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零售快销 >> 我到北京送外卖,今年不回家过年

我到北京送外卖,今年不回家过年

杨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01-29
骑手们纳入正式员工难以实现,未来“无人配送机器+操作员”的模式,或是新的方向。

0fa99eb9d0f04fcb835a150deb78dc1b

春节假期快到了。外卖骑手何夕告诉《21CBR》记者,为了三千多元的假期配送奖励,他不会回山西老家过年。

在一个小餐馆里,另一位外卖骑手任同则表示,一定要回青岛过年。

任同告诉《21CBR》记者,下午两点左右,这片区域的骑手大多会来这家餐馆吃午饭。据《2018外卖骑手报告》,14~15时,是下午订单量最小的时段。

餐馆在一家小商场三层,狭长的楼层一侧有数家摊位。装修布局像大学食堂,有面条、饺子、盖浇饭……种类丰富的食物,可以满足来自天南海北骑手的饮食习惯。食物分量足,售价也不贵。

下午两点,整个餐厅除零星的顾客和服务员外,全是外卖骑手。骑手们一手拿着筷子快速地就餐,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或追影视剧,或刷NBA体育新闻,补充能量的同时放松紧绷的神经。吃饭时,骑手之间的交流不多。这是他们一天中少有能坐下来休息的时刻。

相比之下,与亲戚家住一块的何夕还算幸运,下午单量少时,回到住的地方能吃上可口的午饭。

月工作28天

何夕来自山西省,从2017年开始在北京送外卖。他不是专职的外卖骑手。送外卖分淡旺季,淡季时,他找了份收入稍微高点的销售工作。

北京对于何夕来说,并不陌生。早在2008年,中学尚未毕业的他就来北京闯荡,待过一段时间后又返回家乡。

与上次的游玩心态不同,已为人父的何夕现在正努力挣钱,“家里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何夕上有老,下有小,属于典型的“夹心层”群体。父母患有关节炎,卖掉了100多只羊,在村里种地为生;6岁的孩子在上幼儿园,妻子于2017年返回家乡,照看孩子之余,还要忙着装修在县城购买的新房。

我到北京送外卖,今年不回家过年

送外卖是一个辛苦的职业,虽有着远超于工厂流水线上的自由度,但同样有考核制度。大多数外卖骑手一天8小时,一月28天。每天早上管理方站长召集骑手开早会,对前一天的工作量及准点率进行点评,未达标的骑手,其每单的收入会有所下降。

何夕称,这两个月没怎么休息,开完早会后就一直奔波在路上,从早上9点一直忙到夜里10点。他表示,最难送的外卖是高层大厦,中午高峰期光上下电梯,就要花去近半小时。送餐晚点,如果用户拒收,这单外卖算白跑了。

一天三十到四十单,每单的配送费大概是9块,每月收入七八千元。“房租、吃饭两千多,房贷2600”,每月15日打到卡上的工资,很快有了新去向。春节假期,何夕说,会留在北京继续送外卖,这样可以多拿三千元左右的奖励。

对于无人机、机器人等高科技工具,是否会替代人工骑手,何夕并没想那么远。根据他在富士康的工作经历,机器仅能替代简单的工序,很多岗位还是需要人工操作。穿梭在拥挤的城市里,快速精准地把外卖送到客户手中,这样复杂的工作流程,机器目前仍难胜任。

何夕辍学后曾学习过两年维修摩托车技术。彼时家乡人靠矿藏富起来,维修摩托车并无太大市场,技术变成了屠龙之术。如今,难寻合适的技术,也没有空闲时间去学习,“会使用智能机就能干”、比较自由的外卖骑手,无疑是“何夕”们的最佳选择。

月薪八千

据美团提供的数据,像任同、何夕这样的外卖员,平台有270万人;饿了么的蜂鸟配送骑手,有300万人;同城即时配送平台达达,有450万配送员。若按照不去重来统计,国内送外卖人员将超过千万人。

送外卖门槛不高,美团外卖站点人员李明告诉《21CBR》记者,会使用手机,利用导航看路,年龄不超过55岁,就可以胜任外卖骑手工作。他强调,“想挣钱,你就多干活”。在外卖骑手接单APP上,每个月的工作量及对应的工资,随时都可以查询,送一单,就会有一单的收入。

