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李惠琳 何己派 赵隽杨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11-29
海绵宝宝:“嗨,我不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都干什么呀?” 派大星:“等你回来。”

微信图片_20181129003052

这是全世界最红的一块海绵。

生活在太平洋海底的海绵宝宝天真善良,总是充满干劲。他有一群奇形怪状的朋友:一个智力有点问题的五角海星,一个秃顶且长着冷漠脸的章鱼。

1999年5月1日,《海绵宝宝》首次在美国尼克儿童频道播出,随后连续多年成为美国收视率最高的儿童节目之一,深受粉丝喜爱。2006年,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后,重播概率堪比《西游记》和《还珠格格》。

在《卫报》2016年的采访里,《海绵宝宝》的创作者史蒂芬•海伦伯格描述了海绵宝宝的由来。史蒂芬希望它是“一个愚蠢的乐观主义者,一个孩子般的角色,任何时候都看见光明的一面。我想让派大星很笨,同时又是一个完美的朋友。”

史蒂芬曾说:“这部动画其实就是在观察一个天真的人怎么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思维像孩子一样是OK的,笨蛋也是很重要的。”

至今,《海绵宝宝》已获得2座艾美奖、12座儿童票选奖。《海绵宝宝》还有着极高的商业价值。其周边商品,已为尼克儿童频道创造了逾120亿美元(约合840亿人民币)的收入。

为什么海绵宝宝如此受欢迎?《纽约时报》编辑梅尔曼给出了极高评价:“这是电视上所曾出现的最有魅力的卡通,它有着干净单纯的快乐,集合了成人的幽默和儿童的纯真。”

很多人尝试将《海绵宝宝》解读为一部成人动画。海绵宝宝永远将工作放在第一位,曾连续26个月拿到最佳员工奖。总是积极乐观的他,经常因社会经验不足惹了大麻烦,犹如现实生活中初入职场的青年。

海绵宝宝的同事章鱼哥,工作多年,冷漠自私,相当注重个人生活,喜欢高品位的活动。不少人从他身上看到了现实世界里混迹职场多年的“老油条”的影子。

“海绵宝宝之父” 史蒂芬•海伦伯格走了,《海绵宝宝》的故事仍将激励更多人以“海绵宝宝式”乐天派态度来面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在《海绵宝宝》播出10周年之际,史蒂芬•海伦伯格曾接受路透社专访,聊了关于海绵宝宝的创作故事。

以下为史蒂芬•海伦伯格自述,经整理:

“打算成为一个挨饿的艺术家”

《海绵宝宝》是一个喜剧,但它并不是因为我喜欢海洋生物而出现的,我从来没想过,海洋生物学会和动漫融合到一起。

70年代,我还是一个孩子,有人带我去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的动画节,外国动画片将我吸引住了,特别是荷兰动画师保罗•德里森的《打鸡蛋”》,那部动画让我觉得很神奇,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这让我觉得自己有兴趣一辈子画动漫。

80年代,动漫产业越来越繁荣,我参观了两个动漫节日后,真正意识到制作动漫就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在参观其中一个节目时,我看到好几部加州艺术学院制作的动漫,我想,应该去这个学校学习。

那时我还在海洋研究所工作,是一名海洋生物学家,但已经开始琢磨怎么去上艺术学校。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后来,我进入加利福尼亚州艺术学院攻读实验动画专业,并将动画视为一种职业。老实说,我没有想太多关于待遇和收入方面的问题。这就是我想要做的,我想,至少我可以得到一份工作来清理某些人的图纸。

那时,《辛普森一家》已经很火了,每个人都对这种动画形式的重生感到兴奋。可以说我进入这一领域的时机非常完美,我没有考虑职业前景,已经打算成为一个挨饿的艺术家,我花了几千美元来制作一部电影而且意识到我可能赚不回来。当时,我还贷了款 。

幸运的是,儿童电视节目Nickelodeon《洛克的现代生活》的创造者,Joe Murray,看了我在渥太华的电影和我的几条短片,问我是否愿意来指导一个节目。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经历,要是没有那段经历,我就不知道怎么制作一个节目。

