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车与出行 >> 哈罗单车已成共享单车NO.1?宣布接入网约车、地铁和公交!

哈罗单车已成共享单车NO.1?宣布接入网约车、地铁和公交!

姚心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09-19
哈啰出行的品牌升级,释放了一个信号:共享单车将不再是哈啰出行的唯一业务。

有人问杨磊,如果有机会重来,你会再来一次吗?

这位原哈罗单车创始人兼CEO、如今的哈啰出行CEO回答:“我想都没想,告诉他不想再来了,太难了。”

很难。在2018年9月,这个评价可以视为对共享单车过去两年的总结。风口的热闹尚历历在目,转眼小蓝、小鸣单车纷纷倒闭,摩拜卖身美团,从年初至今,小黄车ofo频频传出资金紧张、将被滴滴收购的“传闻”。

共享单车,还有机会吗?

杨磊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9月17日,哈罗单车宣布更名为哈啰出行,启用全新品牌logo,并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合作,并联手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出行服务商,打造“智慧出行平台”。

试水地铁、网约车领域?

哈啰出行的品牌升级,释放了一个信号:共享单车将不再是哈啰出行的唯一业务。在杨磊演讲的PPT上,哈啰“智慧出行平台”包括单车、助力车、公共交通、共享汽车和城市服务。三个月前,杨磊曾对媒体表示,理想状态下,希望共享单车只占整体业务的一成。

更名“出行”,第一反应,使人联想哈啰出行或将对标滴滴,进入网约车行业。

不过,网约车并非此次发布会的主角。

据介绍,哈啰初步试水网约车,将以与嘀嗒出行、首汽约车合作的形式推出。这是一种轻投入的业务扩展方式,不需重新评估市场、用户和流量,杨磊把账算得很清楚,“没有花很多钱,主要是研发和开发的费用。”至于今后是否会自营网约车,他的回答是,“现在没有计划,但未来也不设限。”

哈啰出行CEO 杨磊

实际上,“地铁”才是主角,发布会上,哈啰出行宣布与上海申通地铁集团联合打造“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合作模式。

“现在很多乘客反映,走到地铁站,单车把路堵住了,所以合作第一个目标是接驳,第二个是共治。”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信息中心主任金涛以国外的P+R模式(停车换乘)介绍。

他为此划定了短期内的三个步骤:

首先,将合作模式落地,运用哈啰出行的大数据调度机制,在接驳与定向引流上,给出实时调度策略,减少人流淤积和车辆限制。该模式将首先在11月上海进口博览会时落地,以徐泾东和诸光路两个地铁站为试点,“先让社会、用户看到”。

第二,在合作中探索经济效益,如何提高地铁的满载率,舒缓高峰时拥堵,也提高单车活跃度。

第三,模式成型后,向上海的重点车站,如人民广场、徐家汇推广,进一步扩展至全网。

初步合作基础上,金涛提到更深入的探索方向:“可以把地铁和单车的账户打通,统一做用户运营。甚至可以增加单车预约功能,你输入自己的地铁行程,在某个固定地铁口预约单车,车辆调度提前准备好,就不会出现无车可骑的情况。”

不激进的精细化

此次发布会也表明,行业困境下,哈罗单车过得不错。6月以来,蚂蚁金服增资哈罗单车,ofo遭遇资金困境,共享单车的市场格局从双足鼎立到三强争霸,似乎又将生变。

杨磊在最新的公开信中表示,哈罗单车在共享单车行业已经是NO.1 。他转述蚂蚁金服的监测数据表示,哈罗的订单量已接近整个行业的50%。

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的发言也硬气了许多,比如在对进入一线城市的态度上,7月接受采访时,他曾坦承:“如果当初进入一线城市,现在就和小蓝一样了”。同一话题,李开逐这次的回应是:“自大一点说,我把这个事情做好,这些城市早晚是我的。”

如今的哈啰出行要“把事情做好”,另一个打法是“不激进的精细化”。

杨磊在多个方面强调这一点:人员上,“找每个人都很花精力,有些岗位面试50个人只录取一个人”;资金上,“做一个本分公司,也不很激进,融了钱舍不得花,钱都放在账户上才睡得着觉”。

为达到“省钱”目的,李开逐讲述的多项哈罗单车“黑科技”,大多可被归类为:降低车辆丢失率或减少维修成本。

比如用治理“城市黑洞”的方法降低车辆损耗。他对此定义是,像黑洞一样吞噬运力,单车骑进去,有进无出。“我们引入算法,某些区域的闲置车辆越来越多,可能就是黑洞区域,之后在其中规划禁停区域,不允许把车骑进去,否则会收取更多调度费。”

预判车辆失联是另一种减少丢失的方法,通过机器学习模型,车辆实时上报信息,预测一天或两天之内失联概率,使线下工作人员提前找到车辆,防止其彻底“失联”。

为了降低维修成本,哈罗将骑行情况、最近停车点等80多种因素纳入机器学习模型,提高用户报障准确性。“有时用户报刹车或链条坏了,我们去维修时发现大概只有50%是准确的,现在结合智能判断,真实性可以从40、50%提升到90%。”他说。

多项技术综合下,李开逐称,加入单车的折旧成本,哈啰每辆车的日平均运维成本为“一块多钱”,同时,每辆车的日平均骑行收入同样为“一块多钱”,基本保持收支平衡。“单车上我们有很大部分是盈利了,但因为技术投入很高,整体暂时还是亏损。”

当被问及商业化还有哪些空间时,杨磊的回答是,骑行本就是一种收入方式。

“还是要尽全力做主营业务,达到比较健康的状况后,再探索其他,”他说,“不要自己业务都没做好,整天想着卖广告,一年亏几十亿,靠广告哪里卖得出来。”

相关标签: 公交  地铁  哈罗单车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