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 >> 短视频创业者自述:我为什么败给了低俗和抄袭

短视频创业者自述:我为什么败给了低俗和抄袭

懂懂笔记 来源:虎嗅 2018-04-03
没有流量,变现困难,生存也成了问题。

1-5ab1fc43f0f49图片来源:pixabay

“那天看到朋友圈都在转的这条新闻,我真的差点哭了。”

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一时间,网上各种“鬼畜药丸”“恶俗要黄”等讨论声四起。对于已经在泛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六年的吴冲来说,这不亚于是久旱逢甘霖。

在华南地区的视频创业领域,吴冲算得上是一员“老将”。他向懂懂笔记展示了创业六年里的不少作品,其中不乏一些脍炙人口之作。如今,创作模式已经从草根UGC,转变为PGC模式。而团队也从他一个人单打独斗,扩大到了近20人。但是2017年,却是这个团队最痛苦的一年。

去年初短视频市场异常火爆,多家头部平台纷纷推出巨额补贴,令内容创作花样翻新,也为各大平台、创作机构带来了可观的用户流量。而在短视频创业中看到新机遇的吴冲,毅然决定在去年初带领团队转战短视频领域。

作为一位连续创业者,他和前几次创业一样,希望坚持的立业之本就是优秀内容的输出。

“没想到在短视频这一块,我们的内容并不受待见。”他表示,过去这一年,他和团队都走的很艰难,并没有抓住创业红利的风口。为何这一次广电下发的特级“禁令”,会让他和内容创作团队如此焦虑?

有内涵败给了低俗low

一年前,经过详实的市场调研,吴冲涉足短视频领域中,具有一定门槛的搞笑动画。他表示,好段子需要团队有较强的策划功底,动画也需要有专业的制作技术支撑,都具备以后才能在市场上形成独特的竞争壁垒。

为此,他要求策划部门要尽可能让内容在搞笑之余,还可以为观众带去更深层次的思考。也就是说,不是为了搞笑而搞笑。

“我觉得通过娱乐的方式,能潜移默化让用户接受更多关于环保、民生、经济发展等层面上的积极信息。”在他看来,优秀内容光引人发笑是不够的,更多的是要为用户、社会带去更多正面的理念引导。就如同卓别林在《城市之光》中传递的那种精神。

然而,在践行这一内容创作原则十个月后,吴冲竟开始怀疑人生了。他告诉懂懂笔记,在转战多个短视频平台之后,团队所创作的精品内容,在激烈的竞争中被一些来自东北的搞笑视频彻底“打垮”了。

“随便一个操着东北口音,摔马趴、墩屁墩、搂脖子抱腰秀大腿的短视频,播放量就能秒我们几条街。”他对此无比疑惑,自己并没有看不起东北原创作者的意思。他自己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骨子里虽有那么一股直率的搞笑劲,但自认为不具备如此低俗的创作基因。

“就拿一些撩女生裙子的视频来说,虽然真的搞笑,但能够给用户带来什么呢?”不服气的吴冲,索性在身边很多亲友中做了一个调查:恶搞类的爆笑视频,与带有一定内涵深度的搞笑视频,更青睐于看哪一类。

结果却让他彻底服了输,有不少关系亲近的朋友直接告诉他:“那几个有内涵的内容虽然不错,但看恶搞的更解闷,还能排解心里的负面情绪。”

在他看来,输出低俗、恶搞的视频,已经成了机构调动用户参与热情的秘诀。加上平台只为流量,频频推荐这类视频,也渐渐让受众群养成窥丑、评丑的观感品味。因此,造成了视频内容越低俗越恶搞,人气就越高的现象。

吴冲感叹,短视频作为影响力巨大的行业,很难想象那些低俗信息流将会教育和引导受众,产生出什么样的行为举止?

然而,恶俗内容的危害还不是最明显的,抄袭恶搞版权创作内容,更让深耕内容的创作机构和原创作者苦不堪言。

抄得好没准儿更受欢迎

“一开始同事说内容被抄了,我还不信。”在吴冲眼里,公司在各短视频平台上的账号并没有多高知名度,人气甚至比一些普通网红账号还要低得多。因此,他从来没有想过会遭遇“抄袭”。然而,当他看到了同事所说的剽窃视频时,却气得连声痛骂。

“桥段都是我们短动画里的,但(抄袭者)是用真人演出来的,而且还是那么一股恶俗劲。”他告诉懂懂笔记,对方抄袭的是他们创作的一个关于网购陷阱的搞笑动画短视频,内容是一对年轻夫妻因为买到劣质商品,与无良卖家斗智斗勇的搞笑过程。整个内容用轻松诙谐的语言和生动案例,向用户传达了一些网购时应该注意的细节。

但到了所谓的“真人版”上,前半部分的剧情内容几乎与吴冲的动画版一致,后面关于面对无良卖家应对方式、避坑提示、注意事项,全部没有涉及,仅以一阵疯狂的背景狂笑声结束,就像是在嘲笑这对小夫妻的遭遇。

