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车与出行 >> Uber收购Grubhub:网约车和外卖的结合有没有春天?

Uber收购Grubhub:网约车和外卖的结合有没有春天?

锌刻度 来源:钛媒体 2020-05-18
以疫情为契机,Uber与Grab成了同道中人。

“我们将辞退3500名前端客服人员,今天将是你们在Uber工作的最后一天......谢谢您对Uber所做的贡献。”近日,Uber客户服务部负责人鲁芬·查韦洛含泪宣布裁员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

按视频内容来看,共有13%的Uber员工受到此次裁员风暴的波及。“受疫情影响,公司客户量大幅减少,让财务状况也呈现不理想,在这样的情况下,Uber不得不选择裁员来拯救公司发展。”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出行业务受阻的Uber,其旗下的外卖业务Uber Eats却在疫情助力下实现逆袭。数据显示,Uber外卖业务一季度订单量同比增长53%。这启发Uber找到了应对疫情的好办法——向其竞争对手Grubhub提出收购,全力布局外卖业务。

而更大程度上,眼下Uber之所以全力进军外卖领域,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危机,更是将之视作一个能够突破业务瓶颈的新路径。

发力外卖的底层逻辑

对Uber而言,顺应疫情趋势,将发展重点放到外卖领域确实是一步好棋。

首先是出于生存危机的考量。

在疫情影响下,Uber的出行主业遭到严重打击。据一份报告显示,Uber全球总预约量下降高达80%。这让Uber不得不选择裁员减亏,“随着人们出行的次数减少,导致的结果是,我们许多一线客户支持员工的工作量都不够。由于不知道恢复需要多长时间,我们正在采取措施使成本与当今的业务规模保持一致。”

ffdb0a4bf28649698c4ee6ffdc5a56b3受疫情影响,Uber的出行主业遭到严重打击

而其实早在疫情之前,Uber就已经长期面临业绩萎靡、增长放缓的困境。相关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的三年间,Uber的运营亏损已经超过100亿美元。为此,Uber在从去年7月份到10月份,就进行了多轮裁员,共解雇了1000多名员工。

出乎意料的是,其外卖平台Uber Eats的业务量却在疫情之下实现了逆势增长。Uber一季度财报显示,Uber Eats业务营收为8.19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3%。因此,对迫切需要别的盈利渠道以弥补主业亏损的Uber来说 ,重点发力现阶段更具发展前景的外卖业务,是显而易见的选择。

其次是出于持续发展的远虑。

根据消费市场分析公司第二测量(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去年10月,Uber Eats的市场份额约为20%,Grubhub为30%,均落后于DoorDash35%的市场份额。那么,等到Uber完成对Grubhub的收购,两者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将一举超过DoorDash跃居首位,大大增加双方在外卖行业的竞争优势。

“在我们的行业,整合可能是有意义的,而且像任何负责任的公司一样,我们总是在寻找增值机会。”正如Grubhub方所言,这种商业联合对彼此都是一次巨大的业务促进。

受收购消息推动,Grubhub股价一度暴涨38%,市值接近60亿美元,收盘时该公司股价上涨29.07%至60.39美元;Uber的股价也一度上涨9%,最终收涨2.4%至32.4美元/股,市值达到 562 亿美元。

但最新消息显示,两家公司还无法就交易价格达成共识,且未来双方还将面临政府及反垄断机构的重重审查。

“Uber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向司机支付基本生活工资,而Grubhub则存在通过欺骗策略及勒索费用剥削当地餐馆的‘黑历史’。”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主席戴维·西西林在一份声明中如此表示。

这起牵动人心的收购案到底能否成功,还存在明显的不确定性。

有跨界的基础吗?

