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优胜教育,一场疑窦重重的大崩盘

优胜教育,一场疑窦重重的大崩盘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10-23
钱去了哪?窟窿多大?至今没说清。

10月21日晚7点,优胜教育CEO陈昊身穿黑色上衣,出现在直播间,双眼浮肿,表情凝重。

长达一小时的沟通会,他多次语带哽咽道歉,强调“不会跑路”“希望能多给一些时间解决问题”。

3天前,上千家长和优胜员工聚集优胜教育北京总部,要求退费,解决欠薪问题,陈当时未现身,仅以视频直播连线现场家长,短暂对话后很快挂断。

21日,《21CBR》记者走访发现,优胜北京总部已人去楼空,透过紧闭大门,能看到屋内凌乱摆放的桌椅、堆积的教材资料,门缝卡着“旺铺待租”纸条,不时还有家长登门探访。

优胜教育位于北京总部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据了解,单个家长退费金额普遍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上门维权的家长中,有人声称为孩子教育卖了房,“交了三四十万学费”。大量销售人员、教师也曝工资拖欠,有人被拖欠金额高达十余万。

巅峰时期,优胜教育在全国拥有1100多家校区,疫情前全职员工1.2万余人,兼职员工近2万。现在,这家大型教培机构摇摇欲坠,随时会轰然倒下。

钱去了哪里?

钱到底去哪儿了?

教培业普遍现金流充裕,1999年创业的优胜,怎么突然资金链断了?这是多数家长及优胜员工最大的疑问。

陈昊首先甩锅给疫情,他19日声称,疫情前自己以积蓄勉强维持,疫情后,收入大减,北京校区收入只有过去四分之一,全国很多地方不及三分之一,公司四五月资金枯竭,直接酿成危机。

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21日晚7点直播,强调自己绝不会跑路

在直播中,陈昊坦承“优胜犯了很多错误”,2018-2019年发展过快,全国近半数校区因不符合国家规范,被迫重新选址装修,资金大量消耗;又为减少负面影响,曾启动绿色退费通道,也影响了现金流。

另一重打击来自加盟商,2019年开始,多地加盟商因经济压力,将学校甩给总部经营。不过,他在4月回应“拖薪退费难”时,则表示涉事门店是加盟商,并非直营店,总部与加盟商彼此财务独立,且“总部已接近处理完毕”。

陈昊声称,为挽救危机,四五月间,他找到青睐优胜教育的上市公司*ST金洲签约,并做了股权质押,正式签约前所获得资金,全部用于支付员工薪资。

今年5月,*ST金洲发布公告,拟不超5亿元,收购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确为优胜教育运营主体。

这宗交易疑窦重重,收购标的质量存疑,截至2019年末,优胜腾飞的净资产仅剩636.83万元;深交所曾下发关注函,质疑收购方是否具备足够支付能力,*ST金洲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20-26亿元,去年同期也净亏21.38亿元。

成立21年的老牌教育公司,何以到今天这个地步?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21CBR》记者分析,教育是预付费模式,现金流充足,固然有疫情外在因素,不足以就压垮公司,“成立21年了,肯定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时期,一家有上千个校区的全国性机构,对市场上的突发性事件,应当具备一定抗风险能力。”

张孝荣推测,除了公司经营层面,公司高层在方向把控上存在问题,尤其拥有多数股份的创始人陈昊本人。

大面积欠薪欠费

陈昊多次表态,疫情期间坚持不裁员、不降薪,7月之后恢复正常,并给员工涨薪,这加重了刻下危局。

对此,受访的多位优胜前员工不认可。

李阳阳去年3月入职优胜重庆校区,担任教员,直言陈昊“装老好人”。她告诉《21CBR》记者,疫情前,工资发放就不准时,签合同、发工资的公司主体经常变。疫情期间,没有底薪、没有社保,且课时费打折,若没上满规定课时,自动转为兼职。

李阳阳今年2月离职,还有6000元工资没发,“只要上了今年暑假班的老师,被拖欠的工资都至少几万元。”

优胜教育在疫情期间调整员工薪酬的内部公函

陈想曾在优胜北京某校区担任老师,2020年5月之后,他工资均以周薪形式发放,且付款方混乱,“我只能一笔一笔记清楚,哪天发了多少,因为不知道发的是几月的工资。”

看了陈昊的回应,陈想表示“气得发抖”,“没降薪的说法胡说八道,底薪没有了,附带的义务课时也取消了,30个义务课时能有底薪高?原来课时费,按照等级和小初高年级而定,后来变成实收的百分比,他(陈昊)为吸收现金,单价定得特别低,老师最多只能拿到百分之三十几,这叫没降薪?”