“而且那视频对白里都操着浓重的地域口音,周围背景很明显是在村里。”让吴冲觉更气愤的是,他和同事都发现这个名为“某夫的爱”的平台账号下,有好几个短视频的内容都是抄了他们动画视频的桥段,“最无奈的是,他们的关注量却是我们的好几倍。”

根据短视频内所显示的关注账号,吴冲加了对方的微信。当质问对方为何未经同意就接连抄袭内容桥段时,对方只回了一句“神经病”,就把他拉黑了。他试图加入其所谓的“粉丝”微信群,也很快就被踢了出来了。

最让他感到心寒和惊诧的是,如此低俗、抄袭的内容,对方居然支撑起了近十个超过三百人的微信群,并且在群里推销着所谓的农特产品。

“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连一个(群)都没拉满,真的可悲。”在一场行业沙龙上,讨论到这个话题时,同行的“建议”更是给了他当头一棒:死磕内容出效果太慢,还不如招几个养眼的小网红,每天拿着手机往直播间一杵,就能够大吸一口荷尔蒙流量,卖点二三线产品。养眼的小网红带货的收入,比他这样苦哈哈做视频多很多。

对方还炫耀般向吴冲展示旗下好几个关注量超三十万的短视频账号,“他甚至提醒我,别太在乎原创了,那样没有商业价值,这个行当就是什么红仿什么。”

他告诉懂懂笔记,在许多内容创作同行眼里,短视频就是一个碎片化的泛娱乐平台,不要过多的去考虑所谓中高端用户群体的需求。因为绝大部分使用短视频的玩家,为的只是消遣无聊杀杀时间。只要能够吸引流量,任何的方式方法都是“正确”的,哪怕是没有下限的改编抄袭。

没流量,变现难生存更难

没有流量,自然变现困难,生存也成了问题。”吴冲告诉懂懂笔记,相比起他了解到的一些认真做内容的短视频团队,自己并不算最惨的。但在短视频创作领域,长时间处于竞争劣势却让团队们渐渐失去了信心。项目面临生存压力,随着流量的流失,这种紧迫感越来越大。

“虽然我们现在有较为固定的内容合作客户,也会推出一些合作的视频内容,但成本支出也是挺高的。”据他透露,动画短视频的推广合作收费其实很少,以一个3分钟的搞笑短视频动画为例,植入LOGO或二维产品动画的刊例价格仅为1万到1万5不等。

关键是每个月的推广合作机会并不多,平均下来在6次~8次左右。按照这样计算,吴冲和团队每个月的收入还不到10万元,“而且我也明白,我们的价格缺乏竞争优势。”

相比之下,部分短视频账号的推广刊例就明显低得多。他发现,那些拥有大量粉丝,内容低俗的短视频账号,口播推广、植入推广的费用仅需几百到一千元;超过十万粉丝的大号,收费也不会超过万元。

而流水作业式的视频创作,也造就了他们丰富的广告机会,有时候每天就能推出近十个带有宣传植入的短视频。而这样的团队成本并不高,或许就只是两三个人。

“他们很多内容都是用手机拍摄,但我们做动画的不同,植入客户的一个LOGO,后期可能就要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曾有客户直接挑明,如果不是看在做动画辛苦的份上,就这他们点粉丝量还真不值这个价钱。

吴冲无奈地表示,其实在商言商,商场上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对于客户而言,哪家粉丝多就意味着宣传传播效果好,大部分中小企业,根本不会在意创作者的视频内容层次,又是否与品牌调性相关。“之前很多做内容的团队向我诉苦,说他们植入品牌都是仔细策划的,尽量实现观众体验和广告诉求的平衡。但客户只看粉丝数量多少,并以此判定推广的价值。”

在泛娱乐的圈子里,正所谓得流量者得生意。因为推广业务的收入难以养活团队,加上粉丝数量有限,更无法通过社群卖货变现,所以吴冲更加举步维艰。目前,他只能利用团队的专业策划能力与技术,接一些动画类视频的“外快”,弥补公司日常的运营、人员开销。

“我现在只希望这些积极的政策和监管,能让我们这些真正做内容的人好过一点。”虽然这次广电下发的网络试听新规中,并没有明确提及抄袭的问题,但在吴冲看来,却是规范网络直播、短视频内容市场一个良好开端。

他希望通过监管,让行业内从业者都受到有效的约束,所有内容创作团队,能够真正站在同一条竞争的起跑线上。他对懂懂笔记表示,自己更希望那些泛娱乐传播渠道的头部平台,也能够加强内容的规范化管理,不能为了流量而对于低俗内容坐视不理,管理上更不能掩耳盗铃般外严内松。“我觉得,如此一来深耕内容的短视频创作团队才有机会脱颖而出,更多积极、有价值的内容才能够被更多人群接受。”

时至2018年3月下旬,运营已经颇为艰难的工作室,仍在期待吴冲带来更好的变革举措,尽快度过目前的难关。而在交谈之后,我们也不禁略感疑惑,在短视频领域,有内涵的内容就一定会有市场吗?又何时会迎来市场的爆发呢?

原标题:短视频创业者自述:我为什么败给了低俗和抄袭

相关标签: 短视频  抄袭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