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中产父母的精英梦:一个小孩16万,送娃娃学编程

中产父母的精英梦:一个小孩16万,送娃娃学编程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04-03
从娃娃抓起的编程班,是父母的精英梦,抑或下一个奥数班?

ok移动aa6262cc6c49400695fa9c5ff7d2f29f (2)

上小学二年级的洋洋,一放学就开始玩电脑游戏,让洋爸余宙华很苦恼。

 “有比这更酷的游戏,要不要试试看?”做IT工程师的余宙华,开始用MIT开发的图形化编程工具魔抓(Scratch)来给孩子上课,洋洋的兴趣渐渐地由游戏转向编程。2010年,市面上尚未有面向青少儿的编程培训班,余宙华冒出了创业的念头,辞去公司高管的职位,开始做少儿编程的生意。

九年时间,余宙华见证了少儿编程行业的飞速发展。如今,他所创办的少儿编程社区拥有超过30万的注册用户。编程猫、VIPCODE等一批少儿编程创业公司的崛起,让这个行业一举跃上风口,成为家长口中“面向未来的教育”。

中产精英梦

“我大学时才接触电脑,儿子8岁就可以接触到编程了。”李妍感慨道。李妍的孩子在一家线上编程平台学习编程,已上完16次课。看到朋友圈里有朋友分享少儿编程课,她在好奇之下给孩子报了班,没想到孩子一下就迷上了。李妍觉得,上编程课重在能力培养,孩子现在跟着老师的视频,就能自学完成作业。

另一位家长张萌,在收到少儿编程的宣传单后,选择带孩子去线下机构上体验课。尽管上完体验课之后决定报班的家长不多,她还是为孩子花费近三万元报了两年的课程。张萌认为,编程是未来的潮流趋势,但同时,“如果没有升学帮助,纯粹为了孩子娱乐是不可能的”。

“未来,如果你的孩子懂编程,他就是未来世界的创造者;如果他不懂,他只是使用者。”芬兰前教育部长的这句话,被众多家长和机构奉为圭臬。

谈及编程学习的重要性时,余宙华拿起身边的手机反问道,“这是什么?这是台计算机。你随时拿着它,和它相伴相生,但对它一无所知,这是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反正能用就行。但是下一代的孩子,如果从小伴随这些东西长大却一无所知,未来怎么进行创新?我们已经到了另一个文明阶段,孩子们需要理解新阶段的思维方式。”

被誉为“互联网时代必备技能”的少儿编程,轻易越过马术、高尔夫、击剑等“贵族运动”,站上校外培训鄙视链的顶端,也催生越来越多中国家长的焦虑:该给孩子报个编程班吗?

高知中产家长是少儿编程的忠实拥趸。时至今日,余宙华仍记得九年前第一个学员的名字,他来自一个典型的精英家庭,父亲是哈佛博士,母亲是某知名企业的高层,为了完成孩子自己编程做一个游戏的梦想,父母送他来上编程课。

有的家长从孩子的兴趣和培养创造力的需求出发,也有家长是被时代焦虑裹挟,带着明显的目的性。在线少儿编程平台VIPCODE创始人唐亮表示,家长的诉求正从“学编程试试看”向着“学编程以致用”倾斜,提问总会涉及,“孩子学编程能做出来什么?”“能参加什么比赛、考什么证书?”“对升学有什么帮助?”等等,他们对少儿编程已不再陌生,开始关注和挖掘其内容。

少儿编程教育企业“编程猫”曾基于其三年用户数据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数据显示,教师与公务员子女是编程学习的主力军,分别占比22%和15%,其次是销售、IT从业者的子女。值得一提的是,约64%的家长不懂编程,但十分支持孩子学习编程。

事实上,少儿编程教育与升学的确存在挂钩,不少编程机构的劝导说辞也会涉及“学编程可以参加信息学竞赛、机器人竞赛”。2018年,共有53名高中生通过信息学奥赛,提前被清华、北大直接录取。

少儿编程究竟学什么?从属性上看,以6-18岁青少年为核心用户群,目前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大体可以划分为两类,即机器人编程和编程语言。前者为硬件编程培训,典型代表是乐高机器人,通过组装搭建机器人套件,再结合软件编写来运作机器人,更强调培养动手能力。

后者是软件编程教学,基于Scratch、Python、C++等编程语言来学习,市面上以Scratch为编程语言基础的课程和产品居多。余宙华告诉《21CBR》记者,这两类编程教育的学习深度不同,相对而言,编程语言的学习所涉及的信息处理更复杂。

