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4-23
疫情平息后,以岭药业的业绩能否支撑超420亿的市值?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连花清瘟的独家生产方,以岭药业火了一个季度。

年初至今,以岭药业(002603.SZ)涨幅超180%,市值一举突破420亿元。

上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获批新冠肺炎相关适应症,给股价烧了一把火。一时间,以岭药业受资金追捧,股价水涨船高,连拉4个涨停,上演了一幕造富剧码。

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持有公司31.19%股份,按照最新市值计算,身价近130亿元,较年初增长约90亿元。

难得的是, 吴以岭不只是老板,同时也是中国工程院的院士。

古籍觅方

连花清瘟走红,并非偶然。

这款诞生于SARS期间的中成药,本就为抗疫而生。2003年,吴以岭根据患者表现出的炎症、咳喘等症状,集合三朝古方:汉代张仲景的“麻杏石甘汤”,明代吴又可“大黄”以及清代吴鞠通的“银翘散”,制成中药方剂,用以预防病毒感染。

在药方基础上,吴以岭开启临床试验,证实连花清瘟对SARS病毒有抑制作用。

SARS疫情平息后,连花清瘟临床研究证实,对甲型H1N1、H3N2、禽流感H7N9、乙型流感病毒等,有杀灭作用。

在甲流治疗上,以岭药业称,连花清瘟的病毒核酸转阴时间与达菲相当,退热及缓解症状还明显优于达菲。基于药效,2004年5月,连花清瘟获批上市,实现量产,成为抗流感的中成药。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时隔17年,连花清瘟再战新冠肺炎病毒。

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专家筛选了数款中成药展开救治。连花清瘟临床项目,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和张伯礼院士指导,武汉、北京等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共同参与。

张伯礼此前向媒体公开的数据显示,除体外实验连花清瘟对新冠病毒有抑制效果外,治疗组肺部影像学好转率达到83.8%,临床治愈率为78.9%,对照组的数据则分别为64.1%和66.2%,重转率上,也比对照组降低了50%。

经过审评后,连花清瘟颗粒/胶囊与金花清感颗粒、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并称为新冠肺炎的“三药三方”,官方认证有“明显疗效。”

吴以岭出身中医世家,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在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他最初尝试以中医方式治疗心血管疾病。

吴以岭根据清代名医叶天士“御久病重可重用虫类祛瘀搜剔”的思想,在人参基础上,加入了水蛭、全蝎、蝉蜕、土鳖虫、蜈蚣五种虫药,制成中药处方,用来治疗冠心病、心绞痛,心悸等。因为引入五种虫类,这款配方曾被称为“五龙丹”。为了试验药效,当时月收入不到100元的吴以岭,借了6万元,自己制作胶囊,给患者服用。

1992年,他希望将这款中成药产业化,遂“弃医下海”,在河北创办了以岭药业。“五龙丹”更名通心络胶囊,为以岭药业打开市场。

2003年,连花清瘟成为常规感冒药物,与通心络胶囊一起组成以岭药业的两大板块:心脑血管类和抗感冒类产品。前者除通心络胶囊之外,还有治疗心律失常的参松养心胶囊、治疗慢性心衰的芪苈强心胶囊。

2009年,吴以岭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11年,以岭药业登陆深交所。当时,吴以岭家族以百亿身家,被冠以“最富院士”的头衔。

随“瘟”而动

疫情之下,连花清瘟助推以岭药业市值暴涨、业绩井喷。公司最新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一季度,连花清瘟产品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0%-60%。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来源:新华网

疫情平息后,以岭药业的业绩能否支撑高达420亿的市值?

