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杨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7-16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7月16日,中芯国际终于登陆A股市场,发行价27.46元,收市为82.92元,涨幅为202%,市值站上6000亿人民币。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当下,美国频频在芯片领域“卡脖子”,这家中国大陆最先进的芯片代工企业,价值不言自明,上市之路创造多项第一:

上交所受理到成功过会,用时仅有19天,科创板审核最快;

融资532.3亿元,科创板迄今规模最大,也是近10年A股最大的募资;

A股市场中,半导体领域值市值最高上市公司。

整整20年时间,中芯国际迎来一个全新的起点,波诡云谲的国际环境下,它的任务格外艰巨。

台湾班底创办,一度高开低走

中芯国际的起步,与一名叫张汝京的台湾人有关。

2000年,张汝京参与创立的芯片代工企业由台积电收购,他壮志未酬,拉上300名台湾工程师,以及100多位欧美日韩的专业人士,来到中国大陆“二次创业”。时任上海市长徐匡迪亲自带他考察浦东,最终选址上海张江。

半导体行业投资巨大,一座工厂投资动辄数以美元,张汝京在德州仪器从事12年工厂运营,业内正好有“建厂高手”的称呼。中芯国际的首座8英寸晶圆制造厂,仅用13个月时间,便实现试产,后来一口气在上海共建了3座8英寸芯片厂。

有参与者回忆,建厂时,他亲力亲为,初期每天在厂里巡视数次,每次要花约两个小时,开工第一天,带领管理层到无尘室,亲自用酒精沾布,蹲在地上擦地板。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 来源:视频截图

成立初,张汝京募集了10亿美元,刚上半导体业处于低谷阶段,他又逆势并购,收购二手设备以及摩托罗拉制造工厂,大大降低扩张的成本。

到了2003年,中芯国际已拥有6座工厂,产能进入全球半导体代工行业的前三甲,仅次于台积电和台联电。

2004年3月,中芯国际在美股、港股两地同时上市,募集资金高达约150亿元,补足弹药的中芯国际,保持扩张势头,先后在成都、武汉、深圳开建工厂。可惜,因外有知识产权纠纷,内有股东利益冲突,蒸蒸日上的势头很快调转,高开低走。

2003年开始,台积电指控,中芯国际挖角掌握技术机密的高层,窃取生产技术,180纳米芯片生产线采用的工艺约有9成台积电,连张本人也承认,“确实犯了错误”。

双方本达成和解,仅过一年时间,台积电又以不遵守和解协议为由,发起二次诉讼,2009年,中芯国际败诉,向台积电支付2亿美元和10%的股权实现和解。

张本人又有极强的抱负,为追赶先进持续投资,比如未消化完8英寸生产线的投资成本,即大规模布局12英寸生产线,公司成立前9年,常年亏损,从未有一个完整年度实现盈利,财务投资的股东怨声载道,股价也大幅下滑。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恰好,台积电在和解协议中,提出张汝京的离职条款,内外交困,张于2009年11月不得不离开中芯,他离任后,公司管理层几经更迭,直到2017年,才形成双CEO制度,公司COO赵海军受到提拔,又引入台积电资深研发处长梁孟松,担任联席CEO。在招股书中,两人均在5名“核心技术人员”之列。

两人主政后,中芯国际开始稳定盈利,一度也慢慢淡出舆论场,直到2018年美国挑起“封芯”事件。

因管制而生,华为的备胎

中芯国际创立的初衷,即存在复杂的国际政治背景。

1996年,美国牵头33个国家,签订了一个“瓦森纳协议”,对半导体等这类涉及军事的高科技装备进行出口管制,中国在被管制之列,进口设备一般按照“N-2”的原则审批,一般比最先进的技术晚三代甚至更长。

中国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只有找到海外合作伙伴,才能设法突破“瓦森纳协议”,这是当初上海等地支持中芯国际的重要原因。

中芯的股东来自全球各地,起初为确保独立性,即便国有资本,也未派驻管理层到公司;张汝京又是美籍台商身份,承诺产品严格只用于商业用途,这样有助于从美国等获得进口设备的出口许可。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张汝京任内,中芯国际带动了大陆半导体技术的迭代,2001年时,国内最先进的技术不过0.35微米,到2009年,公司已顺利拿到32纳米的生产设备。

