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11-15
在百济神州身上,可见国际上从资金、药品层面,给到中国创新药企的首肯。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11月15日早晨,一则中国抗癌新药在美国获批上市的消息,霸占了新浪和百度热搜榜。

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消息,中国创新药企百济神州(06160HK;BGNE)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泽布替尼(英文商品名:BRUKINSA™,英文通用名zanubrutinib)通过了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

这则消息刷屏背后,是中国制药领域多年的等待。

实际上,整个21世纪初期,抗癌类药物一直是研发的重点方向,在FDA审批上市的新药中,抗癌药的数量也在不断突破纪录。

以2018年为例,FDA共批准了59款新药,其中15款是抗癌药类,占比超过25.4%,打破了历史记录。只是,在FDA 2014年到2018年的几年间,50余款获批上市的抗癌新药中,没有一款产品来自中国药企。

此次泽布替尼的获批,是第一款完全由中国企业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对于中国创新药企来说是一次信心提振,对国内制药行业来说,也是一次历史性突破。

与其说这是中国药企的一次弯道超车,不如说是奋起直追、江湖汇海的结果。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在《21CBR》记者采访的多位生物制药企业创始人眼中,“弯道超车”并不是个褒义词。

从化药走向生物制药,从仿制走向创新的过程中,是上至政策层面,药品审评审批、医疗系统、人才引进制度的优化,下至产业层面,科研投入、临床经验、生产质量上的水平提升,一步都省不掉。

幸运的是,在国内不断传来创新药物研发捷报的同时,今年在百济神州身上,已经可以看到国际上从资金、药品层面,给到中国创新药企的首肯。

1

7年寒窗开发

为什么第一款是泽布替尼?

从适应症上看,此次获批的泽布替尼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

淋巴瘤是一组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的统称,是全球范围内发病率增速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据《柳叶刀》2018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淋巴系统恶性肿瘤全球发病人数约为45万 。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在目前已知的淋巴瘤70多个亚型中,套细胞淋巴瘤(MCL)侵袭性较强,中位生存期仅为三至四年。多数患者在确诊时已处于疾病晚期,面临着治疗手段有限、预后不良的困境。

目前能够获得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大陆的淋巴瘤发病率为每10万人中4.2例,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2.2例,在最常见癌症中排名第11位,在癌症死亡主要原因中排名第10。

泽布替尼作为一款新型强效BTK抑制剂,目前正作为单药或与其他疗法联合用药,在多种淋巴瘤治疗中开展临床试验。

从临床数据来看,本次FDA的批准主要基于两项有效性数据,其中一项治疗复发/难治性MCL患者的多中心的2期临床试验BGB-3111-206中,患者在接受泽布替尼治疗后,总缓解率(ORR)达到84%,包括59%的完全缓解(CR)。

此项试验的中位持续缓解时间(DOR)为19.5个月,中位随访时间为18.4个月。

优异的临床数据背后,是泽布替尼长达7年寒窗开发历程。

2012年7月,北京昌平的百济神州研发中心内,BTK抑制剂开发项目成功立项,研究团队经过一系列筛选与测试,最终在500多个化合物中,选定了最终候选分子。

2013年,百济神州获得全球专利,进入海外和国内临床阶段。

2014年,泽布替尼在澳大利亚正式进入临床阶段,同年8月,完成了全球第一例患者给药。

2017年,全球三期注册性临床实验启动。2018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受理了泽布替尼两项适应症的上市申请,其中一项是复发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R/R MCL),另一项是复发/难治性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小淋巴细胞淋巴瘤(R/R CLL/SLL)。

六年的积累,等来了第七年的高光时刻。2019年1月,泽布替尼获得了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成为第一个在FDA获得突破性疗法认定的中国自主研发抗癌新药,也是中国大陆首个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的新药。

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全球药政事务负责人闫小军此前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解释,美国FDA共有四项加快审评的措施,2012年才设立的突破性疗法认定,是FDA最晚颁布的一个,但也是支持力度最大的一个。

从商业性来看,正常情况下,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定后,会加速对该项药品的审批时效。闫小军此前表示,从审评时间来看,一般拿到突破性疗法的都会拿到优先审评(priority review)。

今年8月,FDA正式受理了泽布替尼的新药上市申请,并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11月15日,泽布替尼顺利获批上市,也验证了百济神州此前的说法。

根据百济神州方面的回复,截至目前,泽布替尼在全球启动的临床试验累计超过20项,包括针对套细胞淋巴瘤、慢淋、华氏巨球蛋白血症、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等B细胞恶性肿瘤开展的16项临床研究和9项注册性或有望实现注册的临床试验。

