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零售快销 >> 驶入童装红海,匹克体育回A之路桎梏难消

驶入童装红海,匹克体育回A之路桎梏难消

鲁佳乐 来源:蓝鲸产经 2018-09-27
匹克体育在其他运动品牌早已入局的情况下“奋起直追”,能否分得市场的一杯羹是其面临的巨大考验。

6e7cf633ly1fv6revzr94j21kw23vx6p

半年之内进行了3次收并购的国产运动品牌匹克体育,近日正式将触角伸向了童装市场。

在经历了业绩下滑、从香港退市后,匹克先后进入童装、户外市场,开启多品牌战略,业内认为,这是其在为回归A股铺路。

然而,已经接近饱和的童装市场竞争激烈,国内户外品牌业绩表现也差强人意,匹克体育在其他运动品牌早已入局的情况下“奋起直追”,能否分得市场的一杯羹是其面临的巨大考验。而业内分析人士认为,A股市场另外一家体育品牌贵人鸟(603555.SH)的生存危机,也将为匹克的A股之路产生侧面影响。家族企业经营管理下的匹克体育,能否摆脱国内运动品牌同质化严重的标签,仍未可知。

驶入童装红海

近日,匹克体育正式发布了青少年运动品牌PEAK KIDS。据了解,此次推出的青少年运动产品将区别于其它童装品牌的休闲风格,主打专业化和时尚化。匹克儿童的童装主要面向6-15岁,热爱运动的青少年人群。在近日举行的匹克2019Q2订货会上,超过20多个分销客户与匹克达成了青少年运动装备的签约协议,并全面启动PEAK KIDS的渠道招商。

事实上,从2017年底,匹克体育就开始布局童装业务。2017年12月,匹克参股子公司泉州纵鑫投资有限公司以6450万元人民币拍得格林集团东海滨城二期工业园不动产、动产及“嗒嘀嗒”商标使用权。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公开资料获悉,格林集团作为童装市场龙头企业,由于未能成功上市、近几年宏观经济环境较差等因素,连年陷入经营困境。最终,由匹克集团总经理许志达牵头,组建了由工商联及童装协会的企业家联合组成的战略投资人——泉州纵鑫投资有限公司,许志达任该公司董事长。

随着近年来我国出生人口的增加,童装市场规模也在扩大。但匹克体育想要在童装市场站住脚,还要面临很多考验。

据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3-2016年中国童装市场规模复合增速为7.6%,2016年市场规模达1450.11亿元。世界服装鞋帽网统计数据认为,2017年中国童装市场规模已经突破了1500亿元。全球信息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则预计,到2020年国内童装市场规模将突破2800亿元,国内童装市场将迎来更大的爆发期。

广阔的市场前景引来企业纷纷入局,安踏、李宁、特步纷纷采取了一系列加码童装市场的措施。但是大规模涌入的背后也显现出危机。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市场上的童装品牌差异化不明显,同质化严重,且都是大众化品牌,品牌竞争只能靠比价格、比开店。此前各品牌一窝蜂开始做童装,市场已经没有想象中大,现在更是进入了发展的瓶颈阶段。匹克此时入局童装市场压力很大。而从目前来看,匹克的童装也是没有做出太多差异化的品牌区隔,因此意义不大,此举看起来是多了一个品类,但最终结果很可能是资源浪费。

“现在的儿童服装市场进入了一个怪圈,即稍微大一些的品牌都有自己的童装,无论是国内的安踏、森马等运动品牌,还是ZARA、GAP等快时尚品牌,实质上都是走大众化路线。而真正的童装需要更专业、更细致的划分,专业性与功能性要求更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简单的做成人装的翻版。”程伟雄说。

此外,智研咨询集团出版的《2018-2024年中国童装行业市场现状分析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在营收占比上,童装市场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规模。在服装行业营业总收入结构方面,休闲服行业的营收规模占比最高,占比高达45.72%,其次是男装和女装,占比均在15%以上;童装占比最小,仅为1.52%。

程伟雄认为,大众化童装已经进入红海,总体体量已经没有太大空间。

艰难的回A之路

其实,在进军童装市场的同时,匹克在近半年内还开展了一系列品牌扩张的动作,另外的两起收购也备受业内关注。2017年12月,匹克旗下子公司泉州市达发置业投资有限公司通过拍卖成功入主旗牌王(中国)纺织服饰有限公司;2018年5月28日,匹克体育CEO许志华以“致全体匹克同仁的一封信”的形式,宣布匹克体育收购户外运动品牌“奥索卡”。

有业内分析认为,这三起品牌收购是匹克体育在为回归A股铺路。其实,自2016年从香港退市之后,业内对匹克的未来发展就十分关注,“回归A股”与“借壳上市”的传闻也不断发生。

据了解,匹克经历了两次IPO上市失败后,于2009年在港股上市。但自2009年9月上市以来,匹克业绩表现一直都不理想,营业收入、净利润和店面数量都出现了大幅波动的情况。从2012年开始,匹克年净利润仅维持在2亿-4亿元人民币的区间,并且开始大量关店以维持成本运营。虽然在2015年营业额上升至31亿元人民币,但是依旧未能得到持续发展。

2016年11月,匹克体育正式从港交所退市,此后,便开始了一系列措施扩充品牌。许志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当初选择退市的原因和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回归A股,现在A股在政策等多方面力量作用下正朝着国际化方向迈进,回归A股更能体现匹克的优势。

对此,程伟雄表示,匹克回归A股难度依然较大。目前国内的运动品牌都在一个怪圈内,即性价比不高、同质化严重,大部分市场依然被阿迪达斯、耐克等国外品牌占领。而匹克近年来的动作也都略显平庸,差异化并不明显。

纵观国内运动品牌,李宁、安踏、特步、361度四大品牌均是在香港上市,而唯一一家A股上市的运动品牌贵人鸟在体育品牌中也略显落寞。此前,贵人鸟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收15.36亿元,同比下降2.67%;归股净利润实现0.3442亿元,同比下降73.51%。此外,这家运动品牌还陷入关店潮、变卖资产自救的困境。

“同在A股上市的体育品牌贵人鸟差强人意的表现,也会引起投资者的顾虑,这也将成为匹克回归A股的难题之一。”程伟雄表示,匹克本身是家族经营,创始人许景南策略保守,而两个儿子没有真正的掌权,一系列的动作也只是家族中不同的运营手法的变化,想实现大的突破很难。

公开资料显示,从匹克的股权及高管层架构上看,家族化特征明显。掌门人许景南及其夫人吴提高,两个儿子许志华、许志达,以及许志达的夫人吴冰蕊均在企业管理层。另外,控股股东永声发展(38.16%股权)、岭辉集团(11.59%股权)、顶峰集团(11.43%股权)其实际控制人分别为许景南、吴提高夫妇及许志达、许志华兄弟。

可见,这种家族集权的管理也会令投资者望而却步,如果匹克无法打破这种桎梏,将很难实现回A的目标,进而也就难以改善其发展所面临的颓势。

题图来源:匹克体育官方微博

原标题:驶入童装“红海”,匹克体育回A之路桎梏难消

相关标签: 童装  匹克体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