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过亿年薪的500强董事长被捕,“成本杀手”败在了贪婪

过亿年薪的500强董事长被捕,“成本杀手”败在了贪婪

赵隽杨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11-21
“说实话,每一次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解决的办法;但很庆幸,还从没有遇到过找不出解决办法的情况。”

图虫创意-248169111690021585

11月19日,成为了日产汽车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人生转折点。这位在全球汽车行业举足轻重的人物,曾力挽狂澜拯救了日产汽车,一人兼任日产、雷诺、三菱三家知名汽车公司的董事长,光鲜的职业履历曾让他日进斗金。

然而,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19日下午,卡洛斯·戈恩乘坐飞机从法国飞往日本,疑似去参加每年11月底在日产汽车总部横滨的董事会。16:30,航班落地,舱门打开,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人员已经等候多时。

戈恩恐怕心中有数。据外媒报道,他是自愿跟搜查人员走的,过程中并无任何反抗和逃避。

从此,戈恩前路不再有汽车业挥斥方遒的话语权,甚至日产-雷诺-三菱这组汽车联盟也命运未卜。

隐瞒收入被捕

突入其来的抓捕让汽车行业为之一颤。殊不知,日产汽车对他进行的内部调查已经开展了数月。

11月19日,日产汽车发布公告称,因收到举报,过去几个月内,公司针对其代表董事兼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展开了内部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戈恩与另一名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多年间都未能如实报告薪酬,减少了实际所得的披露。另外,日产汽车还发现戈恩存在其他不当行为,例如私自使用公司资产,这其中都发现凯利的深度参与。

调查过程非常隐秘,就连戈恩身边的高官们都毫无察觉。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透露,其他高管们是在公司发布了公告后才知道这项关于戈恩的指控。另一个重要的利益相关方雷诺公司,也是到了19日当天才被告知这一消息。

东京地方检察院办公室表示,戈恩因为虚假报告财务信息,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检方公告称,在截止至2015年3月的五年期间,日产汽车向卡洛斯戈恩支付了近100亿日元(约6亿人民币)的报酬,其中包括薪水和来自公司的其他收入。

但在提交至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财务报告中,申报金额仅有实际领取的一半,约50亿日元(约3亿人民币)。《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检方已于19日晚间搜查了其在日产汽车总部的办公室和其他地点。

按兵不动多时的日产汽车即刻表示要开除戈恩。公告称,CEO西川广人将向董事会提出“立刻”解聘戈恩的申请。三菱公司回应,将申请把戈恩从董事会除名。

新闻发布会上,西川广人将这样的丑闻归因为权力集于卡洛斯戈恩一人手中,且日产汽车缺乏发现这样问题的透明性。“我不得不说,这是戈恩时代的黑暗面,已经持续很久了。除了对此感到遗憾,我还感到巨大的失望、沮丧、愤怒和憎恨。” 他表示,公司未来会寻找不依赖于个人的可持续性构架。

 市场受到戈恩被捕消息的震撼,日产汽车和雷诺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跌。昨日,日产汽车的市值跌去了近6%。雷诺市值单日内下跌超过7%,创造了2014年以来的最低值。

这一事件的波及范围已经开始显现。

法国总统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经表示,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法国会对这三家公司组成的汽车联盟的稳定性保持“极致的机警”。因为法国政府拥有雷诺汽车超过15%的股权,雷诺公司的股价波动牵动着法国政府每一根敏感神经。

成本杀手

在汽车圈,64岁的戈恩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职业简历非常出色,1978年,加入米其林集团公司,1989年任米其林北美分部CEO,1996年,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

素有“成本杀手”之称的他,多次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挽救公司于危机之中。

戈恩进入雷诺的这一年,公司跌入赤字深渊,为减少成本,他制定了一个在3年内削减200亿法郎(约合24亿美元)成本的计划。

有员工看到这个数字后,问:“是不是加错了一个零?把20亿写成200亿了?”多数人认为“3年内削减200亿法郎”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戈恩没有胆怯畏缩,顶着压力进行了5项改革措施:

1.减少剩余生产力,关闭亏损严重的比利时必尔波尔多工厂;2.重新编组生产工程技术机构;3.将供应商由原来的300家减少到150家;4.把主要组装线数量从5条减到3条;5.促进产品技术革新。

