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挣扎”春节档:电影公司分化,内容出清加速

“挣扎”春节档:电影公司分化,内容出清加速

贺泓源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1-25
辞旧迎新中,多重遭遇下的电影公司们,迎来了最拥挤春节档。

2018年,对电影从业者来说,无异于冰火两重天,火爆的春节档,断崖式下滑的国庆档,波及全行业的税改。对电影公司更是如此。

1月23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与阿里影业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同时,为公司实际经营需要,拟向阿里影业申请人民币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华谊兄弟流动性困局背后,是行业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产业政策调控风险有所增加。

另一家上市公司——光线传媒则靠着出售新丽传媒,换来业绩大增;IPO加速期的猫眼,成为新一轮业绩推动器。规模相对较小的北京文化,靠着爆款《我不是药神》,延续高增速。

“对上市公司来说,受行业影响相对较小,我们还算过得去。对未来也累积了不少项目。”1月24日,有电影上市公司中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外,另有影视上市公司高层向记者坦承,上市公司本身资金流影响有限,但依旧处在出清期,有部分受到项目合作方撤资影响。“我们也在主动调整节奏,资金面上没问题。”他说。

中小公司就没这么幸运了。2018年末,有知名文艺片导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由于资方跑路,他的片子曾面临停机局面,最终,由互联网公司接盘。

辞旧迎新中,多重遭遇下的电影公司们,迎来了最拥挤春节档。

行业整顿进行时

影视行业的动荡,很大程度上源自政策转向。

2018年下半年,影视行业政策趋严,税收监管和演艺明星限薪政策密集出台。6月,中宣部等六部门发布通知,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治理,由此开启影视行业整顿和洗牌。

1月22日,新华社援引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消息称,截至2018年底,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已入库115.53亿元。目前自查自纠阶段已经结束,规范工作转入督促纠正阶段。此前,有知名导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已完成补税,目前正常工作中。“现已正常工作,我们不算重灾区,因为算法不同的原因,确实又缴纳了不少税款。”他说。

监管政策短期变化的更直接影响是,行业不确定性增强,高成本、大制作商业片开机数量减少。查账征收、税收优惠取消使影视工作室税率大幅提升,演员、导演和编剧等从业人员增加的税收成本部分地转嫁给影视投资人。同时,行业投资的不确定性,也使得影视投资进一步萎缩。

据恒大研究院数据,2018年7、8月仅有二三十个剧组开拍 (去年同期达六七十个);同年9、10月出现回暖迹象,但仍少于往年同期。电影从拍摄到上映周期通常为1-2年,预计 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上半年商业片供给不足,全国票房或将承压。

“不投内容,只看渠道”

行业变局对电影公司造成直接影响。据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截至 2018年3月末,华谊兄弟总债务和短期债务分别为72.00亿元和45.79亿元。

华谊兄弟现金流紧张,很大程度上来自数次收购。其分别于2015 年10月和11月以人民币7.56亿元和人民币10.5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的股东艺人以及艺人经纪管理人(艺人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合计持有的东阳浩瀚70%股权,和浙江东阳美拉的股东冯小刚和陆国强合计持有的东阳美拉 70%股权。前述收购虽有业绩承诺,但高价艺人正是本轮政策重点打击方向。

相对华谊兄弟,光线传媒投资路显得顺畅。3月,光线传媒公告称,以33.17亿元对价将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2%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本次交易后,光线传媒将不再持有新丽传媒的股份。此前,光线传媒以自有资金8.2926亿元受让新丽传媒股权。

“很多人说光线靠投资挣钱,但这也确实是其竞争力之一,光线的优势是,比较稳健的团队,和相对扁平化风格,不太追求时下热度,这是其优势。”有观察人士如此评价光线在行业寒冬中的业绩。

作为行业顶尖的上市公司,过冬存在优势,但依旧面临估值断崖式下跌的现状。据Wind统计,电影行业PE由2010年的148.6倍高位跌至2018年年末的13.81倍,相当惨淡。

对此,国信证券传媒首席分析师张衡向记者分析,2013年(又一估值高点)左右,获益院线增长红利,电影市场确实蓬勃过一段时间,但目前,票房增长在放缓,电影内容行业本身不确定性以及各家上市公司累积的商誉风险,均让市场却步。

“我们现在不投内容,只看渠道。内容投资风险过大。”1月24日,有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加速出清

风雨交加中迎来新一轮春节档。2019年春节档定档影片数高达11部,而去年仅为9部。

1月24日下午,淘票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大年初一预售已过2亿,处于预售第一梯队的影片有《疯狂的外星人》5060万,《飞驰人生》4870万,据预测,前述影片首日票房有可能在3亿以上,已经具备了冲击总票房30亿的先天优势。处于第二梯队的《新喜剧之王》,预售上升至3975万,《流浪地球》预售有2212万。动画片《小猪佩奇过大年》目前达800万。《情圣2》紧急撤档后,释放出了不少场次。

对于春节档本身,亦存在不同预期。国信证券研报认为,随着票房下沉趋于停滞,对春节档票房或将产生一定抑制作用,叠加去年春节档高基数,预计今年春节档票房市场再现高增长可能性较小。

关于春节档对于上市公司的影响,前述中层表示,业绩意义更重要。“如果主投片子大爆,对于当年业绩是大利好,指标意义不太明显。”他说。

长期看,对电影公司们至关重要的票房市场,乐观、悲观情绪均存,但普遍看法是,将保持增长。“基本面还是好的,主要还是内容荒。”1月24日,有院线高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同时,多位影视公司人士表示,从内容端,“加速出清”成为主旋律。

长期起伏的内容市场,对资本来说显得危险。上市公司也在谋新路。有电影公司人士就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其公司正在预备转型文旅地产,而华谊兄弟也在实景娱乐方面布局颇多。万达电影的选择,则是收购万达影业,布局全产业链。

另一边厢,拥有流量、资金优势的互联网巨头,亦成为拉拢重点。腾讯、阿里均为华谊兄弟股东,阿里在光线传媒拥有第二大股东席位。2018年2月,阿里、文投控股入股万达电影。如何在巨头间保持独立性,成为电影公司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对此,张衡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单一内容公司,确实需要融入巨头生态,但是否具有独立性,还是要看公司自身基本面。“消失、融入、保持独立,都有可能。”他说。

乐观声音尚存。“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态和流量入口,和互联网公司会保持平衡,不存在谁吃掉谁的问题。”此前,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原标题:“挣扎”春节档:电影公司分化,内容出清加速

相关标签: 电影  贺岁档  春节档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