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偏居浙江县城,一家千亿级光学巨头悄悄潜伏着

偏居浙江县城,一家千亿级光学巨头悄悄潜伏着

陈晓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8-22
舜宇甘为配角,以低调的生存哲学默默做大。

光学巨头舜宇的成长依然强劲。

本周,舜宇光学公布业绩,2020年上半年,收入188.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1.1%,净利润为17.5亿元,同比增长22.2%。截至8月21日,公司市值约为1200亿元。

舜宇是全球最大的手机镜头供应商之一,常年位居行业前二名,刚刚过去的7月,就提供了1.36亿个镜头,供应给华为、OPPO、VIVO、三星等知名厂商,只是隐藏身后,不为人所知。

很少有人想到,这家光学巨擘出身乡野,总部偏居在浙江小城余姚,本是一家乡镇企业。36年的大浪淘沙,同时代的企业多数湮没,而主动选择“配角”战略的舜宇,规模越来越大。

在IoT时代,光学镜头是最重要的元器件之一,舜宇也远没到天花板。

甘为配角

舜宇光学的创业,要追溯到1984年。

当时,浙江县城余姚,见效快、投资少、技术含量低的乡镇企业星罗棋布。余姚粮食局和城北公社希望办一家有科技含量的工厂,由时任余姚电容电器厂质检员的王文鉴,带着8名高中毕业生前往浙大学习光学冷加工技术,学成后创办余姚第二光学仪器厂,贷款6万元从一间小作坊起步,做的是照相机镜片。

舜宇余姚产业基地,图片来自财报

创业未久,获悉天津照相机公司正扩大产量,需要光学冷加工的供应商,王文鉴立即行动 ,找到这家国内顶尖的国营照相机企业。有感于他千山万水赶过来,对方给了小作坊一次试制机会,舜宇75天内成功交付1000套合格镜片。为保证质量,王文鉴特意从上海海鸥照相机厂请老师傅对待送的样板逐套检验。

由此发端,王文鉴乘胜追击,迅速与杭州照相研究所、江西光学仪器总厂等建立合作,在光学领域站稳脚跟。

向终端大厂提供光学元器件的商业模式,其后36年一以贯之,只是核心客户群一轮一轮地替换,起初服务国营照相机厂,后切入尼康、索尼、佳能等国际品牌的供应链,又相继为外资和国产手机制造商供货。

2000年前后,日本出现带摄像头的手机,舜宇光学同期成立光电信息事业部,尝试做过不少产品,2003年进入手机摄像模组领域。五六年后,舜宇已在市场建立一定知名度,能抗衡台湾的模组公司。

王文鉴,图片来自财报

王文鉴判断手机摄像模组未来将往高像素走,原有CSP(Chip Scale Package,芯片级封装)工艺无法满足未来趋势,提前组建相关团队,购置相关设备,筹建 COB (Chips on Board,板上芯片封装)产线。

COB产线投产后,一度高像素的市场停滞,直到2010年开始爆发,舜宇得以“弯道超车”,切入多数知名手机厂商的供应链,成为智能手机领域首屈一指的供应商。

2003年,舜宇将此战略形容为“名配角”,王文鉴对此有过精辟的论断:首先,服务“名主角”,指国际光电产业著名公司,且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知名度,“配角”与“主角”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其次,配角自身要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影响力;再次,“名配角”的标杆是IT领域的微软、光学领域的蔡司和徕卡。

现在,舜宇市值千亿,收入已赶上蔡司这样的早年标杆,“名配角”策略一直未变,客户群也高度集中,比如,2019年营收为378.48亿元,最大一家的客户贡献了146.48亿元,占比高达38.7%。

据悉,舜宇的最大客户就是华为。

摄像“军火商”

舜宇光学的产品线,主要分为光学零件(镜头为主)、光电产品(模组为主)和光学仪器三大部分,最大客户群是智能手机厂商。

舜宇光学产品线

摄像功能是各大品牌的必争之地,尤其差异化硬件之一的摄像头,成为大厂角力的重点对象。

寡头的竞争态势,助推摄像头的规格持续升级,大光圈、广角、超小型化、多摄及3D应用等高端复杂的配置,纷纷登台,且不断增加每部手机的摄像头数量,以拓宽其应用场景,完善消费者在拍照、摄像及3D感应方面的体验。

这场手机的“军备竞赛”中,舜宇光学扮演的角色如同一个核心“军火商”,生意不断水涨船高,其市占率稳居全球第二,收入从2015年的106.96亿一路上扬到2019年的378.49亿元,利润从7.62亿增至40亿元。