我到北京送外卖,今年不回家过年

不同于网约车司机,需要自己买车或到汽车租赁公司租车,前期投入颇多,外卖员代步工具大多是电动自行车。李明称,一辆二手的电动车不到两千块钱,骑手服装及外卖箱由公司配发,费用在工资里面抵扣。

58同城招聘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送餐员月均薪资达7750元,这样的薪资水平高于普通白领收入。有网友评论,挣的没外卖骑手多,要去送外卖。

能拿到近8千元薪酬的快递员并不多。根据美团数据,月收入在8千以上的仅占4%,有9%的美团骑手每天工作时长超过8个小时。也就是说,部分骑手工作时长超过8小时,但未能拿到8千的月薪。以每天工作8小时,每月按25天工作量计算,8千月收入对应的是时薪40元。

外卖骑手没有基本工资,也不享受正式员工所拥有的“五险一金”等福利,他们都是外包人员。

早在2017年,为降低成本,美团已经将外卖业务由直营转为加盟模式,外包给人力资源公司代为管理。李明所在的机构为美团代理公司之一,在他看来,用的是美团系统,工资由美团提供,就是“美团员工”。但在美团财报上,这部分支出被称为“餐饮外卖分部的销售成本”。

几乎所有提供外卖配送服务的企业,都采用这种“众包”模式。外卖骑手就业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等特性,吸引一批人来全职送外卖。

在美团收到的针对11.4万外卖骑手的问卷调查(以下简称《调查》)中,有超过六成骑手将送外卖作为全职工作,其余35%的骑手有其他收入来源,包括工厂工人、企亊业单位、自己做小生意或创业等。外卖骑手任同的另一份工作是微商,其朋友圈全是某品牌的宣传文案,连微信昵称也带上品牌名字。采访结束后,他在微信上发出邀请,想在回老家过年之前,向记者分享“这份事业”。

职业前景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上半年网上订外卖用户规模为3.6亿人,全年市场规模将会突破2500亿。外卖行业虽保持快速发展,骑手们却没分享太多行业红利。

“我和媳妇在富士康干过两年,(公司)住房公积金高。”买了房的何夕,特别在意企业能否提供“五险一金”,而绝大多数外卖骑手是“自由职业者”。不同于设计师、摄影师、程序员等职业,外卖骑手以高强度工作换来的薪酬,在当下算是中等收入水平,但很难支撑未来退休后的生活。

我到北京送外卖,今年不回家过年

行业门槛低,工作时间久,除了承包站点,外卖骑手是那种一眼可以望到头的职业。美团《调查》发现,骑手成长最大的是对城市更加熟悉,就读书学习而言,15%读书、15%和同行同亊交流、9%在线学习、2%报名线下大学/培训班。即便是有超过10%通过在线学习,也是将外卖骑手作为跳板,从而谋求更好的发展。

不只外卖骑手,整个快递行业,除顺丰、京东外,大多快递公司都采取加盟制,以单量定薪酬,快递员没有其他收入保障。

国际物流巨头的管理经验值得借鉴。有着近60年历史的DLH(中外运-敦豪)在回复《21CBR》采访时称,公司绝大部分一线员工包括派送员和客服人员,都属于公司正式员工,能获得专业的技能培训、良好的晋升通道。

针对一线派送员,中外运-敦豪不仅有员工入职培训,岗位技能培训等,还可以通过公司提供的敦敦E学APP、My Talent World线上学习平台,学习工作相关内容及各种通用类知识,如沟通技巧,情绪管理,时间管理,办公软件使用技巧等。

中外运-敦豪表示,公司没有职业发展的“天花板”,“内部发展”原则,为相当多的基层员工包括派送员提供了晋升和转岗机会。“在我们的区域高管中,好几位是从一线快递员晋升而来的,比如深圳区域和京津区域的作业负责人,都曾做过一线派送员。”

骑手们纳入正式员工难以实现,未来“无人配送机器+操作员”的模式,或是新的方向。

在1月初举办的CES展会上,美团对外发送室内配送机器人“福袋”等产品。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在接受DeepTech采访时表示,当这种新型无人配送工具发展成熟,乐观来看一笔订单会提升 20~30% 的人力效率。他认为,配送服务将会是人与机器一起合作的模式。

饿了么、京东等公司也推出过无人配送方案,这些方案目前处在测试阶段,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及5G网络的应用,机器将会替代部分人力,到那时外卖行业也将减少对于外卖骑手们的需求。

(注:文中任同、何夕、李明均为化名)

相关标签: 美团  外卖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