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1元糖水燕窝背后,王海与辛巴多次交锋,直播带货是该管管了

1元糖水燕窝背后,王海与辛巴多次交锋,直播带货是该管管了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11-26
直播电商环境下,商家的售假行为则隐蔽性更强。

直播带货生意火爆,头部主播也免不了翻车。

近日,职业打假人王海举报快手主播辛巴直播间销售假燕窝一事,引发大量关注。根据王海公布的检测报告,辛巴团队直播间销售的茗挚品牌燕窝,唾液酸含量为0.014g/100g,蔗糖含量4.8%,碳水化合物为5%,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

王海指出,根据燕窝质量等级标准,蛋白质含量约在30%至50%,而茗挚燕窝属于风味饮料,本质上是糖水,“目测其成本每百克(一碗),连带包材、内容物、加工费、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

面对王海的质疑,辛巴方面否认指控,回应称,“王海提供的质检报告,除了冰糖燕窝制品应含有的糖分外,还含有燕窝成分唾液酸。”同时,辛巴方面表示,主播是按商家提供的产品信息直播推广,事件发生后已将产品送检,如果消费者对产品不满,可向茗挚申请退货退款。

眼下,王海与辛巴的对峙还未结束,市场上关于燕窝收“智商税”、直播带货乱象的讨论也在持续。

王海接受《21CBR》采访时表示,直播电商环境下,消费者容易冲动消费,风险意识较弱,商家的售假行为则隐蔽性更强。很多商品在直播间销售完后就直接下架了,有时候连店铺和公司都找不到,普通消费者被骗了几十元、几百元的数目也往往很难维权,只能自认倒霉。

真假燕窝难辨

在对辛巴售卖的茗挚燕窝的质量下判断之前,需要了解燕窝的“真面目”。燕窝的核心成分包括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唾液酸等,其中约50%为蛋白质、30%为碳水化合物,用作检测燕窝质量的核心指标唾液酸含量不足15%。

在业界,鉴别燕窝的真伪主要根据唾液酸和蛋白质含量,一种被广泛认可的观点认为,唾液酸含量越高,燕窝质量越好。只是国内燕窝市场较为散乱,尚未有国家统一标准。

对于唾液酸、蛋白质的含量是多少才算合格,仅有行业标准和团体标准,规定了燕窝的等级、成分含量限制范围以及检测方法。然而,不同标准和方法之下,检测的结果也有差异。

辛巴直播间售卖的燕窝质量风波,并非由王海挑起,而是在双十一售卖后不久,由粉丝质疑挑起的。当时辛巴态度强硬,在直播间现场拆箱验证,展示的检测报告显示,该燕窝唾液酸含量为74mg/kg。不过,在王海公开第二份检测报告,指出这款燕窝产品就是糖水时,辛巴团队却没有强调首次回应时的检测报告。

在外界看来,采用何种评价标准,是判断燕窝质量是否合格的症结所在。

如果根据GB/T30636-2014标准,燕窝制品唾液酸含量范围为0.006g/kg~0.560g/kg,则王海和辛巴各自检测报告中的数据均符合标准。

如果根据GHT1092-2014《燕窝质量等级》标准,最低级的二级燕窝中,唾液酸含量至少要≥5%,蛋白质含量至少要≥30%。这意味着茗挚燕窝在唾液酸和蛋白质两项核心指标上均不符合标准。

而按照即食燕窝的团体标准TCPCS001-2018,唾液酸的指标为≥0.5mg/g,王海和辛巴提供的检测数据均未达到该标准。

在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王海强调,在燕窝国家标准缺失的情况下,送检的目的不是追究其是否符合标准,而是对产品进行定性,“如果一个产品加了燕窝,就应该能检测出蛋白质,如果检测不出来,说明它根本不是燕窝。”

他向《21CBR》记者指出,茗挚燕窝的执行企业标准标注产品类型为“风味饮料”,且在配料表中明确标识含有乳酸钙。而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乳酸钙的适用范围不包含风味饮料,这意味着,该燕窝并不符合食品安全生产标准。