微信图片_20190403100131

拥挤的赛道

少儿编程教育行业的吸金力相当惊人。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共有30个编程项目成立,2018年该行业共发生43笔融资交易,仅2018年上半年,投融资事件就已与2017年全年持平。步入2019年,少儿编程赛道上的多位选手相继宣布融资消息,包括获得亿元B+轮融资的小码王,拿到第八轮融资并宣布两年内IPO的编程猫等。

《21CBR》记者以“少儿编程”为关键词在天眼查进行搜索,相关公司数量多达183家。整个少儿编程行业呈现一派繁荣景象。

早在2013年,余宙华所创办的阿儿法营就有投资机构找上门商谈融资事宜,但投资人给提出建议,不能叫编程教育,得包装成“全科教育”才更有吸引力。“那哥们儿皱着眉头听我说半天,然后说这个赛道太窄了,让我改名。我说为什么偏要把自己藏起来,编程一点都不low,回头你们会来抢这个词。”

今非昔比,如今少儿编程成为了一门被争抢的好生意。有研究报告显示,按每人每年在少儿编程教育领域消费金额6000元计算,粗略估计,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约百亿。预计在5年内,少儿编程市场可对标少儿数学市场,市场规模可达500亿左右。一个想象空间巨大的市场等待开采。

从收费价格来看,少儿编程也有够强的吸金能力,不少培训班一年的起步价在1万-3万。以阿儿法营为例,一学期21次课的授课费用是8800元,一年学费将近2万元。一些阿儿法营的“忠实粉丝”一学就是8年,单个顾客的贡献度达到16万元。

微信图片_20190403100127

热闹背后,是政策利好不断,以及资本的助推。

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当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应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到了2018年,浙江、天津、江苏等多地将编程纳入高中信息技术课程和高考的内容体系,南京、天津等地将编程纳入中考特招范围。此外,奥数竞赛高考加分的取消,也让培训机构经历冲击,有观点认为,未来奥数人群有很大概率转移到学习编程。

嗅觉灵敏的资本早于消费者,察觉到政策风向的变化。近年来,各路资本跑马圈地,入场者不乏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经纬中国等知名机构。教培界两大巨头也针对少儿编程进行了资本布局,好未来在2018年底全资收购了以色列少儿编程公司Code Monkey,新东方则在2018年1月以2000万元下注少儿编程机构“极客晨星”的A轮融资。

一大波少儿编程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典型的线上玩家有编程猫、VIPCODE、编玩边学等公司,线下队伍则包括童程童美、极客晨星、小码王等。编程因其属性天然亲近线上教学,多数创业公司是线上教育的模式。唐亮表示,线上教学打破了时间、空间的局限,可以随时随地,省却了很多家长的麻烦,公司暂时没有开线下连锁店的计划。

不少项目的创业者曾有IT相关的工作经历。例如,唐亮在创办VIPCODE之前,做了十多年的成人IT职业培训。

一些科技属性的大公司也跑入了少儿编程赛道。本以成人IT培训立足的达内科技,推出“童程童美”,将发展的重心放到少儿编程教育上。网易也看上了这一赛道的发展前景,于2018年上线少儿编程平台“网易卡搭编程”。

对于传统教培巨头以及跨界巨头的入局,多位创业者表示,并不担心未来的发展会遭遇拦截,巨头的进入推热了市场,反而是好事。唐亮向《21CBR》记者表示,“大家的业务并不冲突。像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界巨头,基本上没有可能去做如此重交付的课程产品。巨头切入少儿编程一般都会选择两种方式:一种是做平台,另一种是双师模式的大班课。”

进场早、跑得快的选手,开始了多线作战。编程猫联合创始人兼CEO李天驰介绍,编程猫的用户数现在达到1192万。除了C端教培业务,针对B端,编程猫与高校、公立校合作,为其提供整套编程教育解决方案,包括工具、课程、研发教材及相关服务等,目前入驻的公立院校7700余所。

微信图片_20190403100156

待解的难题

资本是把双刃剑,推动少儿编程行业的繁荣,也在一定程度上过度放大这一赛道的热度。资本涌进的钱比较多,但用户方面还没有到爆发性增长的阶段,这两条曲线并不一致。

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姜敏表示,从资本角度看,少儿编程有些过热。这个行业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家长的需求到底是什么,这个需求的刚性够不够强,目前值得商榷。另外,未来会有什么样的政策推出,是否会使需求刚性发生本质变化?这些都需要更多的观察和思考。

