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瑞幸管理层大洗牌,陆正耀遭逐,郭谨一出任CEO

瑞幸管理层大洗牌,陆正耀遭逐,郭谨一出任CEO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7-14
退出董事会后,陆正耀仍掌握着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1-5edde87a358f8

瑞幸咖啡的“内斗”大戏告一段落。

7月13日,瑞幸咖啡(LK.US)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月5日和7月12日举行了特别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根据会议结果,董事会董事及瑞幸咖啡前代理首席执行官郭谨一已被委任为董事会主席及CEO(首席执行官)。

会议结果显示,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和邵绍锋已退出董事会。由提名委员会主席、独立董事庄伟元提名,杨杰和曾英被委任为董事会独立董事,查杨及刘峰被委任为董事会独立董事。

经过这场管理层洗牌后,新董事会成员共8名,包括5位独立董事和3名管理层成员,独立董事占绝对多数。 

根据此前的内部调查结果,瑞幸咖啡伪造交易始于2019年4月,2019年净收入被夸大约21.2亿元,成本支出虚增13.4亿元,公司前CEO钱治亚、COO刘剑曾参与造假。

另据媒体报道,有迹象表明董事长陆正耀参与造假,并且试图阻挠调查,瑞幸咖啡的投资人刘二海和黎辉对造假行为并不知情,没有证据证明以郭谨一为首的现任董事会成员参与造假。

表面上看,一场争夺公司控制权的战斗暂时平息。实际上,两股势力仍在明争暗斗:一边是以黎辉、刘二海为代表的机构股东、独立董事急于将陆正耀扫地出门,夺取实权;一边是以陆正耀为首的“神州系”负隅顽抗。

从风光上市到匆忙谢幕,再到混乱内斗,瑞幸咖啡未来的命运依然扑朔迷离。

退居幕后

陆正耀虽退出董事会,他本人对瑞幸咖啡的影响力并未完全削弱。

陆正耀的继任者郭谨一,出自“神州系”,2016年开始担任神州租车的时任董事长陆正耀助理,2018年瑞幸成立时,成为联合创始人,曾负责瑞幸咖啡的门店拓展和供应链管理。此外,新入局的两位独立董事曾英与杨杰,是7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由陆正耀一方提名进入。

陆正耀从台前转到了幕后。凭借最大股东的地位,陆正耀仍牢牢掌握着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21日,陆正耀家族持有瑞幸咖啡约6.82亿股股份,累计持股比例为33.66%,钱治亚持股比例为15.4%。

五个月后,陆正耀的持股比例大幅下降,但依然是瑞幸最大的股东。截至6月26日,陆正耀家族及钱治亚持股合计12.45%,投票权合计45.05%,高于其他股东。

陆正耀并非高枕无忧,他的压力来自外部贷款机构。2019年9月,陆正耀曾以瑞幸咖啡股票为担保,从瑞信集团获得5.33亿美元贷款,目前该贷款仍有超3亿美元的缺口。

由于质押股权爆仓,瑞信、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银行,分别在英属维京群岛和开曼群岛两地法院要求对陆正耀家族及钱治亚持有的公司进行清算。

6月21日,开曼群岛法院做出判决,支持瑞信银行关于清算陆正耀家族控制的两家实体(分别简称为“Primus”和“Mayer”)的请求。

7月6日,英属维尔京群岛商业法院审理瑞士信贷要求清算Haode Investments Inc.和Summer Fame Limited的案件,这两家机构持有陆正耀与钱治亚旗下剩余的瑞幸股份。案件的裁定结果将会直接影响瑞幸咖啡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陆正耀的股权被清算,他就失去了投票权。对投资者甚至对公司,未必是一件坏事。” 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告诉《21CBR》记者。

截止发稿,该案尚未公布判决结果。若陆正耀和钱治亚所持瑞幸股权被清算,持有瑞幸7.15%股权的大钲资本将成为第一大股东,瑞幸咖啡的实际控制人将易主,现有董事会结构可能会再次重组。

届时,陆正耀是就此放手,还是另寻他法夺回掌控权?这将会是一大悬念。

剩余价值

从瑞幸咖啡董事会的现有格局来看,将涉及造假风波的管理层全部替换,对公司走上良性运营道路有帮助。

6月29日,瑞幸咖啡已从纳斯达克停牌,交易所退至粉单市场(Pink Sheets,场外交易市场)后,瑞幸的股票不仅没有崩盘,反而一直保持活跃。

当地时间7月13日开盘价为3.49美元 /股,相较退市停牌时的1.38美元 /股,上涨了一倍多。投资者对瑞幸私有化及新管理层帮助瑞幸复苏似乎抱有一定期待。

郝俊波认为,如果瑞幸后续经营得好,股票可能再涨,但交易量会小很多,价格也不会太高。

鉴于造假风波带来的负面影响,瑞幸未来获取融资的可能性极小,资本层面的价值一落千丈,遍布全国的门店营销网络和用户规模,是仅剩的“底牌”。

瑞幸咖啡退市后,其在全国的4000多家门店、3万多名员工保持正常运营。《21CBR》记者注意到,财务造假事件曝光后,瑞幸并没有出现大规模关店潮,其官方微博仍保持高频更新,持续在推新品。记者走访多家位于广州市的瑞幸咖啡门店店员强调,退市不影响该店正常经营。

“就运营层面而言,瑞幸的剩余价值非常大,门店规模、产品创新以及整个商业模式等方面,仍存在不少亮点,很多机构和金主伺机进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21CBR》记者分析,未来瑞幸被收购的可能性比较大,至于瑞幸还有多大剩余价值,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瑞幸的整个顶层设计需要梳理完善,二是能够稳定门店和消费者运营,保证自身具有造血能力。

“收购完后的可持续性去到哪里?他的差异化竞争力存在多少?这是很多金主要考虑的问题,但整体我还是相当乐观。” 朱丹蓬表示。

瑞幸回归正轨之前,除了混乱的“内斗”,还面临投资者诉讼、行政处罚、刑事制裁等外部压力,美国已有多家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诉讼。 

郝俊波向《21CBR》记者表示,瑞幸咖啡退市了,但公司没有破产,从理论上来讲,有赔偿义务,也有一定的赔偿能力。此外,投资者的诉讼期一般需要两三年时间,无论股权和管理层如何变更,对投资者集体诉讼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债权人是瑞幸最大的威胁,如果资不抵债,他们可以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清算。” 郝俊波认为,瑞幸唯一可以做的是,通过现有新管理层,保持公司正常运转,获得更多盈利,慢慢解决债务问题,未来还有发展的可能性。

瑞幸能否安然度过危机,东山再起?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

相关标签: 瑞幸咖啡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