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恒瑞医药与哈药的故事会在玩具界上演吗

恒瑞医药与哈药的故事会在玩具界上演吗

许林艳 来源:蓝鲸教育 2019-05-13
截至目前,群兴玩具四家机构股东质押率都已经高达100%,随时都有爆仓的可能。

玩具,是每个小朋友成长过程中的好伙伴,或是影视周边,或是寓教于乐,很多家长都愿意为孩子的快乐成长买单。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公布的《2019年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8年全国玩具零售规模达704.8亿元,同比增长9%;儿童人均玩具消费299.5元,同比上涨8.2%。

与国内玩具销量上涨相对比的是美国有近70年历史的Toys“R”Us(玩具反斗城)申请破产保护,这也是史上最大专卖店式零售商破产案。这一情况与网络购物的普及密切相关,拥有大量实体门店的玩具反斗城,在与亚马逊和沃尔玛的竞争中占了下风。零售业是否真的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作为全球最大的玩具生产国和第二大玩具销售国,中国玩具概念的上市公司发展的如何?以高乐股份(002348.SZ)和群兴玩具(002575.SZ)为例,2018年高乐股份营收虽然同比上涨了25.58%,达8.3亿元,但却是增收未增利,其净利润出现了79.52%的下滑,为1128.27万元;群兴玩具2018年营收为1904.56万元,同比下降64.69%,净利润扭亏为盈实现692.18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167.04万元。

净利润和营收都不是很亮眼的两家公司,目前经营情况如何?很多人都看衰线下零售业的时候,二者是否有所转变?

研发投入相去甚远 两家公司两种战略

2011年群兴玩具成功在深圳中小板IPO ,上市之后业绩却是“每况愈下”,净利润金额不断降低,2017年陷入亏损境地。

数据来源:Wind

在业绩不断滑落的过程中,群兴玩具曾四次试图转型自救但均以失败告终,被称为“重组钉子户”,转型行业跨越手游、核电和能源等多个领域。2016年,公司主营业务增加了教育产业项目和体育产业项目。

2017年公司由玩具生产销售转变为玩具渠道经营。这家曾多年专注于电子电动玩具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在2017年完全放弃了自主研发,2017年-2018年,公司研发人员、研发投入均为零。

高乐股份目前看来也是增长乏力,净利润总体呈下滑趋势。

数据来源:Wind

2010年高乐股份成功上市,2016年正式进军教育信息化领域,目前公司主要有玩具和互联网教育两大业务板块。与群兴玩具不同的是,高乐股份近年来的研发投入从未放松,2018年玩具业务科研投入达1656.42万元,占母公司营收的3.60%。虽然未放松玩具研发,但是受生产成本上升、全球需求放缓的影响,高乐股份玩具及相关业务销售收入同比下降23.07%,为4.60亿元,国际市场收入同比降低31.49%,为3.15亿元。

二者在研发上的投入相去甚远,分析双方资产负债表得知群兴玩具与高乐股份的发展战略有很大不同。目前看来,群兴玩具是一家投资主导型的公司。以2018年为例,其母公司总资产为9.34亿元,其中长期股权投资为2.22亿元,投资型房地产为3.02亿元,投资性资产占比已经超过50%,其中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主要集中在广东粤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期末余额为1.68亿元,对子公司(群兴香港、童乐乐玩具、哥乐宝)的投资金额约为5474.60万元。但是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存货与预付款项仅为2.59万元。由此,可以得出群兴玩具目前的发展方式主要是通过向外投资;与之相对,高乐股份则是一家经营主导型的企业。同样以2018年为例,其母公司总资产为16.28亿元,长期股权投资为5.84亿,其余多为经营性资产。由此可知,高乐股份主要是通过加强自身核心竞争力来求得发展。

群兴玩具在2017年1月发布公告称,公司以自有资金1亿元建立B2B+O2O玩具渠道电商系统,使用公司15万平方米厂房建立玩具生产商线下展示体验实体店,出资建立线上玩具采购交易电商平台,预计运营后第一年亏损1000万,第二年盈利1500万元,第三年盈利3000万元。高乐股份也在和多渠道建立合作关系,并表示在未来也将加大线上市场拓展。

大股东质押率100%市盈率425倍

报告期内,投资型主导的群兴玩具在投资收益方面较去年同期出现了152.80万元的下滑,2018年其投资收益为1551.53万元,去年同期为1704.33万元。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不仅如此,最近几年群兴玩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呈下滑趋势,2019年第一季度处于亏损状态。

数据来源:Wind

不过,财报显示2018年母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9亿元,由此可见,群兴玩具子公司的经营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2018年年初,群兴玩具原控股股东广东群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群兴投资”)就开始筹划公司股权转让事项,期间群兴投资质押的股票被多次强平,在转让的最后阶段,群兴玩具股价自10月中旬至11月下旬,出现火箭式上涨,然而在2018年第四季度,股票市场依旧处于低迷阶段。

2018年11月,群兴投资拟将其所持公司20%的股份转让给王叁寿实际控制的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星河”)、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星河”)和北京九连还数据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九连环数据”)。2019年1月股份过户完成,公司控股股东由群兴投资变更为成都星河,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成为公司实控人。

受让其20%股权的深圳星河、成都星河和九连环数据已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进行质押,起始日期分别为:2018年12月18日,2019年4月18日和2018年12月18日。截至目前,群兴玩具四家机构股东质押率都已经高达100%,随时都有爆仓的可能,由此会有潜在的重大股权变更的风险,公司未来的经营管理甚至董事会及领导层也会面临不确定性。

数据来源:Wind

此外,群兴玩具的质押方类型均为一般公司与个人,不是传统的金融机构。尽管如此,据万得5月7日数据显示,群兴玩具市盈率高达429倍,这一高涨的PE值是否正常?由于群兴玩具目前主营业务为玩具渠道,由此可以将其PE值与贸易行业进行对比,贸易行业的平均市盈率为37倍,由此可见群兴玩具的市盈率已被明显高估。

相对来说,高乐股份除去普宁市新鸿辉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质押率为89.03%,兴昌塑胶五金厂有限公司和香港兴昌塑胶五金厂有限公司的质押率均为44.67%,并不算高。高乐股份所找的质押方类型为证券和信托公司。不过,其现金流情况也并不乐观。

数据来源:Wind

据万得5月7日数据显示,主营业务未变的高乐股份市盈率也达到了121倍,这一估值又是否正常?可以与同处于玩具领域的星辉娱乐(300043.SZ)相对比。星辉娱乐目前主要运营三大业务:游戏、玩具和足球俱乐部。2018年,公司全年营收为28.20亿元,同比上涨2.3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25亿元,同比增长122.55%。在玩具业务方面,公司主要专注于车模和重点婴童产品的生产、研发及销售,报告期内,公司玩具及衍生品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62亿元,同比减少16.86%。然而,运营情况相对良好的星辉娱乐,据万得5月7日数据显示其PE也仅为24.6倍,由此可见高乐股份也被明显高估。

原标题:恒瑞医药与哈药的故事会在玩具界上演吗


相关标签: 哈药  恒瑞医药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