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产 >> 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总陈军大瓜:绿地4000亿路上的反腐插曲

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总陈军大瓜:绿地4000亿路上的反腐插曲

唐韶葵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5-18
一起桃色事件引发的贪腐调查。

1-5ddc8753ec3fb

5月16日傍晚,绿地集团官微发布一则声明,内容是关于近期一则举报事件的。这份声明由绿地集团纪检监察室发出,澄清了被举报高管是京津冀事业部营销负责人陈军,而非同名集团高管,并透露京津冀事业部区域监察部正对举报信反映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微信图片_20200518100126

举报事件始于5月11日,名为“VS生生不息“的微博个人账号发布一封“致绿地集团张玉良董事及各位执行总裁”的实名举报信,举报“绿地集团现任高管陈军与其合法妻子、绿地集团现任员工张雨婷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以及严重经济违纪”。该博主自称为张雨婷的合法丈夫史睿生,现居澳洲。

举报信透露,2月29日,陈军在张雨婷未取得毕业证和学历认证的条件下,破格将当时正在实习的张雨婷录取为自己秘书。不久后的2020年3月初,两人发生了不正当男女关系。目前张雨婷已怀孕两月。由于举报信未写清楚陈军的具体职位,绿地集团旗下绿地香港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陈军一度“躺枪”。

 区域营销总的桃色事件 

 这起桃色事件在5月16日开始舆论发酵,绿地集团于当天傍晚发布上述声明。与在绿地声明之前的5月16日下午,史睿生再次发布微博称,绿地相关部门调查证实,事件主角陈军是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管理部总经理。“目前(绿地)纪委就我实名举报的陈军张雨婷婚内出轨怀孕及严重经济问题高度重视,正在进行公开公正透明的内部调查”。

值得关注的是,5月17日下午,史睿生再度在微博放出张雨婷录音,披露了更多陈军个人财产信息。

从此前史睿生公开的举报信、录音、视频来看,有几个关键信息或成为绿地宣布启动调查的原因:史睿生与张雨婷在澳洲和中国均已结婚,具有合法婚姻保障;此前已经通过绿地集团面试并进入绿地实习的张雨婷,在2月3日绿地集团正式复工后,被陈军安排担任其秘书,并于2月29日破格转正;张雨婷在录音中承认孩子是陈军的,医生预估孕期已有3周,而史睿生5月11日所发举报信里面提及张已怀孕2个月,说明其早于一个月前已经开始实施取证;张雨婷在录音中谈到了钱,“这个钱……无所谓,都不是从他那出的钱,账面上的钱都由(有)我们的办法洗干净了,如果到银行账户的钱一分都不会动,有的话都是现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通过微博、微信联系史睿生,截止发稿时止,未获回应。事件男主角陈军的微博名为“长春陈军”,仅于2013年4月16日开通微博当天发布过一条信息;女主角微博目前已注销。由于记者无法联系事件三方关键人物史睿生、陈军和张雨婷,对于上述微博号发布的录音真实性,尚待考证。绿地方面除了公开声明之外,表示事件仅涉及公司一名中层的私德问题,不愿多做评论。

 反腐、内查:房企内部管控不断升级

房地产是资金密集型行业,随着近几年销售规模的增长,企业内部资金管控渐趋复杂,内部人员一旦涉腐,对企业的产品质量、品牌形象、利润、商誉等均会带来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近两年来,包括中粮、雅居乐、朗诗、保利、融创、万达、复星、新华联、中梁、祥生、新城控股等等房企在内,都在推动内部反腐。这些案件涉及金额少则几万多则上亿。业内人士认为,房地产行业逐渐走向精细化发展过程中,只有行业内的各个主体内部管控不断优化、升级,才有利于行业整体健康发展。

与行业其他头部房企相比,绿地近年来罕有公开披露的反腐事件。据相关人士透露,作为头部房企,绿地内部一直有开展反腐、内审工作。此次公开发声明,是因为舆论误会了集团同名高管。此前大部分反腐、内审都是以内部处理形式完成的。

绿地公开可查的最近一次反腐事件发生于2015年,时任绿地集团安徽事业部董事长石文红(后任绿地集团副总裁)因涉嫌对安庆城投公司原董事长张吉林121万元贿赂被批捕。

而此次桃色事件的主角陈军,在绿地集团管理体系里仅仅是一名中层人员。但区域营销总是业绩增长的关键人物,营销部门也是和钱打交道最多的部门之一。

综合公开资料与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陈军在2012年-2014年一直负责绿地东北地区营销,掌管绿地东三省10城近40个项目,期间将营销业绩从52亿做到200亿。两三年间,陈军从绿地集团东北事业部哈尔滨城市公司营销总监、绿地集团东北事业部营销总监,升迁到绿地集团东三省营销总负责人。

绿地集团销售金额曾在2014年首次超越万科,成为全行业第一。陈军在区域营销体系中的升迁与调任,不乏这几年绿地用人策略与战略调整的影子。

2014年,陈军领衔的东三省十城,三十余个项目的东北事业部、辽宁事业部贡献近百亿的份额。但2015年上市之后,绿地东北市场也急转直下。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曾在2016年业绩快报媒体沟通会上,坦承2016年绿地退房金额(多数集中于2014年、2015年销售)高达280亿元,其中销售每况愈下的东北地区,退房金额也有三四十亿元之多。

反观陈军的履历,大约在2016年前后,陈军曾经跳槽至碧桂园、中梁,2019年又回到绿地,担任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部总经理。陈军的新阵地-京津翼地区对于绿地销售业务增长也很重要。自2006年进入北京以来,绿地华北区域在2017年已接近200亿销售规模。按照当年绿地全国销售3000亿元匡算,京津翼地区销售占比约为7%。

绿地曾于2017年提出未来3年实现5000亿销售目标,后来因应市场行情调整为4000亿。2018年,绿地进入战略调整关键时期,在基建、金融、康养等产业投入更多资金,以应对市场变化。

随着业务调整与经营业绩变化,绿地内部人事调整时有发生。多元业务模式的发展同时带来人员架构的调整与优化。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绿地的九个区域管理总部,已有超过一半的区域总部发生了高管变更。比如2018年,绿地原京津冀房产事业部总经理欧阳兵调任绿地城市投资集团副总裁,京津冀房产事业部总经理由副总经理潘伟接任;绿地江西事业部总经理由任虎变成了李景斌;绿地原山东事业部总经理金成发离职,绿地原海南事业部总经理助理张昊接任。

不仅区域负责人频繁变换,绿地还大手笔进行区域合并。2019年年底,绿地成立粤港澳大湾区指挥部,将业绩欠佳的广东事业部并入其中,由绿地香港主管。

绿地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销售金额3874.9亿元、3880.42亿元,距离4000亿销售目标仅一步之遥。绿地2020年一季报显示,绿地现金流已实现连续15个季度为正,但也有短债偿还与高负债的压力。数据显示,2015-2019年、2020年一季度,绿地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8.04%、89.43%、88.99%、89.49%、87.94%、88.53%。2020年绿地有五笔美元债即将到期,规模合计14.3亿美元(约合100亿元人民币)。

如今,一次内部贪腐调查,因一名区域中层人员的桃色事件,将绿地推到舆论风口,这会给奔赴于4000亿道路上的绿地带来什么变化?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原标题:深度丨绿地京津翼事业部营销总陈军大瓜:绿地4000亿路上的反腐插曲


相关标签: 绿地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