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腾讯为村出圈:互联网不再遗忘乡村,召回年轻人创业

腾讯为村出圈:互联网不再遗忘乡村,召回年轻人创业

邱月烨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12-29
一项用互联网助力乡村振兴的实验。

_T8A9358为村项目帮助农特产品走出乡村

224.9万个中国乡村,这是一个对发展得如火如荼的中国互联网,较为陌生的世界。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中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85亿,占网民整体的30.4%,城镇网民规模为6.54亿,占网民整体的69.6%。

从人数上看,农村的网民并不少,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服务和商品进入农村,改变着农民的生活和消费习惯。

但是,在数以万计的互联网产品中,有多少是针对这个群体开发的呢?这个比例,不到30%。

农村网民看似已经连接,其实是“失连”的——财富失连、信息失连、情感失连。如果说,互联网能够天然地提升效率,那么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如何打通村民参与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最后一公里?在数字经济时代,如何提高乡村数字化能力建设?

一直在腾讯互动娱乐事业部工作的王磊,也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2020年,他加入了腾讯为村,成为了这款扎根乡村发展互联网产品的运营负责人。

“对于农村的一些现状和问题,我感同身受。农村在数字化建设方面的想象空间是非常大的。”王磊在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说。

腾讯“为村”,是一个始于2009年的公益项目,一直为建设中国乡村数字化低调潜行。

2009年,腾讯基金会孵化了“筑梦新乡村”项目,致力于乡村扶贫工作,在贵州黎平县铜关村首次落地。

2011年底,微信面世,微信公众号也在逐步建设和发展壮大,乡村的村务党务信息发布和宣传开始尝试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来实现。腾讯为铜关村开设了全国第一个乡村公众号,相当于一个党群服务中心、村民社交、互联网名片的结合体。

随着微信逐渐深入到越来越多人的日常生活中,2015年,腾讯正式把上述项目升级为“为村”。由于铜关村探索的公众号形式得到了许多地方政府和乡村的认可,此后,越来越多的乡村加入到“为村”项目。

腾讯对为村的官方介绍是:既是一项用互联网助力党建引领精准脱贫、基层社会治理、乡村振兴的创新实验,也是腾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具体实践。

截至2020年11月,为村平台上的村民数超251万、党员数超18万,超过1.1万位村支书、1万位村主任在开展日常党务村务工作,共有来自30个省区、超过1.5万个中国乡村,在为村打造了互联网名片。

抗击疫情

近几年,为村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持续对外推广和不断完善产品功能。

2015年,为村平台正式发布后,开启了党务建设的功能升级;2017年,增加了党员学习、党建之家的功能模块;2018年,开始接触中央部委、省级或各地方政府,通过行政推动,让为村更快更好地去服务县域、乡域、村域等基层组织。

例如,2018年,广东省与腾讯为村签订“粤治粤好”全域为村合作的框架;在山东菏泽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为村”大会,向全国正式推广为村平台,菏泽市也实现了“全域为村”;2019年,在四川邛崃召开第二次“为村”大会,陶坝村作为明星村庄向全国进行推广和推介。

而真正让为村出圈的,是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王磊介绍道,受到疫情影响,1月份快速上线了“为村抗疫专区”,其中的“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向村民提供在线义诊、健康自查、防疫知识、疫情辟谣、紧急通知、发热门诊查询、患者同行查询、免费兴趣课程、在线缴费等服务,用“互联网+”打通医疗救助和疫情防控的最后一公里,使很多乡村走在全国抗疫的最前列。

截至今年7月,“为村抗疫专区”的使用量超150万人次,用户实时关注疫情信息,各地村庄向村民发布疫情防控信息37.4万条,浏览量超4067.3万。

69eb6bf69922e98bc9046e2455a15e3“唱响幸福乡村”K 歌大赛

“从响应速度到专区能力建设,反应比较快速,效果也不错。在2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加强农村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社会经济指导司毛司长就推荐了为村平台,作为对基层抗疫有利的互联网平台。”王磊告诉《21CBR》记者。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胜之年,为村希望帮助原有贫困村庄建立长效机制,有效防止返贫。今年为村全新改版,升级为APP形态,增加了更多生活服务的内容。

“我们看到,基于广大乡村及村民在日常生产、生活当中的一些需求场景,满足相对薄弱了些,产品从功能层面上没能很好地服务于基层村民,而且单一的微信公众号形态对服务需求的解决也有限制,因此我们决定建设APP形态。”王磊表示。

为村APP,一方面要延续原来在公众号载体上做得好的部分,比如干群之间的关系维护、信息的疏通。另一方面要打造乡村服务模块,在一个相对开放的乡村服务平台上,吸纳更多的第三方机构、合作伙伴加入,完善金融、教育、医疗、电商等板块,解决村民在生活、生产场景中的问题。

例如,在金融层面,为村将打通小额贷款渠道,帮助村民和村企在融资层面获得更大的帮扶;在医疗层面,打通线上医疗平台服务,帮助老百姓找到村庄以外的名医。

此外,APP在11月上线“为村好物专区”,帮助农特产品通过线上销售的方式走出大山。在上游聚集全国乡村的优秀农特产品店铺,在下游借助腾讯的流量平台和入口优势找到优质买家,让更多优质农特产品走出乡村,走入城市。

