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李彦宏的克制与激进

李彦宏的克制与激进

史川轩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07-05
李彦宏说:“在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但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

微信图片_20190705222352

公众人物经常会遭遇突发事件,这是种不确定性。

7月3日,李彦宏遇到了这样的一刻,稍有些错愕之后,淡定地圆了场,平静地继续演讲,“在AI前进的道路上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但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

大众多赞赏他的应对,甚至“路转粉”。其实,对于一名真正的CEO而言,处理各种不确定性,本是他的日常工作,尤其对于李彦宏而言,相比肩上的担子,一瓶水的分量实在太轻了。他保持了个人风度上的克制,在百度变革上则是果决甚至于激进的,他的演讲没有中断,他的AI战略更不会停歇。

他创立的百度,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按照“波士顿矩阵”的理论,左右一家公司气运的,关键在于两类业务:现金牛和明星业务,百度核心战略(“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对应的两大业务,眼下都存在不确定性。

强势的搜索业务,需求固然存在,其流量入口地位已经下降,他要重构移动端的核心优势;承载未来的AI新业务,短期内没有规模化的回报,甚至多长时间收获回报,同样有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性作用到内部,难免有人员动荡,延伸到外部,则体现在从舆论场到资本市场的炎凉。要领导一个蜕变重生的百度,可想见李彦宏此刻的压力。

如果是一个保守畏缩的CEO,面对这种情况,他的最优策略是什么?

一种相对稳妥的组合是,主营业务承压的情况下,稳住管理团队,维持现状,先熬过这个阶段,连马云都说“阳光灿烂的日子修理屋顶”;对于不确定强的新业务,理性控制预算,稳扎稳打,毕竟这样能控制风险,至少可以稳住财务预期。

而李彦宏是怎么做的?

他选择同时管理多种不确定性,甚至于疾风骤雨似的,打破了一团和气的文化,主推“硬战派”,在主营业务启用新人,几乎是重建高管队伍,组建了“近10年最年轻、最具战略视野及执行力的管理团队”。

微信图片_20190705222402图片来源:猎云网

在移动领域,推进百家号和小程序两个战略业务,前者志在内容,后者主攻服务,一旦成功,将由信息连接拓展到商品、服务的链接,将优化现有的商业模式;AI上继续大胆投入,投资云计算、自动驾驶、小度助手等新业务,打造AI时代入口级的操作系统,尤其是不惜财务压力,大胆下注未来。

在2018年底,李彦宏明确“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只会增长,不会减少”,在2019年第一个季度,研发支出就烧掉42亿元,同比增长26%,研发的营收占比高达17.5%,相比去年同期增加近9亿元,一季度总共才亏3亿,只要研发上控制下节奏,完全可以平滑掉,但是并没有。

微信图片_20190705222406

与通用型搜索每个人都能体验不同,AI领域的大把投资,只体现在智能云、小度音箱等少数业务的高增长上,大量项目游离于大众视野外,除了开发者大会之类少量的机会,普通人也看不到。

比如,无人车这样的烧钱的项目,没有大规模商用前,无从感知,即便Apollo在北京的道路测试里程超出行业第二10倍以上,获得首批T4路测牌照,who cares? 即便商用的项目,大量应用沉淀在工业质检、零售统计、物流仓储等细分零散的2B领域,也吸引不了人的视线,而且,百度大脑大量技术能力的开放全是免费的,也收不到钱。

微信图片_20190705222409

现金牛业务已然承压,大笔投资于新业务,尤其大量看不见、短期也吃不到的创新技术领域,这种决定是要勇气的,尤其是长期坚持下来,更是要一种坚韧的意志。

毕竟,在竞争激烈的科技领域,一定以最快速度验证商业模式,创造商业价值,做生意应要最大限度降低风险,因为产品开发、市场需求、竞争对手等已带来很大风险,何必要多冒技术创新的风险?实际上,核心技术也不见得带来匹配的商业价值,比如,现在做AI的百度市值就不如送外卖的美团。

也许,相比有形的一瓶水,AI发展过程中被泼的无形冷水会更多。

被泼冷水后的反应,很能测试一个人意志的强弱、段位的高低。比如这次同来站台的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当年造车梦同样被泼了冷水,他顺势接了下来,喊出“如果失败,就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吧,”因为前人没有试过的一个梦想,他要承受更多的不确定性。

微信图片_20190705222413

学术上,风险和不确定性是不同的。

美国经济学家富兰克·H-奈特是企业家理论的奠基人之一,他认为,人们通过经验可以度量“风险”发生的概率与结果,但对于无法根据经验推测、无法预知的、无法度量的称之为“不确定性”,两者有着极大的差异。按照奈特的理论,企业家就是通过承担处理不确定性的责任获得剩余收益的,普通人不能只看他们人前显贵。

相比可度量的商业风险,李彦宏、李书福们选择要做的事,无可参照、无法预知,就像这次发布会的插曲一样,之前没出现过,谁能给出个概率,好做预案呢?因此,不用吃惊李彦宏的克制反应,当驱动百度奔赴AI的彼岸时,处理种种不确定性就是他的家常便饭、他的必修课,这也是企业家跟一般商人的差别,后者愿意承担风险,但不会贸然去接受不确定性。

正由于不确定性,所以不好说未来可能的商业成果。商业史有很多这种案例:1960年代,小托马斯·沃森下注“IBM 360系统”,仅工程开发就用掉7.5亿美元,投资甚至超出二战时制造原子弹计划的投资,成为一次大赢的豪赌;1990年代,摩托罗拉的铱星系统就失败了。

百度的命运怎么样?一样无人知道,但是,李彦宏管理不确定性的能力和意志会是个重要变量,从这次插曲来看,他的表现是合格的。

有人将那一瓶水,赋予道德层面的内涵,以为是一种打击,这可能对常人是有效的,但是对于彪悍有韧性的人而言,这是一次测试。

至少老约翰·洛克菲勒就是这样想的,在给他儿子的信中曾经这样写道,“尊严是你自己享用的精神产品,每个人的尊严都有属于他自己,你自己认为自己有尊严,你就有尊严……你不死守你的尊严,就没有人能伤害你。”


(编辑:鄢子为)
相关标签: AI  百度  李彦宏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