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51信用卡总部被查,一名80后连续创业者的悲剧

51信用卡总部被查,一名80后连续创业者的悲剧

韩璐 鄢子为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10-22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凭借积累的大量用户数据,51信用卡得以开展信贷业务,但也埋下了隐忧。

51信用卡总部被查,一名80后连续创业者的悲剧

大跌34%!如自由落地一样,51信用卡的股价在午间断崖式下跌,最终停盘前跌去超三成市值。

10月21日,大量警察进入51信用卡杭州西溪总部大楼,据传CEO孙海涛20日已被带走协助调查。

51信用卡CFO赵轲公开回复媒体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正在了解具体情况,“你能给我打通电话,说明我们还是正常的”;一副总裁则对外称,“51信用卡催收外包的问题,公司P2P业务正常”。

然而,警方不期而至,事情恐怕并不简单。这家由80后连续创业者缔造的公司,前路晦暗不明,正变得摇摇欲坠。

1

日进斗金

过往的光环是如此耀眼。51信用卡曾是江浙的头部金融科技公司。

两年前,51信用卡月营收突破亿元,在创投领域一片寒潮时,拿到3.94亿美元的C轮系列融资。2018年7月,51信用卡登陆港交所,当日市值超过百亿港币。在现场,孙海涛慷慨陈词,“希望能为这家公司拼命到2051年,那时我才71岁。”

51信用卡以信用卡管理起家,如今,收入来源已大幅向信贷服务倾斜。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51信用卡的收入支柱,即从线上开卡等“信用卡科技服务费”转为“信贷撮合及服务费”。

短短3年间,信贷撮合等相关业务,从1675万一路蹿升至20.55亿元,增长超120倍,在总收入的占比,则从2015年的18.7%上升至73.1%。2018年经营利润超过6500万。

截至2018年底,51信用卡管理超过1.23亿张信用卡,当年交易量超过1800亿,从各类机构融资伙伴取得超过100亿元的资金额度,弹药充足,其信贷撮合业务有望更上一层楼。

当然,信贷业务也带来了不确定性。2018年,网贷行业风波不断。孙海涛在年报中如是提示风险:“行业的整治与整合仍在进行过程中,我们认为在短期内应采用更加稳健的发展战略。”

如今,事态急转直下,其运营或远远偏离了“稳健”的轨道。

2

第一桶金

51信用卡的成立,本是一个励志故事,与孙海涛自身的经历有关,孙是个连续创业者,生于1980年4月,此前创立过E都市、房途网、租房宝。

在租房宝的创业期间,由于需要支付公司服务器、房租等费用,又缺少资金,孙海涛的钱包一直放着4张信用卡,庞杂的账单总让他混淆了还款银行和日期。“连续创业者”+“信用卡深度用户”,敏锐的他发现了信用卡背后的商机——开发一款信用卡信息管理工具,把账单信息管起来。

于是,他带领公司4名骨干,在酒店闭关一个月后,研发出51信用卡最初的产品模型,2012年正式上线。

在“51信用卡管家”APP推出初期,用户注册后授权51信用卡通过技术来解析用户账单的邮件,从中提取详细的账单信息并同步在应用中。

由于切中用户多卡管理的刚需,APP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用户,上线不到5个月便拥有了200万用户,且还不断快速增长,并吸引了华映资本等600万元的天使投资。

“当平台上开始汇集各大行信用卡用户的时候,一些新崛起的城商行甚至大银行的态度发生逆转。”孙海涛曾告诉《21CBR》记者,51信用卡随后开始尝试与股份制银行的信用卡中心合作,在“51信用卡管家”APP上推广信用卡,收取一定的佣金。

孙海涛发现,通过平台渠道一天就能达到20万-30万元的营收,到后期甚至达到40万-50万元的营收。51信用卡早期的变现,就是提供广告引流的价值。

这为51信用卡带来了第一桶金,一直到2019年上半年,线上开卡类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仍然高达1.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为7.9%。

但是,孙海涛后来又发现更大的金矿。

3

信贷野心

信用卡是银行“最聪明”的业务,享有自主定价权,在孙海涛看来,“信用卡的定价很高,如果不全额还款,利息是18%,如果分期则利息略低,对于按期还款的用户来说,银行可能是亏损的,相当于给用户免费使用资金。但真正有价值的用户,是那些有信贷经验、能够为信用卡支付利息的人群,而这群人刚好被我们的服务所覆盖。”

孙海涛坦言,找准用户后要做一款赚钱的产品并不难。于是,一些城商行开始与51信用卡合作,给平台上的用户提供信贷服务,由城商行提供资金。

2014年4月,51信用卡联合宜信推出了“瞬时贷”。“瞬时贷”由51信用卡提供用户订单,宜信完成整个风控审核,并给出授信、提供资金。

在交易过程中,51信用卡在每单贷款中抽取一定的佣金。据透露,“瞬时贷”业务开展1年后,平台上的信用卡用户当月支付给银行的本息已达数亿元规模。

51信用卡总部被查,一名80后连续创业者的悲剧51信用卡总部

显然,51信用卡并不满足为他人做嫁衣。

“我们有大量活跃用户的信贷数据,也有用户多维度的互联网数据,譬如通讯录、社交数据,以及各种在线消费数据,这些交叉验证大大提高了提供信贷服务的能力。”孙海涛开始组建自己的风控团队,从渠道身份转而参与开发生产自己的信贷产品。

2015年1月,51信用卡上线了自己的网络借贷撮合服务平台“51人品”,从此一发不可收,很快成为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用户在向“51人品”导入社交数据、信用卡等财力信息后,平台将为其人品值打分,不同的人品值对应不同的借贷额度。“51人品”上线后,收入连年高速上涨,直到2018年信贷业务收入突破20亿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凭借积累的大量用户数据,51信用卡得以开展信贷业务,但也埋下了隐忧。

据P2P行业媒体9月报道,有用户反映,51人品贷涉嫌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自己的通讯录被曝,亲朋好友收到骚扰辱骂的电话和短信,对正常工作和生活造成困扰。

网传的一封银行函件称,该行技术监控发现,51信用卡通过爬虫程序对该行用户信息进行抓取,51信用卡并未与银行签署授权书、同意书或默认其获取用户个人信息。

孙海涛曾告诉《21CBR》记者,在51信用卡创办初期,有银行伙伴告诫他,这件事(获取用户数据)浪费时间、精力,要及时收手,谁会将如此私密的个人数据交给一家创业公司管理?

9月开始,已有多家总部位于杭州的互金大数据平台被查,其原因被认为是利用网络爬虫技术侵犯隐私。截至21日晚7时,未有权威信息解释51信用卡被调查是否与此相关。

不过,对孙海涛而言,这次意外,或许将剥夺他为公司拼命到71岁的计划。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编辑: 陈晓平)
相关标签: 51信用卡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