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鄢子为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3-18
最富有行动力的人,才是富人。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新冠疫情全球扩散,资本市场已如惊弓之鸟,3月起,美股“三连熔断”,道琼斯指数一泻千里,沪指也震荡加剧,上证指数跌破2800点,股民一片哀嚎。

在社交媒体,巴菲特“活久见”等调侃无处不在,多数中产或因疑惧、或因无判断力、或因无执行力,在剧烈的动荡中只是一个看客,在调笑感慨中无所作为,而许多富人则不一样,他们已经开始实际行动。

许多福布斯榜单上的富豪,已动用数亿资金“回购”,先“抄底”自己的公司。

这再次论证了一个朴素的常识:最富有行动力的人,才是富人。

何享健,身家1640亿,美的集团

3月14日,美的集团公告称,公司已支付9100万元回购股份。

2月底,美的启动了回购计划,拟回购4000万股至8000万股股票,回购总金额不超过52亿元。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美的敢大手笔花钱的原因为业绩出色、现金流充沛。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为2218亿元,净利润213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297.9亿元,同比增长52%。

美的实控人为何享健,他名下的美的控股持有上市公司美的集团32.68%的股份。在2019年福布斯中国排行榜中,何享健家族名列第六,财富值1640.4亿元。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何享健在美的内部刊物上指出,“动荡变化的一年,必然会带来资源整合、重组、收购兼并。我们要提升自身能力,抓住机会,准确把握市场、客户和营销网络,伺机进行收购兼并。”这一年,美的收购了洗衣机龙头小天鹅超20%的股权,在白色家电领域落下重要一子。

此后,美的迎来了十年黄金发展期。

由于何享健已将管理权移交给职业经理人,这次回购很可能出自董事长方洪波的决定,在2019年的福布斯榜单中,他也以79.2亿的身家列347位。

李如成,身家89亿,雅戈尔

在恐慌情绪蔓延之际,雅戈尔出手阔绰,截至3月13日,共支付22亿元,回购公司股票。

去年6月,雅戈尔公告称,拿出25亿—50亿元回购公司股份。对比3月2日的公告,雅戈尔在半个月内买了3亿元自家股票。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子弹充足,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27亿,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99亿。

在别人恐慌时,雅戈尔为何大举买进?

雅戈尔的实际控制人为李如成,通过名下的宁波盛达持有近30%的股份,曾享有“宁波首富”的称号。在2019年的福布斯中国排行榜里,李如成家族排名301位,身家89.1亿元。

李如成的副业做得风生水起,手上有中信证券、银联、金正大、宁波港、美的置业等一系列成功的投资案例。“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在别人质疑雅戈尔不务正业时,李如成曾这样回答。

李如成擅长炒股,总能在低处建仓,于市场疯狂前卖出。2012年,市场低迷期间,雅戈尔买入了金正大等股票。

2015年大牛市期间,雅戈尔成功逃顶,通过出售中国平安、金正大、航新科技等金融资产,获得投资收益5.36亿元。卖出十天后,牛市结束,沪指一路震荡下行,从5000点跌至3000点附近。

除了增强股民信心外,投资大佬李如成或另有深意。

马秀慧、王耀海夫妇,161亿,欧普照明

从2月28日至今,欧普照明共实施了三次回购,累计支付近9500万元。2月8日,公司公告称,计划回购1.14—2.28 亿元的股票,短短20天内,就已操作了三次。

欧普照明热衷于投资理财。除了回购自家股票外,2月份,还购买了1亿元的信托产品,预计年化收益率为8.2%。公司称,已将部分闲置自有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现金管理金额不超过55亿元。

据财报,2019年前三季度,欧普照明共取得投资收益1.228亿元。与主业经营产生的现金流净额4.09亿元相比,投资收益毫不逊色。

欧普照明的实控人为马秀慧、王耀海夫妇。1996年,马秀慧和丈夫在广东中山创办了一家照明工厂。

创业之初,起步艰难,经营小店面时,丈夫王耀海踩着三轮车、顶着烈日四处送货,而有身孕的马秀慧一边看店,一边用电话联系客户。

2006年,进入节能灯市场后,公司业绩开始起飞,欧普照明一跃成为LED灯龙头企业。在2019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马秀慧家族以财富值161.2亿元位列第141位。

叶澄海,170亿元,信立泰

根据公告,截至 3 月 16 日,信立泰共支付2.03亿元,累计回购1100万股公司股票。

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信立泰营业总收入为44亿元,净利润为7亿元。对比来看,此次回购,可谓大手笔。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深圳信立泰药业公司实控人叶澄海为广东梅州人。在仕途上经历风浪后,叶澄海辞职下海,于1998年11月成立了信立泰。

公司的成功,缘于一次“捡漏”,泰嘉成就了信立泰。泰嘉是氯吡格雷的仿制药。氯吡格雷的原研厂家是法国赛诺菲,产品于1997年上市。在201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叶澄海以170.4亿元排135名。

在赛诺菲获批中国行政保护之前,信立泰已于2000年取得氢氯吡格雷的生产批文,赛诺菲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位中国对手的存在。

氯吡格雷在中国形成了原研企业与首仿厂商共存的二元格局。信立泰凭借此药崛起,不知道这次回购股份,能不能成功“捡漏”。

胡双美、姜滨夫妇,202亿,歌尔股份

3月3日,歌尔股份公告称,截至2月29日,共支付4亿元,累计回购1985万股公司股票,最高成交价为 21.09 元/股,最低成交价为 19.20元/股,均高于今日股价17.03元。

中产在恐慌中无所适从,亿万富豪们已开始行动

记者统计后发现,自2月3日起,歌尔股份的股价已下跌了27%,此举或为提振信心。

根据公司三季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08亿。

歌尔股份的实控人为胡双美、姜滨夫妇。创始人姜滨本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2019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姜滨以202.2亿元的财富值排名第113位。

姜滨拥有工科生的理性,面对变化多端的市场,也能厘清思路,坚持己见。

2008年,歌尔股份(原名歌尔声学)上市后不久就遭遇了金融危机。姜滨坚持大客户战略,即“放弃风险性高的小客户,抓住大客户”。在市场需求不振的情况下,损失了一些小客户,这造成2009年公司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

危中有机。金融危机的出现也加速了电声器件产业向中国内地转移的步伐,歌尔声学作为少数具备产业承接基础的企业之一,成为其中的受益者。最重要的是,大客户战略带来了发展契机,2009年,歌尔股份被苹果看上了,打入苹果产业链后,歌尔股份的业绩开始爆发。

“在股价较低时回购公司股票,减少流通股数量,这种做法能增加每一份蛋糕的分量。”巴菲特曾如此解释“回购”的好处。或许,89岁的他,在全球股市动荡中给人最大的启发是,行动胜过一切语言。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中产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