优胜广州校区离职老师肖黎告诉《21CBR》记者,疫情期间,所在校区有五六位老师因没上满规定课时,最终被裁员。4月初,她就动了离职的念头,听了教务经理说,在职老师会优先发工资,又多待了两个月,通过仲裁,他仅要回3000元工资,仍被欠近6000元。

据她透露,广州城市总监这样的中高层级别,也被欠薪,涉及金额多达10万元。

杨晓萌曾在优胜上海校区工作,3月底离职,据他透露,2019年底,优胜即有拖欠现象,当时老师们组织罢课才要到工资,之后疫情,又给了公司拖欠理由。

杨晓萌被欠薪资4万,加了好几个讨薪群,他说,全上海有上百人被拖欠,欠薪多的能到7万元。

优胜教育部分家长现场登记情况,家长拍摄

员工纷纷踏上追薪之路,而对家长来说,花样百出的营销套路,套牢了学费,而后退费无门。直到10月17日,优胜教育官方微博还发文称,“优胜教育没有破产,而且会越来越好。”

多位接受《21CBR》采访的离职员工,不约而同提到,优胜整个体系偏向销售,即使教师岗也要求学习所谓的销售话术。

据杨晓萌透露,优胜自2016年起在上海通过加盟形式扩张,管理人员都是销售出身,在培训营销技巧方面抓得紧,一度势头很猛,2018年,因为经营不善,关闭了几家,“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问题了”。

在肖黎看来,优胜的课时费相对便宜,但销售课时包通常时间跨度很长,多数一两年,家长实际支付的总价较高。她所在校区,家长少则付费七八千,多数一次性支付两三万,她印象最深的是两姐弟,家长分别交了8万,一共16万元。

北京市京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许仙辉告诉媒体,据其估计,仅北京地区,优胜的待退学费可能达上亿元。有家长反映,单是优胜教育北京广渠门校区,不完全统计的未退学费已超过900万元。

按政策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学费的时间跨度,最长不得超过3个月,优胜是否违规操作?

对于《21CBR》记者的反问,肖黎表示不太清楚政策规定,但“优胜一直是这样收费的。”

法人变更疑云

蹊跷的是,10月14日,优胜教育紧急更换法人,由CEO陈昊变更为唐芳琼,后者系陈昊母亲。

这引发家长、加盟商及员工多方质疑,难道陈昊准备“金蝉脱壳”跑路?

陈昊解释,法人变更为母亲,是担心一旦自己被劳动仲裁,没法贷款,即便不再担任法人,自己是公司最大股东。天眼查平台显示,陈昊持有优胜腾飞85%的股权,目前周边风险1248条,预警提醒829条。

就在法人变更的前一天,“泰州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昊。

2019年底开始,陈昊相继注册多家新公司,包括天津牛师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海思科技有限公司、天津优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等,多与其新推品牌“牛师来了”相关。

有优胜前员工推测,新品牌慢慢成型,老优胜会保住收益高、有盈余的校区,“换件衣服”,剩下的宣布破产,由此,陈昊可全身而退。

据优胜天津校区离职员工反映,“牛师来了”在天津仍正常运作,员工工资照发。

陈昊否认这种推测,解释注册新公司是为了做线上教育,因疫情到目前并没有怎么启动。在直播中,他表示,每天中午十二点,会准时抖音直播事情进展,以此宣示“我没有跑,也永远不会跑”。

一张来自某投资群内的截图显示,陈昊留言信誓旦旦:放心,我死都会站着。

“今天陈昊缺德了,对不起大家,但这不是我主观行为。”21日的直播,陈昊花了约30分钟解释面临的困难,且声称有竞争对手推波助澜,“XX教育,挨着优胜开学校、挖人,收费是我们的两倍,因为法律责任,我无法公开说你们的名字。……优胜如果倒下了,竞争对手们,你们也不会好的,家长会对整个行业失去信任。”

谈到如何自救,陈昊称,他会与家长协商复课地点,争取线上复课,或将剩余课时转至同行机构;对于优胜欠薪员工,则帮忙推荐工作,并称已有大机构同意接手,只要优胜活下来,会给出分期偿还欠薪的办法。

他期望,家长们能多给公司15天时间,优胜的公众号会开通家长专区、员工专区以及加盟商专区,分别解决各项问题,并呼吁投资人、加盟商能低价收购。

刻下,已有加盟商对优胜失去信心,迅速更换招牌,避免祸及自身。

优胜教育的加盟商更名,极力撇清与优胜的关系

至于资金缺口,陈昊称,“有5000万左右北京地区就能解决,有1个亿全国能完全解决。分期付员工的工资、分期付退费,全部正常运转起来。”对此,许仙辉预估严重得多,推测“可能会有上10亿的资金缺口”。

就目前公司具体的资产负债情况,以及大量预收款的去向,陈昊迄今一句未提,因此,许多家长对其并不买账,认为“避重就轻、转移话题”。

优胜教育陈昊2015年所发微博

2015年初,陈昊曾发过一条微博,大骂跑路的教育机构,认为“创业再难也不能坑老百姓、坑员工,这些跑路的,从逃避责任那一刻起也判了自己死刑,害人害己。”

这话,竟应验到他自己身上。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优胜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