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5-07
作者对版权归属问题的“抗争”,根本原因在于收入减少。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始料不及。

阅文集团原CEO吴文辉等五位高管的出走事件,竟牵扯出一场关于免费还是付费阅读以及作者合同争议的风波。

过去五天,阅文集团三度发布声明,回应“全面免费”、“占有作者版权”等争议问题,依然未能有效安抚作家们的情绪。5月5日,网文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活动,希望通过停止更新的方式维护权益。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5月6日,就“作者合同争议”问题,阅文集团召开首场作家恳谈会,参与方包括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及多位作家。针对近期的争议,阅文集团明确回应,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将在双方自愿前提下,为作者的著作财产权匹配对应的权益;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

程武在恳谈会上提到,此次饱受质疑的合同属于多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并非管理层实施的新政,“新团队不可能在4月27日刚接手,就在28日不了解具体情况下推出新合同或任何新动作。” 此前,阅文方面已经解释,引起争议的合同早在2019年9月上线。

程武表示,对于现有合同,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不过,恳谈会上的回应未能打消作家们的顾虑,一位阅文签约作家茂森告诉《21CBR》记者,对于作者呼声最高的把版权归还作者,阅文并没有让步,“阅文的态度很明显,虽然我们早就知道对方不会让步。”

著作权到底归属谁?

在有争议的合同中,规定作者协议作品的汇编权、改编权、复制权、翻译权,以及周边衍生品开发权等独家授权予阅文,而独家授权期限由签署之日起至著作财产权保护满之日。

程武在恳谈会上解释,著作权分为著作财产权和著作人身权,且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阅文只是通过合同获得了运营作者的著作财产权的权利。未来,阅文也会考虑向作者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著作财产权的授权选择交给作家。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对于作家与阅文平台的关系,阅文回应称双方属于合作关系,至于合同中写的作家与平台不存在“劳务雇佣关系”,是为避免双方的合作关系被误认为劳务关系,导致作者纳税时稿酬等收入被计为劳务报酬。同时,阅文强调,作家福利政策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不会取消。

不过,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的牛亚东对《21CBR》记者直言,该份合同确实存在“店大欺主”的霸王条款。

牛亚东表示,阅文合同中的财产权被一次性买断了,在整个著作权规定的周期内,作品产生的财产均归阅文所有。而在正常情况下,签独占都是有一定限制的,阅文的合同没任何限制。而在权利义务方面,阅文对自身权利进行了各种保障,但作者只有一个支付期限的权利,存在不对等情况。

不平等还体现在新合同中的“优先权”条款,规定作者最后一本协议作品完本后一年内开始创作的新文字作品,阅文优先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及许可使用权。若作者在上述期限内未创作新作品,阅文仍优先享有作者在期限后创作的第一部新作品著作权。

牛亚东律师解释,这意味着,“双方协议期满后,甲方还要拿走乙方一定时间创作作品的权利,乙方在这段时间不创作,下一部作品仍归甲方。”

免费阅读是否会削减收入?

对于作者的收益分成,引起争议的合同规定,将单章订阅电子销售、版权授权收益等项目分成比例改为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作者分成50%,扣除运营成本收益为零或负数时就没有分成。

此前合同并未提及“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因此部分作者认为,阅文的运营成本对作者并不透明,会进一步摊薄作者的收入。

侯晓楠在恳谈会上指出,付费阅读要继续巩固并做大,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但会明确作家收益,同时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而无论哪种模式,作家均可自主选择。

不过,对于运营成本非透明,作者收益减少的问题,阅文在5月6日的恳谈会上没有直接回应。

作家茂森对《21CBR》记者表示,最大的问题在于阅文对免费阅读和净收益的规定,“作者的收入难保证,有点不透明,比如营运成本,作者根本无从知晓,按照现在的趋势,阅文的部分免费化是一定会实现的,但免费化下的作者收入来源,并没有细说。”

牛亚东律师则指出,甲方的宣传等成本计入后,容易摊薄作者本就不高的收入,甚至在限免情况下,没有利润。

作家仍顾虑重重

截至2019年底,阅文共有810万名入驻作家,作品数量达到1220万部,自有原创文学作品1150万部。阅文合同规则的修订, 事关数百万作家的去留。

对于阅文提到的通过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作家茂森提到,原本合同就有多种版本,现在网上流传的都是普通作者的合同。

大神、白金级和外请作家的合同均不相同,阅文很难著作财产权的选择权交给普通作家,“因为整个产业链已经建成,新丽传媒、喜马拉雅、懒人听书、腾讯漫画、腾讯视频,这些都是捆绑着上游的IP端。”

茂森对记者表示,在 2008年左右,起点改过一次合同,收走了作者的版权,这件事导致当年一部分作家出走。此次作者对版权归属问题的“抗争”,一方面是因为作者的版权意识提升,用以前的合同很难让作者让步,但根本原因在于收入减少。

阅文回应“霸王合同”争议,1月内推新合同,810万作家能熄火吗?

“现在阅文的战略以IP营运为核心,而IP营运跟作者没有关系,而阅文为了IP营运实行免费化阅读,削减了跟作者有关系的订阅收入,才引发作者的反弹。”茂森说。

茂森希望阅文能够让渡一部分,比如让平台拿走影视版权,让作者拿漫画版权,或者给作者一定版权出卖的决定权,让作者的版权不至于完全被阅文把控, “如果作者没有一点版权,这种合同的再度出现是必然的。”

正值《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正在征求公众意见,一位作家告诉《21CBR》记者,她已经在人大网上提交了修改意见,希望将著作权归还作者,作者有权参与财产权的议价和决定。

茂森则针对草案中的第八条“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提出意见,他认为目前阅文具备了与集体管理组织相适应的体量,应当将类似公司纳入集体管理组织的监管。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阅文  
0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