,由于没有备案信息,截至截稿,记者尚未能查询到深圳国泰的托管机构。

上述深圳资本市场领域律师表示,在私募跑路的背景下,股权投资基金面临的问题是,一旦资金投向项目后,就很难及时变现。“可能要召开持有人会议来决定是否要拍卖股权,否则很难变现。”

对于上述信息,截至截稿,国民技术董秘尚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行回应。

而对上述产业基金成立时的风控问题,监管层也已表示关注。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提出,“请结合国民投资公司投资深圳国泰事项,说明你公司和国民投资在做出重大投资决定时的尽职调查流程、审核决策机制以及内部控制制度,并补充说明前期对深圳国泰进行投资的决策依据及合理性”。

14只产品投资者权益有保障

除了与国民技术的合作外,前海旗隆还有一系列二级市场产品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前海旗隆目前在基金业协会备案可查的私募产品达到14只。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这些产品由不同机构托管,其中6只托管在工商银行。

11月30日,其中一家托管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海旗隆在其公司托管的产品已经清盘,因此对公司及投资人未造成影响。

同样与前海旗隆有托管关系的一家上市券商亦表示,其托管的前海旗隆的产品已经清盘。

如果前海旗隆高管确认跑路,那么托管机构如何履职,投资者能否追讨收益,则是目前面临的重要问题。

北京一家券商PB人士向记者解释,具体情况要看合同来定,每个券商的基金合同清算规定并不相同。一般而言,管理人违约以后,会强制清算,二级市场产品不受私募跑路影响。投资者权益能够得到合法保障,因为托管方的责任主要就是监管资金。

前述资本市场律师亦表示,托管机构会程序性地召开持有人会议,让投资者投票决定是否清盘还是聘请其他机构管理;如果投资者决定清盘,那么大家可以共同聘请第三方机构进行清算和变现。

原标题:前海旗隆“失联记”:创始人8月“让贤” 5亿产业基金合规存疑

相关标签: 国民技术  前海旗隆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