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从自营产品到开放服务,马上消费金融的平台心丨商业模式

从自营产品到开放服务,马上消费金融的平台心丨商业模式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05-22
比零售银行下沉,比互联网公司开放。

20180107104641_bf5af76d3b164941944cd34f30e078bd_1马上消费金融公司创始人  赵国庆

接受《21CBR》记者专访前一晚,马上消费金融公司创始人赵国庆乘坐的航班23点刚刚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24点便约了一位候选人面试。这样快节奏、高强度的一天是他的工作日常,“比以前有趣、有挑战。”

创立马上金融前,赵国庆在京东担任首席战略官,2012年7月升任为京东联席董事长,当大家都以为他迎来了职业高峰时,赵国庆却在2014年4月离开了京东,几个月后创立了消费金融公司。

赛道的转换萌芽于2012年末,京东开始思索数据与金融相结合,包括“京东白条”在内的消费金融产品雏形出现了。赵国庆在这个过程中,决定进入还很蓝海的消费金融领域。他说,自己很爱跑马拉松,所以用了“马上”作为公司命名,“也寄托了能够给用户提供快速服务的愿望。”

持牌创业

2017年8月,银监会下发了《关于就联合贷款模式征求意见的通知》,就互联网贷款模式提出了准入资质以及风控要求,首次明确提出,只有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持牌金融机构才能从事互联网联合放贷业务。

监管风向趋严,牌照难求,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价值大幅提升。持牌的马上金融在2016年、2017年相继完成两轮融资,注册资本金从3亿元增至22亿元。

赵国庆回忆道,2014年下半年公司筹备之初,正值互联网金融行业爆发,资本前赴后继进场。那一年,“监管套利”的呼声不绝于耳,对部分创业者来说,选择壁垒低的进入方式,“行业先行、监管在后”更符合生存逻辑,但赵国庆坚定地选择了持牌创业的合规道路。

不过,在消费金融领域,包括持牌机构、信用卡在内的零售银行,以及BATJ等虽未持牌却坐享流量与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均在争夺市场蛋糕。对于马上金融来说,需要错位竞争。

“我们比银行更下沉,比互联网公司更开放。”赵国庆坦言,房、车、信用卡消费用户在银行的服务范畴内,家电、3C数码、教育、医美、旅游、家装等生活类场景,以及更下沉的人群就是马上金融的阵地。

与BATJ、苏宁、海尔等企业的闭环式消费金融业务相比,马上金融只在这些场景中做风控与放款的角色,赵国庆说,“本质上,没有直接竞争。”

目前,马上金融拥有现金分期、商品分期和循环信用额度三大类产品,阿里、京东、百度、腾讯、携程、去哪儿等近10万家生活场景类公司均与其有合作。现有的3000万用户以三、四线城市非学生消费者居多,贷款客单价在3000元左右。

业务定位明确外,赵国庆也意识到小额、分散的消费金融业务对效率与风控的强需求。为此,他坚持在技术与数据上的重金投入,700多人的技术研发团队,自主开发了400多套与零售信贷相关的系统,从账务、风控、催收、ABS系统、审批到客服与呼叫系统,建立了整套完整的服务价值链。包括接入公安、人行征信等十项数据形成的反欺诈与授信模型,基于消费金融领域的活体人脸识别Face X,应用于催收与客服场景的语音识别,以及应用于黑名单共享、ABS底层资产穿透和联合贷款的账务系统共享的区块链技术。

这家消费金融公司拥有50项技术专利,正是科技驱动的思路,使得马上金融在授信、审批上非常高效,最快10秒就能完成审批,获客成本能够维持在低点。

在赵国庆看来,若把消费金融行业看做是赛道,具备合规能力是基本准入条件,“因为赛道上有‘警察’,可行驶在路上,究竟时速能到多少,就是科技能力决定的。”

“我们所有的技术与系统都基于特定消费与零售细分场景进行开发。”赵国庆告诉记者,马上金融正逐渐为各大合作机构赋能,输出这些系统与技术,提供端对端、模块化、系统化、整体或者局部的解决方案。

下一步,马上金融会持续在ABCDE五方面进行投入,其中A代表AI,人工智能;B代表Block Chain,区块链;C代表Cloud,云服务;D代表Data,大数据;E是Emotion,即用户情感。

赵国庆说,“前四个都是技术,E是人性,所有技术最后还是回归人性。像催收,我们现在也是基于信用本身,在每一次用户还款后给到一些物质或者优惠券鼓励。”

场景创新

根据最新公开的财务数据,2017年消费金融机构整体盈利能力均有提升,捷信去年全年实现净利10.22亿元,同比增长10%,招联金融实现净利11.89亿元,同比提升2.67倍。中邮、苏宁、海尔在内的消费金融公司均实现了千万元到亿元的净利不等。

马上金融的股东之一——重庆百货此前发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马上金融在2017年度交易金额为701亿元,实现营收46.68亿元,净利5.78亿元,较2016年度增长88.6倍,由于作为股东方享有投资收益,重庆百货也为此提升了经营状况。

接下来,马上金融将在现有自营业务(消费金融产品)基础上尝试做开放平台与金融科技服务。“我们通过同业拆借、授信获取资金,在服务C端用户的同时,开放给B端用户,为流通环节、商场等实体经济提供服务,对于金融机构伙伴,则以金融科技的方式,持续输出科技与服务能力。”

在业务场景上,马上金融始终坚持与场景结合服务实体经济,“标准品,像3C类,容易被线上业务取代,非标的服务消费很可能是未来消费金融的主战场,比如医美。”

其次,“去场景化”也是赵国庆的战略反思,“场景会提供用户密度与资金用途,降低获客与风控成本,可伴随科技发展,C2F(消费者到产地/工厂)的反向定制会出现,尤其在一些涉农产品与业务的去中间化上,消费行为的改变会让部分场景消失。”

如今,包括马上金融在内,大部分消费金融机构的打法就是绕开银行服务场景,用户不断下沉。赵国庆却觉得,消费金融公司向上走或许是另一种样本,“通过控制运营成本、风控成本,使得综合成本与银行接近,这时候一些服务客群是可能出现重叠的。”赵国庆明白相较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成本处于劣势,差异化优势就在用户体验、产品设计与迭代的速率上。

相关标签: 马上消费金融  赵国庆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