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曾两次被下架的荔枝,上市是否太早?

曾两次被下架的荔枝,上市是否太早?

彭孝秋 来源:蓝鲸教育 2019-10-30
成功上市对荔枝而言,可能才是最重要的,时点上已没有那么多选择。

1-5d23fcca8e4ff

原计划于上周五晚间递交招股书的荔枝(原荔枝FM),因细节调整而推迟到本周一晚间才提交。但“在线音频第一股”的影响力并没有那么大,因为同日递交招股书的还有2家公司。可以说,这个时间点并不是最佳传播时间。

从招股书来看和预期一样,荔枝处于亏损状态。毛利率也不高,没有超过30%。那么,荔枝哪来的勇气要募资1亿美元?我们对招股书进行了拆解,以寻求个中原因。

收入来源

目前,荔枝有两大收入来源:一是通过向音频娱乐产品用户销售虚拟礼物,该项占比由2017年的96%上升到2018年的98%,今年上半年更是占比99%;二是广告相关带来的收入。

所以对荔枝来说,要想提高收入,就得多提供可售卖的产品,另外就是要提高付费用户数量。

据艾瑞测算,截至2019年9月30日,荔枝为中国最大的在线UGC音频社区,市场份额70.7%;同时还是第二大MUA在线音频平台,市场份额占18.4%。第一大为陷入部分股权冻结的喜马拉雅。不过,荔枝终究率先跑过了喜马拉雅和蜻蜓FM,若上市成功即可成为在线音频第一股,获得先发优势。

2019年Q3其平均移动MAU总数约为4660万,相比于2018年Q3约为3680万的平均移动MAU总数,增长了26.7%。平均每月活跃用户从2018年Q3约510万,增长到2019年Q3约570万,增长了12.3%。每日活跃用户平均每天花费52.8分钟。

平均音频娱乐付费用户从2018年Q3约24.61万,增至2019年Q3约38.16万,增长了55.1%。音频娱乐付费比例从同期的5.9%增长到6.4%。从总付费比率来看,自2018年Q3的0.7%,增长到2019年Q3的0.8%。

另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已有超过1.606亿个播客上载内容到荔枝。

毛利率达29%,亏损收窄

据招股书显示,荔枝2017年营收4.5亿元,净亏损1.5亿元;2018年营收7.99亿元,同比增长76.1%。净亏损为934万元;今年上半年营收4.87亿元,净亏损5552万元。

现金流方面,2017年净流出3133.4万元;2018年净流出1396.2万元;今年上半年净流出3126万元——成明显的扩大趋势。截至2019年6月30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6亿元,2018年底则为2.05亿元。

荔枝的主要成本包括五项:一是收入分成费用,占比93%;二是工资和福利,占比2-3%;剩下的则是付款处理成本、带宽成本以及其他。

费用中,营销费用占比下滑较快,同时研发费用占比增长较快;其中2017年营销费用为2.07亿元,2018年为1.35亿元,今年上半年为1.21亿元。

据公开信息显示,整个泛音频娱乐市场(包括在线和离线音频音乐),预计将从2018年的286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51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2.6%。

在线音频市场按复合年增长率计算,预计将从2018年约人民币113亿元,增长到2023年约人民币69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43.8%。代表在线音频市场最大收入部分的虚拟物品销售额,预计将从2018年约人民币49亿元,增长到2023年约人民币34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48.0%。

总融资超6300万美元

股权方面,创始人兼CEO赖奕龙为第一大股东,持有25%;经纬持有21.9%,为第二大股东。经纬自2010年开始投资荔枝,出资820万美元;晨兴资本通过两期基金持有21.5%,为第三大股东。晨兴资本自2012年开始投资,出资1092万美元——以上即是荔枝的前三大股东。

另外,Cyber Dreamer Limited持股13.3%,为第四大股东。Cyber Dreamer Limited自2017年开始投资,出资3200万美元;联合创始人兼CTO丁宁持股4.7%,为第五大股东;小米和顺为是第六大股东,出资320万美元;兰馨亚洲为第七大股东,出资500万美元。

结合招股书,我们发现荔枝的融资历程如下(下述股份均未按1:10比例扩股):

2011年获得A轮融资。经纬先贷款30万美元获得30万股优先股;后来增加投资至100万美元,获得1000万股。

2012年获得B轮融资。晨兴资本投资100万美元,获得333.33万股优先股;两年后的4月,晨兴资本再投资200万美元,获得666.67万股;经纬再投资50万美元,获得166.67万股。

2014年获得C轮融资。晨兴资本、经纬各贷款200万美元(年利息8%)给荔枝,随后各转为126.62万股C1优先股。晨兴资本、经纬再投资1290万美元,对应获得1425.83万股——粗略计算其中经纬获得519.21万股,耗资约470万美元;晨兴资本获得653.38万股,耗资约592万美元。2015年1月,小米和顺为C1轮合计投资320万美元,共获得346.97万股。

2017年,荔枝加快了融资进程。

6月,Cyber Dreamer Limited D轮投资2200万美元,获得881.05万股;8月,其再投1000万美元,获得400.48万股;9月,兰馨亚洲D1轮投资500万美元,获得200.24万股;12月,赖金南C1轮投资420万美元,获得269.12万股。

在投票权方面,每股A类普通股有权获得一票,每股B类普通股则有权获得10票。持有人可随时将1股B类普通股转换为1股A类普通股,而在任何情况下A类普通股均不可转换为B类普通股。

值得一提的是,荔枝今年有2次被迫下架。一次是从6月至7月,因为平台上存储的不适当内容,暂时从Apple和Android的应用商店里删除了30天;另一次是由于未遵守Apple的App Store政策,从2月至3月,自Apple App Store中删除了28天。

综上,荔枝为何选择这个时点上市呢?第一,股东们可能不想再等了,尤其经纬已经持有9年,晨兴资本也已持有7年。需要通过上市进行退出,给LP以交代;第二,我们仔细观察发现,2018-2019年,荔枝并没有新的融资。对亏损的荔枝来说,需要再一次募资发展;第三,目前来看,资本市场需要的是现金流正向、盈利的企业,而不再青睐亏损的企业。就算上市,股价估计也不会很好看。但成功上市,可能才是最重要的,时点已没有那么多选择。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原标题:曾两次被下架的荔枝,上市是否太早?


相关标签: 荔枝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