节目的作者纳尔逊来到我的办公室,看到我在海洋研究所时创作的漫画书,这本书的名字为《潮间带》,是用来教授海洋生物的。这突然让我想到,创作一个节目讲述海洋里疯狂的无脊椎生物,这将把我所学的和我现在的工作完美融合到一起,就在那时,我说,或许自己应该走这条路。

海绵宝宝的角色,脱胎于我对《Laurel and Hardy(劳瑞和哈迪)》戏剧短片的热爱。生活中,你总会遇到那种白痴哥们——这是一大影响。

《海绵宝宝》就是被这种角色启发的:就像天真的斯坦劳瑞,这样一种“哥们”剧类,还有《龙兄鼠弟》,这简直太精彩了。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还能追求什么?”我觉得要回到那种天真的角色,关键在于把关于海绵宝宝的内容放在前四季,并且必须要以海绵宝宝和他的天真作为主题。

即便是他第一次学说脏话,当时蟹老板占了他便宜,章鱼哥在让他难堪,他还是要回归到天真的性格。

海绵宝宝完全是天真的,但它不是个白痴。它从来都没完全认识到派大星有多么愚蠢,他们总是让自己进入各种状态——这是幽默的来源。其中的关键是:跟着天真走,避免套路性幽默。

“只想专注于角色幽默”

我从未想过会在《海绵宝宝》这一节目上工作如此长时间。我有想,《海绵宝宝》出一集,肯定会得到一部分粉丝,可能仅仅只是这个样子。实际上,到了第三季,我们已经有了很大一群忠实粉丝。

在第一季,整个故事构造看起来还有点零散,还没有画出一致的角色风格,到了第三季,每个人都了有新的技巧,不同故事板之间有了细微差别,随着节目不断演变,每个角色都互相影响,变得更加复杂和细致入微。

角色创作过程中,一方面,我们会从每个剧作人的童年中寻找故事线索。我们讨论过很多童年经历,其中许多都在故事中有呈现。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水手嘴巴》那一集中,海绵宝宝学会了一句脏话——这是小孩子们都会经历的典型场景。

另一个例子是在《派大星的秘密盒子》中,海绵宝宝知道盒子是怎么回事。这一集的灵感是,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小时候曾有个秘密盒子。我们想要跟他开玩笑,于是用了这个情节。

海绵宝宝的创造者去世,他曾激励人们:思维像孩子是OK的

另一方面,在创作会上,我们会用随机单词联想的形式,我们说出一个词,然后必须就此编个故事。这可能会产生一堆垃圾,也有可能得到10件有趣的事。这样的方法能让你从既定思维中跳出。

“海绵宝宝”的幽默是如此普遍,我认为这是因为它的简洁,每个人都认识到孩子般的性格,才让这种幽默被理解。

海绵宝宝动画每半小时两集,我总是拒绝做动画长片。《海绵宝宝》很简单,我只想专注于角色幽默,从来没想过刻意去写一个半小时的节目。我想把节目写到人们感觉正确的地方。事实如此,海绵宝宝这个节目没有受到时间长度的影响,未来我们也不会让它变得“长篇大论”。

2004年,我们拍了一个《海绵宝宝》长篇电影,当时的想法时,让海绵宝宝走出水面并进入我们的世界,这很有挑战性,在写作和制作上的转变甚至是非常“野蛮”的。事后来看,这简直是一次浴血奋战。最终,电影做得很好,并获得了很好的市场反应,我觉得这很棒。

不过,老实说,我还是相信最好的节目就是最简洁的短片,对于《海绵宝宝》来说,它是一种不同的生物,保持简单的故事和角色的特点会有助于创作。我们没有创作过无数故事和角色,只专注于什么会对让节目有趣的东西。

以一个海洋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人们必须聚在一起,意识到到海洋有多重要。我希望通过这部动漫中让人们意识到,呈现在节目中的生物是珍贵的,我们需要欣赏它。如果你看海绵宝宝时,你会看到浮游生物,螃蟹和海星,你会想要珍爱我们的海洋。

相关标签: 海绵宝宝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