改革的第二年,雷诺便成功地实现了财政扭亏为盈。

更为人熟知的是他将日产起死回生的故事。1999年,在日产汽车面临连年的亏损,濒临破产之际,日产和雷诺成为了汽车联盟,戈恩再次对日产汽车进行了成本控制,强行推行大裁员计划,缩减供应商体系,整合零部件供应商,使成本下降了20%。

两年内,日产汽车便扭亏为盈,戈恩从此在汽车界名声大噪,被认为是日产汽车的“救命恩人”,成为全球汽车产业中令人瞩目的传奇人物。

2016年三菱汽车加入了雷诺与日产的汽车联盟。从此,戈恩身兼数职,既是日产汽车的代表董事兼董事长外,还是雷诺汽车CEO兼董事长、三菱汽车董事长。其中,日产、雷诺入选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上榜企业,分别排在第54及134名。

图虫创意-56617255336804913

戈恩历来以高薪酬著称,其收入在整个日本上层企业当中属顶尖级别。根据公开财报数据,2017年,戈恩从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共获得了了9.62亿日元的现金和股票报酬,从雷诺公司获得了740万欧元的现金和股票报酬。

日本NHK披露,戈恩的年薪在2016年达历史最高,为10.98亿日元(约合6773万元人民币),到了2017年,收入同比减少了33%至7.3亿日元(约合4500万元人民币)。根据检方的陈述,天价年薪只是其实际薪酬的一半!

《朝日新闻》报道称,股东们对戈恩的过高收入一直抱有不满。2016年前的雷诺公司股东大会上,对前一年戈恩约725万欧元(约为5760万人民币)的报酬方案收到了54%的反对。《华尔街日报》报道,戈恩今年年初,不得不接受减薪的条件来换取继续领导雷诺公司的资格。

 “有钱人的祖先”

戈恩的家族历史错综复杂,父母均为移民后裔,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1954年,戈恩在巴西波多韦柳出生,彼时,那还是个发展中的城市,生活条件极其恶劣。

戈恩6岁时与母亲及姐姐移居黎巴嫩,1972年,进入法国国立高等综合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学,后考入法国国立巴黎高等矿物学院研究生院继续深造,均以优异成绩毕业。

赤手空拳打下家族事业的祖父一直是戈恩的榜样,19世纪末期,其祖父在13岁时移民到了巴西,依靠打工赚钱积累资本,后成立一家为航空公司提供代理信息等服务的公司。

 “祖父的事迹一直给我以莫大的激励,从小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用我的能力去获得人生中应得的成功!” 他在自传中便言明心迹,“要做有钱人的祖先。”

 戈恩在上学时竞争意识就非常强,不论什么比赛都一定参加,而且还会取得很好的成绩。 

戈恩毕业后便进入米其林公司,当时有工程学等高等教育的人多希望进入技术中心,学了7年工程学的戈恩主动申请从制造部门开始做起,这并非因他对研发部门没兴趣,而是有更大的野心,“只有先从基层做起才会为将来的崛起打下坚固的基础,我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直到登上最高管理者的位置。”

从此开始,戈恩正式步入了竞争激烈的商界,从事各种管理工作。在公司重大决策上,戈恩可谓是狼性十足。

1998年,戴姆勒公司和克莱斯勒公司合并,雷诺为了生存,必须尽快找一家可以合作的公司联手。

戈恩是第一个极力推荐日产的人,当时各大汽车制造商家都认为投资日产风险很大。“就像是把50亿美金装在集装箱里,外面贴上日产的标签,然后扔到大海里一样。” 克莱斯勒的CEO罗伯特·路兹说。

对于雷诺来说,投资到日产是场可怕的赌博,戈恩还是决定赌一把。在他看来,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错过了,历史绝不会恩赐第二次。“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和风险,也应该抓住这次机会与日产合作。成功的几率即使只有20%,也应该全力一搏!”

顶着巨大压力和不明的前景解决难题时,他学到的一条重要经验是:要把公司建成一个高效益的企业,管理者必须具备能够抓住问题关键的能力。无论什么问题,只要能找出问题的核心,即问题的关键所在,就一定能够找出办法解决它。

有人问他,是如何将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整顿成蓬勃向上的公司的,是否曾受过明师指点?戈恩很“自以为是”地回答,在25年的经营生涯中接触到的首席执行官中,没有一位称得上是“师父”。

 “说实话,每一次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解决的办法;但很庆幸,还从没有遇到过找不出解决办法的情况。”戈恩说。

好奇的是,这一次,戈恩会采用什么办法解决面前的难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相关标签: 卡洛斯·戈恩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