“乡村振兴一直是国家关注的重要战略方向之一,今年脱贫攻坚决胜之后,乡村振兴的战略仍将被持续关注和提及。基础的乡村治理,是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一个很大的关注点,比如乡村厕所改造、污水治理、垃圾清运、农村宅基地审批建设等问题。”王磊说,作为社会问题,单纯依靠为村这样一款互联网产品来通盘解决是不实际、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为村在部分场景上进行实践,以点带面来做,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引入更多的专业第三方公司来合力解决。

无论是金融、教育、医疗还是电商,为村都能在腾讯内外部找到对应的板块,不断完善为村服务生态——这些正是腾讯在消费和产业互联网中的优势。

从腾讯内部层面看,为村与不同业务线的交集亦存在两个方向。

第一类,从产业互联网的角度看,基层的乡村治理一定是被涵盖的一部分。例如智慧城市和智慧政务,其中包括了基层的数字化乡村建设。“基于整个大的产业模块来说,乡村市场需要和腾讯其他产业互联网的团队共同去发力。”王磊说。

第二类,从用户的综合需求维度看,为村需要和公司内部团队开展联合运营。比如今年6月份,为村就联合了腾讯的全民K歌团队,打造了“唱响幸福乡村”K歌大赛,通过活动挖掘乡村优秀歌手,助力乡村文化振兴。

召回年轻人

互联网改变乡村的背后,是千千万万普通乡村老百姓的故事。

IMG_8884年轻人通过为村平台回乡创业

在甘肃省陇南市城关镇的冯家峡村,村民“老根”冯定贤曾是村里“有名”的懒汉贫困户。但2018年,为村记录下他自愿帮村里25户农户维修供水设施的事迹。

2016年在为村管理员、党员冯宝贤的引导下,老根加入了为村的队伍,慢慢改变了生活作风,重新融入村庄集体生活,变成了充满正能量的热心村民。这一年,老根还报名参加“唱响乡村”K歌比赛,全村村民为他点赞争排名,让他第一次走出大山、坐上飞机、登上漂亮的大舞台。

2019年,在广东省阳江市合山镇丰垌村,离家20多年的范家勇通过为村平台看到了家乡活动通知——村庄首届贺岁联欢会,包括大广场上舞狮表演、全民游园会、各村组拔河比赛、团体篮球赛和抽奖活动……

丰富多彩的村庄活动,吸引了外嫁女和外出务工村民赶回家过新年。范家勇临时改变原定的春节计划,带着一家人回村过年,还参加了篮球比赛,为村小组赢回第一名。

2018年,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小能溪村,村民杨三花和向明来迎来结婚45周年蓝宝石婚,村庄综治专干、为村管理员向远方,为包括他们在内的32对老夫妻拍下“结婚纪念照”,将村里的正能量通过为村分享出去。

不仅如此,为村还为小能溪村吸引了来自长沙的企业,在村内流转2000亩土地种植杜仲,为 80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年增收3000余元。已荒废多年的6000亩油茶,也被新入驻的企业重新盘活。

2020年,疫情高峰过后,为村于7月开展了一次“To C”的下乡调研——走访了4个村庄、20多个乡村家庭,了解现存和潜在用户的核心需求,探讨有效的产品运营模式,希望广大的乡村老百姓能主动自发地留在为村平台上。

王磊分析道,为村平台的活跃度,跟村官的年龄或者身份可能有一些关系,年轻干部或者返乡的大学生村官,对于通过信息化手段来建设家乡,使命感会比较强。

例如为村明星村庄——四川邛崃陶坝村,管理员就是一个1985年出生的大学生村官,对于通过为村平台建设新农村的原动力很强,非常积极地推动当地村民使用。

其次是空心化问题,农村的年轻人走出村庄后,对于使用为村的原动力并不强。

“这是我们未来主要的方向之一,把在外务工的年轻人拉回来。只有平台上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个平台的活力才会越来越强。”王磊向《21CBR》记者分析道。

王磊分享了一个大城市年轻人通过为村平台回乡创业的案例。来自河南省商丘市杨集镇袁楼村的小李,今年31岁,在北京做烟酒生意8年,父母都在农村,老婆和一双儿女都在北京安居。

今年疫情后,生意营收大幅降低,小李通过为村发现了家乡的古法小磨香油商机,立马决定回家乡创业。

小李通过自己在城市打拼多年积累的人脉以及父亲在家乡的资源,回乡开张了香油作坊。小李不仅把村里的一些闲散老人召集了起来,利用他们的传统手艺,同时还把走出村子的30多位年轻人召集回来。 

建立起自己的品牌“豫农道”后,小李计划未来通过互联网手段推广,希望为村能够为当地产业提供更多的推广渠道。

在为村的下乡调研报告中,村民们也提出了许多非常实际的问题:

比如,所有被采访种植户都认为,需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农作物大多为散种植,由于产量不稳定、信息闭塞、资源缺乏、物流成本高等问题,农户们常常无法找到合适的供应商,上行环节脱节。

比如,外出务工问题。在中国,农村外出务工人数占比达26.7%,大量中年村民为了养家糊口提高收入,选择去县城和外地打工。村民们希望找到稳定、靠谱的工作,但因为消息渠道较少,村民经常被坑,找到的工种,收入也比较低。

再如,在软性情感层面,绝大多数村民对自己的村庄有非常强烈的认同感,希望能把家乡传播出去,并得到认同。农村人口对高等教育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希望孩子能得到更多教育资源。

“在调研的过程当中,我看到很多事情也曾经在自己身上发生,更加希望未来能够通过为村,在帮扶农村、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王磊对《21CBR》记者如是说。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腾讯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