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青客公寓IPO愿景缩水,市场看淡还是蛋壳添乱?

青客公寓IPO愿景缩水,市场看淡还是蛋壳添乱?

黎冠 来源:蓝鲸房产 2019-11-06
正如融资时所感受到的寒意,在完成了上市的“初衷”后,青客的未来依然充斥着艰难与考验。

1-5dafb3ff6907b

北京时间11月5日晚间,创业多年的金光杰圆了自己的上市梦,青客公寓(US: QK)如愿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然而,这个美梦并不算圆满,就是3天前,青客公寓刚刚被迫调低了发行股份数量,而最终的融资规模也随之“腰斩”,由调整前预计的最高1亿美元降至最终的4590万美元。

现实总不及理想丰满。在业内人士看来,青客融资的不如意与市场的态度变化以及自身的资质均息息相关。而在行业马太效应加剧的背景下,IPO缩水的青客公寓未来的路可能依然不好走。

青客公寓IPO融资计划缩水五成

11月5日,青客公寓“落听”许久的“长租公寓第一股”头衔终于如愿加冕,但青客的烦心事并未被光环所冲淡。

在11月2日,彼时,为上市做最后冲击的青客公寓更新了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F-1招股文件,从中传递出一条重要的信息,青客将此次IPO的发行规模从此前的520万股ADS“腰斩”至270万股ADS。

随之下调的自然还有青客的融资规模。根据纽交所官网显示,青客的最终融资额为4590万美元,发行价价格也位于询价区间下限的17美元。

而在第一版招股书中,青客预计的IPO规模则有望最高达到1亿美元。

面对融资规模的一再缩水,业内人士认为,青客下调发行规模,或是在询价与认购阶段没有达到预期。其中,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便对蓝鲸房产表示,路演后可以按照询价和认购的情况来确定发行价与调整发行计划,以保证调整发行价之后的发行计划的完成。“之所以青客公寓被迫缩减融资计划,应该和这个行业在美股不受追捧以及企业自身资质有关。”

显然,此前青客与金光杰对这一次IPO过于乐观了。

自青客透露出赴美上市意愿以来,其带病的IPO便备受诟病。包括持续的大幅亏损且未能明确看到解决方案的盈利难题,以及数个月以来接近停滞的规模扩张等等,都被认为是青客运营的痛点。

在自身原因之外,市场整体环境也并不乐观,正如青客IPO融资上不如意,亦是当前市场共有的现象。例如,近两年已经成功实现扭亏的房多多,在近日的IPO中最终融资金额也仅为7800万美元,不只价格停留为询价区间的下限,实际发行规模也没有达到原定700万股ADS的原定计划。再如,让孙正义开始“反思”的共享办公巨头WeWork,一次IPO让其估值从470亿美元直降至80亿美元。

同时,伴随承载着孙正义第二个“阿里”梦想的WeWork上市折戟后,市场对于IPO企业盈利能力也进一步看重。

“如果此前WeWork能够成功的实现IPO,那么可能青客的认购也可能会更受欢迎一些。”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眼中,WeWork们的共享办公与青客们的长租公寓本质上很相似,都是空间服务盈利的商业模式,且都在亏损。

“正如现在WeWork被很多投资者看作没有价值,即资产减去负债以后的价值等于零,在这样的背景下,青客上市融资的压力会相当大。”

环境不佳又逢蛋壳“添乱”?

当前并不是一个好的IPO时机。如今青客的IPO缩水似乎已经验证了这个观点。

除了市场本身的看淡,蛋壳成为青客融资路上意料之外的另一重阻碍——10月29日,在青客紧锣密鼓收集路演成果之际,市场上传来了另一位行业“大佬”蛋壳发布招股书的消息。

据悉,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蛋壳公寓管理房间已超过青客公寓的4倍,本次IPO有意募集金额约为5亿美元,融资额为青客公寓调整规模前的5倍。

有观点认为,蛋壳的火速上市,加大了青客的融资压力。对此,柏文喜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这两家公司的募资规模都不算大,而且时间相对错开,应该相互影响的因素不大。

不过,也可以看到,青客与蛋壳同时作为两家长租公寓领域的头部企业,相隔不算太久的IPO时间,无疑容易引起了市场对两家公司的横向对比,而这也会放大青客与其余头部同行竞争中显露出的短板。

譬如规模上,在招股书中将自己摆在了行业第三位置的青客公寓,在2018年年末管理着9.12间可租赁房间,与表格中的第二名存在着10万间左右的差距。

但随着2019年接近尾声以及第二名蛋壳披露招股书,透露出的行业竞争格局明显更加严峻。根据蛋壳披露数据,截至9月30日,蛋壳运营房间数已超过40万间,达到40.67万间,这意味着基本按兵不动的青客公寓,在9个月的时间里与第一梯队玩家的差距已拉到30万间以上。

在行业马太效应加剧的同时,青客公寓占比极高的装修费用,使他与其他行业头部企业相比并不具备成本优势。

在2019年前9个月中,青客单间平均装修成本约为1.47万元,较蛋壳每间10404元的平均装修成本足足高出了四成有余,在薄利的长租公寓行业中,这样成本劣势则需要青客多消耗3年时间才能回收成本。

显然,相较而言,青客更难看到盈利的曙光。

青客公寓创始人金光杰曾对媒体表示:“不以上市为目标的创业全是耍赖皮,不融资的创业叫谋生。”

如今,纳斯达克的钟声如愿为青客敲响,青客公寓也顺利成为首家实现上市的长租公寓运营商,然而正如融资时所感受到的寒意,在完成了创业的“初衷”后,青客的未来依然充斥着艰难与考验。

原标题:青客公寓IPO愿景“缩水”,市场看淡还是“蛋壳”添乱?


相关标签: 青客公寓I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