2019年上半年,以岭药业营收30亿元,其中心脑血管类产品营收达17亿元,占比56%,抗感冒类产品营收8.5亿元,占比29%,其他类别4.5亿元,占比15%。也就是说,占据半壁江山的心血管产品才是以岭药业的业绩担当。

从终端市场份额来看,通心络胶囊、参松养心胶囊和芪苈强心胶囊在2018年度心血管疾病口服中成药销售收入排名中,分别排名第3名、第5名和第14名。连花清瘟颗粒/胶囊在2018年度中成药感冒用药销售收入排名中,分别排名第5名和第12名。从占比来看,通心络胶囊与连花清瘟系列,在中成药市场份额仅在1-6%左右。

莲花清瘟的销量,因各种疫情呈现明显的周期性波动。

以岭药业招股说明书显示,2008年,连花清瘟系列销量为6552万元,仅贡献7%的营收。2009年受甲流影响,该系列销量突破5.1亿元,占当年营收比重31%。2010年,连花清瘟系列销量又跌至7520万元,占比降至5%。2013年,受禽流感影响,连花清瘟系列销量增至4.9亿元,营收占比近20%。

2013年后,连花清瘟系列销量基本过亿,营收占比维持在20%上下。市场或许更期待新冠疫情后,以岭药业省去一笔推广费,将自身销量提上一个新台阶。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在中药板块,以岭药业的市值跃升至第四,和第三名白云山仅差85亿元。两者业绩不是一个量级,白云山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501亿元,以岭药业仅为43亿元。以岭药业的PE估值已达70倍,站上高位。

大股东提前减持,疯狂套现。深交所数据显示,2月,吴以岭的亲属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套现1.46亿元。同时,吴以岭的其他兄弟姐妹吴以成、吴以池分别减持9.3万股、0.02万股,套现186万元、3.3万元。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药效争议

在泰国、印尼等地区,连花清瘟以“中成药”“植物药”“食品补充剂”等身份获得上市许可,拿到了订单。但以岭药业旗下的中成药始终未能打开海外市场。

2019年上半年,以岭药业的海外营收583.72万元,仅占收入的0.2%,可忽略不计。医学界对中成药质疑不断,阻隔了以岭药业开疆拓土。

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不良反应和禁忌尚不明确。

一位西医临床人士告诉《21CBR》记者,对于急性病毒感染,病毒从入侵、复制、分裂到引起炎症风暴,路径清晰,针对不同治疗靶点,抗病毒的西药效果更显著。

“中医擅长温和调理,提高免疫功能。急性病上,中医一旦用药过重,可能对肝肾有伤害。”对于药物有效性问题,他坚持要以临床双盲实验结果为标准,“要用现代化的机制研究。”

中医科学院副教授孙海舒解释道,中医不只起预防作用,在不同阶段均有治疗作用,可与西医一起参与救治。“随机双盲对照固然是一种方法,但是不能忽略真实世界得来的效果,在没有得到更新的证据之前,不能推翻现有的中医证据。”

孙海舒告诉《21CBR》记者,“用西医的研究方法研究中成药,难免丧失了真实世界中的疗效。”

另一位药理研究人员表示:“中成药的治疗逻辑并非基于抗病毒,而是基于人体自我调节,有助于抑制炎症风暴,这也是中医擅长的部分,比如在连花清瘟的成分中,红景天可以促进免疫细胞的繁殖,增加患者免疫力,大黄、连翘则在外周血中抑制炎症。”

换句话说,瑞德西韦、氯喹等药物的作用靶点是病毒,连花清瘟等中成药更多是针对病体调节。

钟南山团队在针对连花清瘟的研究中,表达了类似观点。团队发现,该药对抗新冠病毒作用弱一些,但对于因病毒引起的组织细胞损伤,炎症损伤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对于轻症和普通患者,是有效的。

一款连花清瘟火了这家公司!市值冲上400亿,老板是“最富院士”

钟南山公开表示,对病毒的转阴,和对照组相比,有缩短倾向,但还没有达到统计学水平。

面对中成药争议,以岭药业曾尝试展开更多临床研究。

2015年12月,连花清瘟胶囊获准进入美国FDA二期临床研究,成为全球第一个进入美国FDA临床研究的治感冒抗流感复方中药。

连花清瘟胶囊计划在美国6个州共30家临床研究中心进行试验,评价连花清瘟不同剂量、不同给药时间,在退热、缓解肌肉酸痛、改善咽痛和咳嗽等症状上的疗效和安全性。不过,四年过去了,该项目仍处于病例入选阶段。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强调,中医和西医对疾病的认知思维角度不一样,“三药三方”逐步纳入诊疗体系中,是在各地观察,汲取经验后的决策。

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此次获批,能否为以岭药业打开海外市场,拭目以待。


(编辑:鄢子为)
相关标签: 连花清瘟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