据称,在离开前,中芯在芯片制程上比台积电只落后1代左右,且有望赶上他们。

公司在财务转好后,也不断提高在技术方面的投入。

从2017年到2019年,中芯国际的研发人员占比,从10.95%增长到16.02%,人数高达2530人;研发支出的收入占比,常年居国内半导体企业之首,在2019年达到22%,总支出达到47亿元。

巨额研发投入,也有所收获。中芯国际的14nm(纳米)制程晶圆已正式量产出货,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实现该工艺晶圆代工企业。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

然而,董事长周子学也承认,在先进工艺线宽这一关键指标上,与业界龙头企业存在差距。

比如,台积电早在2018年即开始量产7nm制程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业务,5nm制程也在今年开始量产。

截至目前,在7nm制程方面,仅有台积电与三星两家企业掌握量产技术。中芯国际正在推进N+1和N+2工艺, 据梁孟松透露,两种工艺非常接近7nm工艺。

过往两年,中芯国际的关注度却不再局限于技术,而重新回到它成立的起点。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美国在芯片领域频繁打压中国企业,华为保密柜内的备胎海思芯片也不得不“转正”,在台积电断供的威胁下,中芯国际又被业内认为是华为“最后的备胎”。

两家公司共同承载着国人改变“缺芯”之痛的期许,迎来前所未有的注意力。

2020年6月,中芯国际获得华为海思半导体的14nmFinFET(Fin Field-Effect Transistor ,指鳍式场效应晶体管))工艺芯片制造订单,已使用到荣耀Play 4T等产品。据光大证券研报,华为海思已是中芯国际第一大客户,贡献约两成营收。

可以说,中芯国际的宿命,已经不是一家纯粹的商业公司。

资金饥渴缓解,钱却不是万难的

中芯国际这一轮融资高达532亿,芯片的赛道,是烧钱的。

根据IBS统计,随着技术节点的不断缩小,集成电路制造的设备投入呈大幅上升的趋势。以5nm制程技术节点为例,其投资成本高达数百亿美元,是14nm制程的两倍以上,28nm的四倍左右。

半导体行业技术越是往前推进,耗资越大,头部效应愈加明显。一个佐证是,2019年,台积电的研发支出高达211亿,接近中芯国际的5倍。

“集成电路晶圆代工行业,从前期设备的投入,工艺的研发到人才梯队的培养,都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周子学称,对于动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生产线的投入,大多数企业的资金实力,无法满足大规模扩产的需求。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来源:中芯国际官网

由于先进工艺生产线的扩产尚未体现规模效应(即便刚量产的14nm,在今年第一度营收占比仅为1.3%),中芯还一直面临较高的折旧压力,过去两年,毛利率低于同行业,主营业务的净利润为负。

出于战略考量,国家层面在不断加大对中芯国际的支持力度,特别是资金。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过去三年,企业享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0.24亿元、11.07亿元、20.39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82.23%、148.09%、113.69%。

今年5月,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和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又分别向中芯国际间接控股公司“中芯南方”注资15亿美元和7.5亿美元。

然而,芯片行业,没有钱固然万万不能,钱终究却不是万能的。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周子学即公开坦承,资金之外,中芯国际高端专业技术人才不足,与国际顶尖技术水平有差距。

集成电路晶圆代工行业对原材料和设备有较高要求,在2018年的一次访谈中,他表示,即便再过30年,中国也不见得能把世界上最先进的半导体设备做出来,“发展半导体产业必须长期艰苦奋斗”。

如今,部分重要原材料及核心设备在全球范围内的合格供应商数量较少,大多来自中国境外。

以制造 7nm以下节点工艺必备工具EUV光刻机为例,只有荷兰阿斯麦公司才可以生产,不只造价高昂,美国更处处掣肘,中芯要往前走,也不会太过平顺。

20年,6000亿!风口中的中芯,沉重的宿命

一个引人注意的信号是,科创板上市第一天,中芯国际H股却暴跌25%,真正的市场并不相信虚妄的概念。

回归A股市场,收获数百亿融资,中芯国际资金饥渴大为缓解,摆脱芯片“卡脖子”之痛的任务,它才刚刚开始。

题图来源:VCG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