行业过早起飞而导致的直接问题,是孩子接收的编程内容良莠不齐。多位从业者反馈,目前行业标准混乱,门槛较低,机构教学质量水平不一,已影响到行业整体发展。

太多难题尚未解决,关键问题之一,是优质师资供给严重不足。一方面互联网行业对计算机人才的吸引力相较教育行业更大,另一方面,精通编程并不等于精通教育,未经培训的人员很难达到教授课程的水平。

2016年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平均每所小学从事计算机教学的教师数量只有0.8%。在Boss直聘等招聘网站搜索少儿编程老师的招聘信息,部分岗位的任职要求仅为大专及以上学历,少数职位甚至只要求热爱教育行业。

如何做到批量化招聘和培养编程老师?编程猫的解决方案,是采用真人+AI的教学模式,通过AI辅助教学,分担真人教师的教学工作,减少教学环节对真人老师的过分依赖。VIPCODE今年预计培养500名讲师,通过招聘资深教研专家来研发标准化课程,以降低授课老师的培养难度。在阿儿法营,已有多年授课经验的余宙华会亲自培养老师,一些年轻老师的培训时间长达5年。

除了师资,另一个问题是行业尚未建立成熟、完整的课程体系。由于没有统一的参照标准,各机构都是自己建立一个课程标准。为了快速扩张盈利,以低价切入市场,课程内容只注重简单的技能教授,不考虑教育内涵的培训机构,比比皆是。

余宙华曾目睹有少儿编程机构起步即招来60多人,半年就把所有制定的课程教完,为了不让学生流失,只能硬着头皮教更深度的编程内容,但最终结果是孩子们越来越觉得没意思,纷纷退学。

“不能沿着教科书那么捋一遍,教成人可以,教小孩子是不搭的,这是个苦功夫。”余宙华透露,从框架建立、老师开会讨论、视频制作到教案成型,阿儿法营团队制作一堂课的平均时间是两个月。

在唐亮看来,少儿编程课应该遵循的三条基本价值是,有趣、有用、有效。“用目标感去束缚孩子是不切实际的,应该用兴趣点燃孩子的内驱力。VIPCODE的教学方法是以游戏项目的外在表现和建构主义的教学内核,帮助孩子了解各种编程思想。”唐亮说。

下一个奥数?

围绕少儿编程的争议一直存在。有家长认为它是世界性的语言,也有家长在表达忧虑和质疑:让小小年纪的孩子学编程当程序员,谈什么“减负”,孩子真能理解编程思想吗?

也有业内人士不同意孩子学编程只是掌握技能的观点,把孩子学编程等同于培养工作技能或掌握工具,是家长最大的误区。编程的思维方式可以融会贯通在各个学科中,编程学习的最终目的,在于培养孩子的计算思维和创造力,以应对未来的挑战。

在余宙华看来,任何知识学习都是由浅入深、慢慢叠加,数学也是从1加1等于2开始学起的。“孩子能理解乐章吗?他们一开始是不理解的,但他们会对音乐韵律有反应,这是天性。”

余宙华当年作为一名家长,自己教儿子编程并不是为了考试,而是希望儿子能对知识产生真正的兴趣。一些机构的确是抓住家长对孩子升学的焦虑心理来炒作赚钱,但也有一些家长的出发点是希望孩子全面成长。余宙华觉得,“真正好的东西,家长能听懂”。

外界多将少儿编程比喻为“下一代奥数”,但几位从业者不认为两者可以对等。余宙华强调,“说少儿编程是‘下一代数学’倒是可以,但别说它是奥数。奥数是数学里较难的部分,大部分孩子学不会,而少儿编程不是在培养天才。”

把视角转向国外,早在2000年,以色列就把编程纳入了高等教育的必修科目,并要求儿童从一年级开始学习编程。目前,美国是少儿编程教育渗透率最高的国家,达到44.8%,2016年美国政府宣布投资40亿美元开展编程教育,将编程加入Steam教育体系。对比其他国家,中国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只有1.5%。

从理论上讲,中国少儿编程市场是百亿蓝海,但市场教育仍然很难。在多数中国家长的传统观念里,应试教育才是刚需,若面临语数英和编程的抉择,编程班会是最先pass的那一个。有学生家长向《21CBR》记者反映,自己身边报编程班的家长并不多,尤其孩子上一年级以后,选择报课外辅导班的比例更大。

从“非刚需”跨越到“刚需”,市场培育与行业成熟需要一个过程。业内人士预判,行业真正进入成熟期可能要2-5年左右,现在整个行业仍处在初期玩家大量涌入阶段。

“编程未来一定会成为必修课,但它需要点时间。我觉得编程教育做上二三十年是不会过时的。”余宙华说。

题图来源:pangpang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编程  中产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