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常芳菲 来源:虎嗅网 2018-01-25
神曲死了?早在两年前,媒体就曾下过这样的全称判断。但是,还在这个产业里耕耘的人恐怕不会赞同。

timg (2)

神曲死了?

早在两年前,媒体就曾下过这样的全称判断。但是,还在这个产业里耕耘的人恐怕不会赞同。

实际上,神曲行业似乎被折叠成两个空间。

昔日的神曲和创作者们生活在第二空间。他们仿佛是滚烫炉子边的一滴水,沸腾的当下就立即蒸发。神曲对他们来说,是福音也是诅咒。

除了凤凰传奇依然可以大型晚会上看到之外,不论是杨臣刚、慕容晓晓、郭美美还是王麟,都早已被人们忘记。他们在透支了大量关注度,并把人气变现成为第一桶金之后,这些歌手大半要接受自己平静的后半生。

龚琳娜也并不例外。即便唱出过《忐忑》《法海你不懂爱》,可她最近一年来尚有讨论量的原因是——热爱炮轰其他同行。

就在几天前,在所有人都在称赞Jessie J在《歌手》中的唱功时,龚琳娜就在微博上泼了一盆冷水:“不是你唱得有多好,而是对手太弱了。”一句话黑了七个人。不仅如此,2017年王菲演唱会结束之后,龚琳娜就用排比句批评王菲:音色丢了、气息没了、音准走了。而与那些其他神曲歌手的境遇类似,除了代表作之外,龚琳娜此后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引发全民讨论的作品。

无法连续生产传唱度高的爆款歌曲,是这些歌手的核心问题。

但人们对动次打次的口水歌需求绝不会停止,而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崛起带来了新的传播渠道和方式,也让这个行业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这时,生存在“神曲”第一空间的MC天佑、大壮、王冕、牌牌琦主播或是短视频博主出现,他们改变了神曲的传播方式、传播渠道,也让神曲歌手有了更多可能性。

音乐制作人高进的出现适逢其会。

神曲制造机

 总能写出洗脑“神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8年前邀请高进来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苦恼的成分更多。2010年,已经在音乐圈小有名气的高进,在博客里这样描述自己的苦恼:“写得并不是很喜欢的歌,火了;而有些自己喜欢的音乐,到最后只有自己喜欢。”

但现在,想必他不会再有这个苦恼了,因为高进已经足够成功。

证明他热度的最新证据是,坐在小区长椅上的大爷收音机里功放的歌曲无一例外出自他之手:

我们不一样 /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 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

或者是:

如果不爱了就别勉为其难 / 虽然我也不想说声再见 / 用手画出的圆缺总不圆满 / 孤独患者一个人的狂欢。

看到这种押韵的歌词,你大概已经忍不住唱出来了。

去年6月,大壮推出的单曲《我们不一样》,横扫了整个社交媒体。这首符合时代语境的洗脑神曲一举拿下网易云音乐评选的2017年度热歌Top 100的第34位,而孙燕姿的《跳舞的梵谷》只排名第49。在微博上,#我们不一样# 的超级话题,阅读量超过3200万。二次元网站上A站、B站上,鬼畜视频的播放量也可达到数百万。与此同时,演唱这首歌的主播大壮在陌陌上的粉丝暴涨20万。

而由王冕演唱的《勉为其难》则在QQ音乐榜排名第14位,在酷狗音乐排名第7位,在巅峰音乐榜排名第1位,在酷狗TOP500的榜单中排名第9。

除此之外,高进在去年包办词曲的《刚好遇见你》和大壮演唱的《差一步》都也都横扫了QQ音乐、酷狗、网易云音乐的年度排行榜。

实际上,相比起他作品的知名度和鲜明风格,高进本人并不那么有知名度。更多人听到高进这个名字,只怕会反问一句“谁啊,出场自带BGM的周润发版赌神吗?” 但只要听到上述几首歌,大家都会立刻反应出来,“哦,那个‘神曲’制作人。”

知乎有网友这样评论高进的洗脑曲风:

我有一个技能——一听歌就能马上分辩出这个歌的作曲人是不是高进。

他的创作风格究竟是怎样的,摘录部分歌词就可窥见一斑。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我们不一样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我们都希望来生还能相遇——《我们不一样》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刚好遇见你》

差一步没满,就牵着手走散差一步掉进深渊无法生还不干愿人生苦短,各谁都不是神仙差一步来晚,就更换了床单差一步为你挥霍所有温暖忙乱的四处挑选,在夜里偷偷想念——《差一步》

实际上看到歌词,就大概知道炮制一首神曲要掌握怎样的量化标准。

第一,歌曲主题一定要通俗易懂,大半以兄弟情、恋爱中男女的情愫为主;

第二,歌词基本就是一首打油诗,押韵是基本配置。用词必须简单,最好不要超过9年义务教育的词汇量;

第三,一定要是四二拍、四四拍这种动次打次的节奏,四平八稳、适合表演;

第四,副歌部分尽量只设计4句主旋律,最多不要超过6句,和弦要用即兴演奏的万能套路,音域很窄,“基本就一个调”。

而实际上,这个神曲的创作套路肇始于2004年的《老鼠爱大米》。在大获成功之后被沿用至今。神曲的主要听众也丝毫没有变化,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人们一边嘲讽,一边接受。那么,当初那些唱出了现象级神曲的歌手,在瞬间起飞之后又经历了什么呢?