事实上,Uber如此看重外卖业务,还在于其本身主打的出行主业能与外卖业务达成完美的反哺关系。

众所皆知,共享经济的最大优势在于,能让整体的运营成本降低。在此基础上,想要获得更大收益,就必须想尽办法扩大用户群体并激发他们持续使用,外卖就是一个可包含多种品类的高频次消费行为,且出行成本低有更大降价空间让利于外卖用户,增加用户粘性,两者结合属于优势互补。

而多年发展出行业务,为Uber带来了既定的物流网络、大量的司机资源(送餐人力),以及线上的技术优势,这些都是发展外卖业务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在财报发布会上,Uber首席执行官科斯罗萨西表示,“Uber Eats一季度的增长已超过内部预期,预计二季度增长率也会大幅提高,甚至成倍增加。”

由持续增长的订单所带来的营运压力,被已有的运力基础完美消解——因短期内外卖订单的激增,约有40%的活跃Rides司机在4月份被交叉调度到Eats业务中,这是历史上的最高纪录。

与此同时,Uber还在不断开发和试验,如推进与各地商超合作开发外送服务,这样全新的外送服务模式。

在西班牙,Uber通过与Galp的服务站达成合作,在15个城市提供食品、药品和清洁产品等的送货服务;在法国,Uber和超市巨头家乐福达成配送协议;在巴西,Uber和多家宠物店和药店签约……

这些举措也为因疫情投闲置散、收入大减的司机们,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如他们可以在Uber Eats、Uber Freight上接收外卖或货运订单,也可以在Uber早前发布的临工计划“Uber Works”中应聘公司内部的仓库和客服等其他岗位。

更重要的是,随着外卖业务的不断拓展,Uber的业务完全可以向着涉及电动车、货车等其他出行方式的领域延伸。Uber此前收购共享单车初创公司JUMP,就透着些许从这个角度考虑的意味。

或是出行平台的大势所趋

面对当下这波由疫情带动的线上消费热潮(特别是食品交付),有观点认为,“Uber以共享乘车而闻名,但必须怀疑未来的结果是否会由企业对企业、食品配送和货运等风险驱动。毕竟,新的消费者行为可能会决定乘坐共享比过去更没有意义。”

基于新消费行为的产生,有识之士都会顺势改变发展策略,就像眼下的Uber,也像早已行走在跨界道路上的东南亚打车租车服务供应商Grab。

“我们可以让司机在高峰时段载客,午餐和晚餐时间送外卖,中间时段送快递。”Grab主席Ming Maa对出行平台进入外卖领域有更加清晰的认知:用一套运输网络系统提供各种不同的服务,整个网络的效率就越高。这样既可为司机提供更多的赚钱机会,也能降低为消费者送货的成本。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透露,曾建议Uber的董事长和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你的敌人将来有可能是亚马逊,把资源集中到美国的UberEats和欧洲市场,这样资本使用效率更高。”

以疫情为契机,Uber与Grab成了同道中人。

最新消息显示,Uber将关闭在在捷克、埃及、洪都拉斯、罗马尼亚、沙特阿拉伯等八个国家的Uber Eats外卖业务。Uber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此举与我们将能源和资源集中在Eats全球头部市场的战略是一致的。”这充分展示了Uber向外卖领域大力进军的决心。

从Uber和Grab的选择可以看到,面对新的消费趋势时,转型是谋求进一步发展的必然趋势,至于外卖领域成为他们的首选,不过是因为在现阶段其与两者原先的主营出行业务有着超高的贴合度。

甚至可以据此可以大胆假设一下,出行平台更长远的未来,是基于现有物流、人力等基础,成为一个全面覆盖用户多种需求的综合型超级平台。就像从单一的打车平台,过渡到为东南亚8个国家和地区超过3600万用户,提供运输、外卖、快递、移动支付和金融等服务的Grab。

毫无疑问,跨界发展在最开始更多只是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可能性,而想要收获好结果,需要企业更多的探索与实践。不过即使最后失败了,也比因固步自封被市场淘汰好得多,难道不是吗?

原标题:Uber收购Grubhub:网约车和外卖的结合有没有春天?


相关标签: Uber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