其中还包含针对华氏巨球蛋白血症、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进行的,2项对比伊布替尼(强生/艾伯维)的全球临床3期头对头研究。

由于头对头研究难度高、耗资动辄达数十亿人民币,泽布替尼也是首个与外资药企研发产品开展直接头对头研究的本土新药。

从地域来看,临床试验覆盖的国家超过20个,全球范围内超过1600位患者接受了泽布替尼的治疗。约400多位国际临床专家参与或主持了泽布替尼的临床试验,来自中国的临床专家超过60位。

2

国内药企进军全球

以往中国出口的药物多以仿制药为主,此次百济神州打破了中国新药“出海”的零纪录。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向媒体表示:“泽布替尼在FDA获批的喜讯,让我们倍感自豪,这不仅代表着国际上对于中国新药研发水平的认可,实现了我国创新药‘走出去’的心愿,更重要的是,它证明了我国的创新药企不仅能惠及本国患者,也具备充分实力为全球更多的患者服务。”

实际上,泽布替尼的立项目标和整体临床设计,就是奔着叩开全球医药市场大门这个方向去的。

FDA审批突破性疗法有两个认定条件:一是用于治疗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安全的疾病,二是在重要的临床终点指标上,有充分的临床早期数据证明其与现有治疗方式相比,有根本性的突破。

历史突破!首款中国抗癌新药在美上市,即将叩开全球大门

也就是说,针对一些严重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这些药物在重要的临床研究终点上取得了显著提高。

该认定下,真正同类第一(First-in-Class)或者同类最优(Best-in-Class)的首创新药获得的几率最大,而国内大部分的“me-too”药物,其实很难进入这个反选范畴。

王志伟是泽布替尼的主要发明人之一,也是百济神州化学研发负责人。

根据他向记者提供的介绍,最初立项时,百济神州的目标是要做一个选择性高、对靶点抑制非常专一的化合物。遂即通过优化分子结构,将BTK靶点的特异性结合率达到最大化,并最大程度减少脱靶现象,以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

同时,在工艺上,也通过一系列改进,以实现药物在体内更好的吸收。

考虑到国内与海外的市场情况,百济神州在临床试验阶段,采取了海外和国内同步开展。在此前多次采访中,百济神州都强调“立足中国,面向全球”的定位,整个开发和商业化的目标是全球市场。

在生物制药领域,全球市场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更国际化的临床方案设计、更巨额的临床研发投入以及拥有全球推进能力的商业化团队。

对百济神州来说,就是资金、团队和时间的持续投入,2018年高达48亿元人民币的研发投入,让百济神州成为国内药企研发投入榜首。

而对于百济神州来说,7年投入的结果很好,FDA从受理审批到正式批准时间只有3个月,对于泽布替尼的疗效和质量标准是肯定,对于中国整个创新药行业也是一种认可的开始。

此前市场上对百济神州的质疑,主要集中在“成立至今无自研新药上市”以及“持续亏损”两项事实。但11月以来,除了泽布替尼在FDA获批外,百济神州在月初还获得了全球医药巨头安进公司27亿美元的入股,将在全球范围内共同开发20款抗肿瘤药物,创下全球生物制药领域最高交易纪录。

而在两天前的11月13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宣布,已结束其PD-1“替雷利珠单抗”注册申请的技术审评工作,并已在11月13日报送国家药监局进行审批,对百济神州的品种技术审评建议结论为“批准生产”。

对于泽布替尼来说,现在唯一需要等待的,是来自国家药监局(NMPA)的审批结果。对于百济神州在美国先获批,不少人觉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被FDA抢了先机。

此前有国内药企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尽管近年来NMPA一直延续药品审评审批改革政策,加快新药在国内的上市速度,各地方政府也在路径设计上积极为本土创新药企铺路,可在审评审批的最后一公里,依旧出现“堵车”现象,导致上市延后、进医保延后。对于持续投入的企业来说,就是商业化层面投资回报的差异。

截止发稿前,百济神州回复称,目前海外市场商业化团队已经全部就位,若是后续在国内获批,泽布替尼将在百济神州位于苏州桑田岛工业园区的小分子药物生产基地进行商业化生产,成为国际上第三个(前两个是伊布替尼和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中国第二个(伊布替尼已在中国上市,部分地区纳入医保)进入市场的BTK抑制剂。2018年,伊布替尼全球销售额达到了62.05亿美元。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中国抗癌新药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