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联想手机夹缝求生,还能“逆风翻盘”吗?

联想手机夹缝求生,还能“逆风翻盘”吗?

邱月烨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06-11
联想改组,以求挽救陷入谷底的手机业务,前景依然不明。

131563378115228768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5月,对于联想来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移动业务大调整、第二次被踢出恒指、负面舆论发酵、危机公关没踩对点……这个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显得有些步履迟缓的科技公司再一次暴露了它的短板。

5月8日,联想集团宣布,正式成立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将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合二为一。

在人事变动上,高级副总裁兼摩托罗拉业务总裁Sergio Buniac,继续领导MBG海外业务,向联想集团企业总裁、首席运营官Gianfranco Lanci汇报;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将继续领导中国区,并出任中国区智能设备业务集团负责人,向Gianfranco汇报;现任MBG中国产品副总裁常程,将担任MBG中国业务代理负责人,向刘军汇报。

IDG的成立,起到了两个直接的作用。一是让财报更好看,根据联想5月24日发布的2017年全年财报,PCSD业务收入为323.79亿美元,增长8%,MBG业务收入为72.41亿美元,减少6%,其中智能手机全球销量年比下跌7%。

二是拆分了中国和海外的手机业务。关于“二进宫”的刘军,坊间传闻很多,也很有想象空间。此次IDG的业务调整,实际上增加了刘军的盘子,但并没有升职,而刘军的升迁取决于Gianfranco何时退休。

联想有着严重的大公司病,已是不争的事实,《财经天下》周刊曾在《华为联想手机风云》一文中写道:联想管理层级越来越多,有总监、高级总监,上面是VP,上面还有SVP,还有EVP,有研发的VP,有销售的VP,还有供应链的VP、采购的VP。这是患上了大公司僵化病,各个P之间更多是管好自己事,互相不买账。

在这样的体制和背景下,不乏对业务整合不看好的声音。“我们内部管某高管叫‘格格巫’,整垮了上家,现在来祸害联想。”一位联想员工说。他告诉《21CBR》记者,2017年年底,联想的手机部门走了不少人才,去向为几个大的互联网公司,“用人向来只用差的,这是劣币驱逐良币。”

联想在6月5日发布了新手机联想Z5,主打“国民手机”,宣称是“一只苹果迄今为止都做不到的产品”,但大家看到的更多是死磕市场上其他手机厂商已有的亮点。在Z5发布前,联想给粉丝写情怀家书、超大屏占比、渐变色等一个个亮点营销造势,但这些套路已经被各大手机厂商们用烂了。不过值得称道的是,Z5把6GB+128GB的全面屏手机做到了1799元的价格,其他厂商的最低价格为2999元。常程也一直将Z5对标以性价比著称的小米,号称“秒米8”。

两个月前,联想发布了一款打着区块链概念的手机,这是原联想ZUK品牌CEO常程回归之后的首次亮相,结果让市场啼笑皆非。Z5依然执着,加入了区块链“粒子钱包”,称“玩手机就等于挖矿”。眼下,联想手机的品牌调性和产品路线依然不清晰,Moto、联想、Z系列三个品牌如何定位如何配合,是联想亟需向市场传达的信息。

数据显示,2017年联想手机的销售量仅为179万部,市场占有率仅有0.4%。在中国市场,80%以上的市场已被华为、OPPO、vivo、苹果、小米等5大厂商牢牢控制,从巅峰掉落谷底的联想手机如何在夹缝中重生?

一位联想手机部门的员工对《21CBR》记者说,“我觉得还挺欣欣向荣的,人心很齐,新产品也很给力。”刘军执掌IDG中国后,手机部门是管理导向,还是产品导向,这决定了联想手机的未来。联想手机面对的到底是节节败退,还是重获新生,只有产品来检验了。

相关标签: 手机  联想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