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零售快销 >>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赵隽杨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01-24
市场的期许和振奋都表现在暴涨的股价中,创始人归来,是否能重整山河,东山再起?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1月22日,祝义财重获自由。

当日晚,中央商场(600280.SH)发布公告称,接家属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回到家中,至此,其监视居住已有3年10个月。

1月23日,消息提振了两家“雨润系”上市公司股价,中央商场以涨停收盘,股价升至4.49元,雨润食品(01068.HK)一路飙涨至28.92%。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掌舵人缺席将近4年,祝义财一手创办的雨润集团,业绩步步滑坡,债务缠身,他的回归,能否重振雨润?

何许人也?

祝义财(曾名祝义材、祝义才)出生在文化名城安徽桐城,1989年,他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进入安徽省交通厅的下属公司,随后辞职下海经商。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祝义财

人生的第一桶金来得顺利,祝义财以踩三轮车起步,从事水产品批发,据称一两年内挣得480万元。1991年,他在合肥成立华润肉食品厂,第二年,将企业迁至南京,改名“雨润食品”,“雨润”二字,来自诗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主营业务为低温及高温肉制品,以华东地区为目标市场。

当时,国内肉制品企业基本以生产高温肉制品为主,双汇、春都、金锣三巨头争雄,祝义财眼光独到,卡位潜力巨大的低温肉制品,后者更能保留肉制品的口味和营养价值,雨润开始异军突起。

时隔不久,幸运再次降临。1996年,雨润迎来机会,一家500万资产的民营企业,以“蛇吞象”般地收购了总资产7000万的国企——南京罐头厂。1990年代,民企的规模不可与国企同日而语,且地位身份仍较敏感,这宗收购引起了轰动。

祝义财本人曾经这样解释交易达成的原因,“当时的南京罐头厂……难以适应市场格局变化,开始慢慢走向没落,短短几年时间,工厂设备开始闲置、大批工人开始下岗,国有资产被严重浪费。好端端的一个厂不能因为体制的原因而变成一堆废铜烂铁,于是我就有了整体收购这家企业的大胆想法,开创了全国民企收购国企的先河。”

此后,为人低调的祝义财以强悍并购闻名,雨润不断扩张,从1996 年收购第一家国企开始,11 年间,雨润收购、兼并、重组国有企业超过30 家,“盘活国有闲置资产超过30 亿元”。

特别在2004-2005 年间,雨润首先在二级流通市场举牌14 次,耗资2.6亿,一气呵成入主南京中商,成为第一大股东位置;继而雨润食品在香港IPO,获得近百倍超额认购。一年内坐拥两个上市平台,祝义财一时风光无二,版图渐次扩张到食品、房地产、物流、百货、旅游、金融等产业。

2012年,雨润集团实现销售收入1061亿元,综合实力高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祝义财个人多年蝉联江苏首富,2014年,夫妇财富预估高达315亿(胡润富豪榜),他曾计划雨润在2015年挺进世界500强。

世事难料,2015年成为祝义财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当年3月23日起,检察机关对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有报道称,其涉嫌行贿、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

何去何从?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雨润集团开始陷入危机,亏损、负债、违约成为关键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2015年,雨润食品亏损29.8亿港币,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亏损纪录,2016年和2017年,又相继报亏23.42亿、19.15亿港元。股价一落千丈,由高峰的33.79港币跌至最低0.58港币,市值最高曾超过500亿,如今只有约 20亿港币。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其实,早在祝义财失去自由前,雨润的危机即开始显露。

祝本人擅长资本运作,偏爱以收购扩大版图,频密与政府打交道,从中获得了大量的优惠待遇。比如,2004年,江苏雨润收购了哈尔滨肉联厂、开封肉联厂、广元川北食品加工厂等国企,三家企业最终以4049万元的价格被收购,这样便宜的价格,不禁引人猜测,以至于他被监视居住时,外界仍会联想到这段收购往事。

有相关数据显示,自雨润公司成功收购罐头厂以来,雨润通过收购国有企业而积累起来的“负商誉”、“政府补贴”以及“减免税”,曾在相当时间占据其年度净利润的50%左右。

长期受惠于政府因素,祝义财进而将其发展为一种商业模式:由于低温肉制品以及冷鲜肉、冷冻肉的销售半径问题,雨润实现全国性销售,就必须在各地建立生产基地,于是,雨润以巨额投资的农业化项目为由,向地方政府申请高额补贴和配套资金,且低成本获得土地资产,再将这些优惠计入上市公司利润,推高股价,再发行新股做大规模,2007-2010年4次再融资,共获得资金达60亿港币,并将部分土地改变性质,用于商品房开发。

1400天后重获自由,江苏前首富能否东山再起?

雨润不停地投资,公布的投资计划格令人惊讶:仅以2011年6月至9月作为时间切片,短短4个月内,雨润宣布投资5个大项目,总计金额高达410多亿元:86.92亿元的黑龙江双城果蔬、60亿元的陕西语种县兰州食品采购中心、102.09亿元的石家庄雨润农产品全球采购中心、88亿元的武汉花卉全球采购中心和80亿元的哈尔滨双城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

庞大的投资计划中,大量项目变成为地方政府的“空头支票”,比如,辽宁肉类协会检举称,雨润为获得辽宁政府无偿拿地的补贴,进行26个项目的投资,声称总投资为229亿元的投资,占地5000亩,但项目迟迟未能完工,雨润开始被打上了“圈地”和“画饼”的标签。

更糟糕的是,由于资源分散,导致资金使用不合理,主业雨润食品开始显现问题,投资建设的项目与预期的产生相距甚远,例如曾经投资的渭南生秦,计划年生猪屠宰200万头,可实际只有15万头,同时,食品安全的丑闻接连被曝光。

因此,2015年,祝义财被监控居住成为一个导火索,危机的烈火蔓延到雨润集团的方方面面,冲击公司的稳定性,曾经的肉类巨头公司变得群龙无主,裁员风波不断,机构收紧了对雨润的借款,造血能力不足的雨润,迅速陷入巨额亏损。

不过,祝义财依然有翻盘的资本:雨润食品依然是低温肉制品、冷鲜肉国内综合占有率的冠军,收入已经开始企稳;中央商场位于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商圈,其物业价值不菲,并且依然持有不好廉价的土地资源,融创的孙宏斌曾经评论称,“房地产主要在三四线城市,整体的布局是不对的,但好处是便宜,雨润从来都没有买过贵的东西。”

如今,市场的期许和振奋都表现在暴涨的股价中,创始人归来,是否能重整山河,东山再起?拭目以待。

相关标签: 雨润  祝义财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