拍在沙滩上的前浪

“神曲”曾是个快速造富的行业。只是当巨额的财富和人气被快速聚拢之后,又快速消散。

2006 年,福布斯名人榜上内地收入最高的男艺人是演唱《两只蝴蝶》的庞龙。他当年个人收入近2000万元,而这巨额收入大部分源自神曲的彩铃下载分账。据统计,《两只蝴蝶》的彩铃下载量单月最高突破500万,在当时远远超过了周杰伦等天王级歌手。

10年之后,当有人提及凤凰传奇的年收入过亿,庞龙则毫不避讳地说:他们当年没我挣得多。呵呵。

而更早期杨臣刚演唱的《老鼠爱大米》曾创下单月彩铃下载量突破600万的记录,10年之后,杨臣刚的签约公司依然可以凭借这首神曲版权,每月获得数千万的进账。彼时,唱着《我不是黄蓉》的王蓉,年收入都超过600万。在2005年,神曲歌手的收入量级相当于当红的一线明星。

但这些靠神曲捧红的歌手,并没有幸福太久。就连他们的近况已经鲜少有人问津。

唱过《老鼠爱大米》的杨臣刚早就改行,做起了生意;想要“每年都发一张个人专辑”的庞龙,最终回到了沈阳音乐学院教书;郭美美受困于“同名风波”始终难以翻身;刀郎一如既往的神秘;王麟尝试过各种碰瓷的微博营销方式,也试图转型成为知乎段子手,但都以失败告终。即便产出过《小苹果》的组合筷子兄弟,也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开始了各自发展。

曾经烈火烹油的行业,最终都归于沉寂。

而死因是——彩铃这条变现渠道的消亡。

2003年~2012年,是彩铃行业的黄金10年,它为音乐创造者打开了一条直接变现的渠道。不仅运营商赚得盆满钵满,整个“神曲”行业更是一起走到顶峰。

然而好景不长。彩铃看起来让一批歌手暴富,但对行业来说仍然是中间批发商赚取了暴利,而上游制作方捉襟见肘。2012年,在彩铃时代的尾巴上,宋柯曾在《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中坦陈:

彩铃的利益分配方式是运营商拿走15%,SP代表内容方拿走85%,最后再和音乐制作公司五五分成。也就是说,最后内容制作方最后还有42.5%的利益,然而没有一家SP是诚实的企业,他们用各种方式隐瞒数字。

而2012年以后,智能手机的出现也加速了这个行业的死亡。

主播时代

直播的出现,完美替代了彩铃。

听众同样是三四线城市的人群,核心需求仍然是休闲娱乐。根据腾讯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用户对于好的直播内容的标准中,有趣占比为72%,而对于主播的吸引特质评价上,“才艺/技能好”占比高达60%。

比彩铃更进一步的是,直播这个虚拟世界的秀场模式和“打赏”机制,让主播与变现前所未有的接近。以演唱高进“神曲”的MC天佑、大壮、王冕为例。三位均是火山小视频、陌陌、YY平台的头部主播。截止2017年,天佑的年收入接近2000万元;大壮和王冕的年收入也早就超过千万级别。

而实际上,他们都是草根逆袭的代表。在成为主播之前,MC天佑开过台球厅、卖过烤串;大壮曾经在澳门赌场做过叠码仔;王冕曾经是一名理发师。毫无疑问,他们需要这些传唱度高、旋律简单的歌曲来充实自己的内容。MC天佑曾在直播中爆料,原本王冕的月收入只在几十万上下,而在唱了《勉为其难》之后,月收入立刻达到百万级别。

从前“神曲”行业单纯以歌捧素人的方式,一旦歌曲丧失吸引力,歌手也会随即贬值。而主播本来就有固定的付费粉丝群体,爆款歌曲的诞生,只会帮助主播聚集更多人气。

而这对于高进这样的爆款词曲创作人来说,演唱者收入的跃升,也帮助提升了自己在音乐圈中的地位。现在甚至流传着这样的评价:“港台有林夕,内地有高进”。除了意指创作者的咖位之外,也代表高进如今创作一首歌曲的费用,早已与大牌词曲作者比肩。对于主播和创作者来说,落袋为安是第一位的。

至于他们和他们的歌曲能红多久,似乎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原标题:神曲已死?神曲永生

相关标签: 媒体  神曲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