光学零件是舜宇光学的核心盈利点,2019年,该事业部收入达到88.15亿元,毛利率高达45.2%,贡献34.5亿元的税前利润;2020年上半年,其收入为38.64亿元,同比微增2.4%,毛利率稳定在41.5%,贡献约56.7%的利润,光手机镜头的出货量,就达6.45亿个。

舜宇最大的生意,是以手机模组为主的光电产品,2019年收入为287.48亿元,占到收入的3/4,只是毛利率较低,只有9.3%。手机模组领域竞争激烈,一度大大限制了厂商的盈利能力,舜宇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水平甚至不到6%。

比如,行业一度存在 “双摄单摄化,三摄分开做”的趋势,即终端厂商自己制作双摄,向模组厂商采购单摄,三摄则分散在多家厂商完成,压低公司模组单价。

舜宇的应对策略就是不断为新产品研发及工艺创新投入资源,优化内部制造体系及管理流程,提升生产效率及良率,研发超大光圈(FNo.1.27)等高规格手机摄像模组,其1亿像素大像面手机摄像模组、10倍光学变焦手机摄像模组等已均实现量产。

这些行动改善了产品平均销售价格,2020年上半年,光电产品事业的收入约人民币148.74亿元,同比增长约27.3%,毛利率提升到11.1%。

此外,光学仪器则生产显微镜和智能装备,用于工业、教育、医疗领域等细分场景,收入占比只有1%左右,好在毛利率稳定在40%左右,收益不错。

驱动舜宇业绩的核心需求,依然是智能手机,手机出货量已到天花板,其成长主要取决于单机摄像装备数量的提升及配置的升级。故而,公司格外重视研发,2020年上半年,研发投入10.68亿元,同比增加约29.2%,约占总收入的5.7%。

车载新希望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头脑。舜宇的好运在于,一个新兴领域在快速崛起,就是车载镜头。

2019年,全球汽车市场销量轻微下滑。然而,在以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为代表的“新四化”趋势下,无人驾驶以及车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开始催生车载镜头的巨大需求。

在政策、互联网跨界竞争和消费者需求等因素的驱动下,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的渗透率快速提升。车载摄像头是车载成像和传感系统的重要零部件之一,超过80%的ADAS技术都会用到摄像头,主要用于影像捕捉、物体/人像识别、实时监控、智能交互等功能。

据悉,一套完整的ADAS系统一般至少装配6个摄像头,包括1个前视、1个后视和4个环视;高端智能汽车搭载的摄像头更多。特斯拉搭载的最新自动驾驶功能硬件,摄像头数量达到8个,分别为3个前视、2个侧视和3个后视摄像头,视野范围达360度,对周围环境的监测距离最远可达250米。

从趋势上看,车载摄像头渗透率会更高,特别是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其前装车载摄像头需求在10颗以上,自动驾驶技术也逐步深入,开始进入到商业化的前夜。

全球车载镜头市场蓄势待发,2019年出货量约1.45亿只,同比增速超过40%。在这个新兴赛道,舜宇是当之无愧的领先者,自2012年起,其光学连续8年出货量世界第一,特斯拉、奔驰、宝马、大众等知名企业均是其客户。

因疫情引发出货延迟,舜宇2020年上半年的出货量约为2050.6万件,同比下降约8.7%。然而,车载镜头业务依然坐稳龙头地位。

此外,舜宇也在积极介入到各种智能设备的应用,比如无人机、AR/VR 产品和全景相机等。在IoT时代,摄像头是感测、识别的关键元器件,从这个意义上说,舜宇的想象空间非常大。

在浙江民营企业中,舜宇的一大特别之处在于其股权。

1994年,公司实行股份制改制,王文鉴提出“钱散人聚”的原则,依据员工的工龄长短、岗位职责和贡献大小进行配股和量化——1993年底以前进入公司的350多名员工,全员分得股份,其后又陆续向中层以上干部和优秀员工提供股权激励。

如今,其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公司35%以上的股权,该部分价值超过420亿元人民币,因此,早年入职的厨师、门卫,现在都是千万富翁。

王文鉴个人是舜宇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只持有约3%的股权,据报道,即便连带员工持股平台中的份额,个人持股占比也不超过 7%,这在浙江大型民营企业中非常少见,本人相当低调。

叶辽宁,图片来自财报

王已于2012年辞任董事长,只任名誉董事长,退出管理一线,说得上功成身退,接任的叶辽宁1984年就加入光学仪器厂,属于公司老人,同样不显山露水,延续着“配角”不事张扬的生存哲学。

题图来源:IC


(编辑:谭璐 鄢子为)
相关标签: 舜宇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