在茗挚燕窝之前,王海还多次将矛头对准网红燕窝品牌“小仙炖”,后者由知名演员章子怡和陈数代言,成立之初便获得360创始人周鸿祎的投资,今年双十一期间销售额超过4.65亿 ,同比增长263%。

王海在微博文章中指出,按照GHT1092-2014《燕窝质量等级》计算,小仙炖燕窝产品的唾液酸含量为0.06g/100g,成本大约是三毛钱,与官方声称每100g含燕窝5%左右的说法不符。此外,他还怀疑产品中添加了海洋鱼胶原蛋白成分,与企业宣称的“0添加”不符。由此,王海认为小仙炖燕窝存在虚假广告和隐瞒真实情况。

抛开产品的虚假宣传,王海对燕窝本身的价值也提出质疑,“燕窝本身即为一个收智商税的产品,迄今为止所有燕窝的功效都停留在它的广告宣传上,无论是美白、养颜,还是抗病毒,没有任何科学验证。”

直播带货问题频发

记者注意到, “糖水燕窝”事件并非王海与辛巴的第一次交锋,自2019年开始,王海在微博上发布了多篇关于辛巴直播间的商品涉嫌虚假宣传的文章。

2019年8月,辛巴在直播间推出一款“宾利”牌月饼,售价99元一盒,准备了3万单,售出一半。辛巴宣称,他和厂家签了授权和合同。不过,王海经过查询发现,该款月饼的生产厂家是河北唐山地区的一个食品厂,所谓的授权人则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空壳公司(注册资本1万元港元),而辛巴售卖的宾利月饼授权书上的注册商标号码,也未拿到内地商标专用权。

无独有偶。去年同期,王海还指出,辛巴直播间售卖的一款牙膏,宣称是上市公司吉林敖东专研抗口臭牙膏,而产品专利则属于牙膏代工厂浙江爱尚日用品有限公司。

“说白了,就是吉林敖东旗下的吉林敖东科技有限公司卖了一个商标使用权给辛有志做幌子。”王海在微博上提到,浙江爱尚的淘宝店铺,主打产品仅10元左右,按照惯例代工价是五六元左右,而辛有志宣传说原价98元,进货价22元,以29.99元的价格出售。王海认为,这涉嫌虚假宣传。

事实上,辛巴直播间涉嫌虚假宣传,只是当前直播电商乱象中的冰山一角。

作为多方追捧的线上销售渠道,今年以来直播带货持续火爆,同时也暴露了野蛮生长下的诸多违规操作现象。比如,近期中消协点名汪涵、李雪琴、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可能存在明星带货涉嫌刷单造假,售后服务满意度低、体验较差等问题。

在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时,很多主播往往将责任推给商家,却忽略了自身选品失察的责任。“糖水燕窝”事件曝光后,辛巴团队在声明中强调,公司仅收取了茗挚旗舰店的部分佣金,并不涉及任何采购和销售行为。

王海看来,辛巴售卖的燕窝被质疑后才将产品送检,暴露了其选品的漏洞,“这说明辛巴卖货之前并不送检,仅根据厂家提供的信息和报告宣传。”

他向记者表示,根据法律规定,主播在直播间售假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条指出:社会团体或者其他组织、个人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中向消费者推荐食品,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应当与食品生产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消费者如何避免被收割“智商税”,王海支了三招:

首先,需要拒绝冲动消费,对直播间产品保持质疑的态度;其次,主动核实厂家的主体信息以及产品执行标准和生产许可证;最后,可以查询替代方案,通过对比竞品信息来识别真假优劣。

政策监管也在陆续到来。11月23日,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其中要求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进行重点管理,提高甄别和打击数据造假的能力。同时,要求对开设直播带货的商家和个人进行资质审查和实名认证,不得为无资质、无实名、冒名登记的商家或个人开通直播带货服务。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直播电商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