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我们没刷单,德勤查过的!跟谁学CEO回应做空

我们没刷单,德勤查过的!跟谁学CEO回应做空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4-10
“德勤已经把数据做到了极致,打各种抽查电话。我们的案子太独特,出了问题就是世界性的,影响太大了。”陈向东说。

我们没刷单,德勤查过的!跟谁学CEO回应做空

瑞幸财务造假之锤重落,余震波及多家中概股公司,其中包括跟谁学。1个多月前的做空,以及关于新发财报的质疑,让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无法再保持低调。

4月8日清晨,一觉醒来,陈向东收到了各路朋友发来的问候,让他“很是愕然”。

几天前,跟谁学发布2019财年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该财年公司净收入为2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现金收入为33.58亿元,同比增长412.6%。

跟谁学于2019年6月上市,公司成绩单亮眼,但发布节点选在瑞幸造假事件的隔天。年报公布后,公司股价跌超15%。

今年2月,做空机构Gruzzly Reseach发布一份五十多页的做空报告,直指跟谁学存在财务造假,有刷单伪造学生人数等行为,财务数据“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彼时公司回应,报告“逻辑混乱”,但舆论持续发酵。

此前,陈向东表示不参与任何媒体访谈、外部活动和电视节目,这一次他必须打破原则。4月8日,跟谁学临时组织媒体沟通会,陈向东出面回应质疑。9日晚间,公司再次组织沟通会,陈向东与跟谁学CFO沈楠披露更详细数据。两天接连露面,陈向东表示,要坦诚地回应任何问题。

在投资者电话沟通会上,跟谁学管理层表示,之前公司未对2月25日Gruzzly出具的做空报告进行回应,这是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和外部律师共同的建议和决定。“坊间有很多草根调查的方法,有些适用于我们的运营模式,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但有一个亘古不变的调查方法,就是走到被调查公司的现场。”

1、高毛利质疑

在Gruzzly的做空报告中,矛头之一对准公司成本支出与毛利率脱节问题。跟谁学的平均毛利率按季度不断走高,到2019年第四季度甚至高达79%。同时,跟谁学讲师的薪酬水平比行业平均还要高出40%-50%,高成本和高利润率难以共存。

对此,跟谁学方面表示,“报告中将我们的毛利率与很多线下公司、一对一公司进行比较,逻辑混乱”。陈向东以阿里、苹果等公司举例,认为是组织能力与效率构建了公司护城河,“员工拿到超越别人的薪酬,才愿意奋斗”。

按正价课人次统计,跟谁学的全年平均获客成本还不到500元人民币。陈向东解释,由于每家的对外统计口径不一样,披露的数据因此不同,要实现较低的获客成本,后端能否做好是重点。“如果你在暑假新招一个学生,他报秋季班转成正价,秋季之后能续春季班,然后再续暑假班,续班率如果到80%,相当于LTV(用户的生命周期价值)是5,获客成本原来是2000元,除以5就变成400了。很多公司获客成本并不高,但是算下来之后为什么是亏钱的?因为后端没有做好,这是一个核心逻辑。”

2、刷单问题

Gruzzly在做空报告中称,跟谁学通过虚假的学生注册,创建课程的高需求量,频繁招聘人员刷单,并引用第三方流量监控平台的数据得出结论,跟谁学平台每年的注册访问次数明显较低,访问和下载情况远低于竞争对手。

陈向东的回应,先将做审计工作的德勤拉出来讲故事。他表示,德勤做审计时,发现有个数据对不上,把我们所有数据全拿走,找专家分析,担心花钱找人背后刷单,觉得公司增长太快,这也解释了跟谁学上市事宜为何延迟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发现刷单没有可能性。“有人扣帽子说跟谁学刷单,我们是B2C模式,怎么刷?确实有些报9元班的人想试试,但9元班不在统计范围。即使有学生报了1000元的课但没学,这个查出来是有的,但比例大概是千分之零点几。”

“德勤已经把数据做到了极致,打各种抽查电话。我们的案子太独特,出了问题就是世界性的,影响太大了。”陈向东说。

在投资人电话会上,跟谁学管理层表示,在线教育行业的服务链条极长。流量投放、促销课试听、正价课转化等等环节,每一项数据和轨迹,都详细记录于后台系统及数据库中。任何数据行为的异常,都可能导致逻辑的前后不自洽。

此外,流量方面,以APP下载量为例,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2019年下半年,跟谁学和高途课堂两个主APP MNU总计新增221万,在教培行业的app新增排行中排名第三,结合公司还有过半数学生在H5和PC终端的实际情况,外部独立数据可作为佐证。

3、关联方利润输送疑虑

Gruzzly怀疑跟谁学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操纵财务数据,北京友联(又名家长家)、百家云图与跟谁学相邻或同一地址办公,这些“自负盈亏”的关联方,能将成本从账面上转走。

“2015年,跟谁学非常艰难,2016年底时账上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是我自己给了公司1000万美金,公司才活下来。”陈向东向《21CBR》等媒体表示,发现战略层面公司业务做得太多,难以聚焦,而后将5个To B业务关掉或拆分,以独立公司出去融资。“跟谁学没有跟关联公司拿一分钱,反而给了每家公司300万。”

跟谁学管理层补充解释,2019年,公司向关联方优联环球支付300万元采购金额,占全公司各成本费用加总的0.16%,并非优联环球向跟谁学输送利润,与做空报告相反。

4、3.3亿郑州买楼疑云

Gruzzly质疑,跟谁学2月4日的公告称,完成河南省郑州市经济开发区购买多宗商业地产的交易,总对价为3.34亿元,但实际项目总投资额仅为7500万元。

河南人陈向东承认郑州买楼“有私心”,带有对家乡的情感,但投资价值的意义更大。河南拥有1亿人口,意味着相当大比例的优秀老师,因此公司选在郑州做辅导老师运营中心。

另一方面,所购商业楼选址在繁华地段,建筑面积68000平方米,折合约4850元每平方米,周边楼宇均价在8000元左右。若按做空报告所说为7500万,折合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

“地方政府的确给了很多支持,但在郑州经开区那样的地段,以5000块/平的均价购入,说我们洗钱不合逻辑。”陈向东说。

因公司管理层的接连“开怼”,截至4月9日收盘,跟谁学股价涨逾8%,最新市值为79亿美元。


(编辑:鄢子为)
相关标签: 跟谁学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