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瑞幸内斗“罗生门”

瑞幸内斗“罗生门”

何己派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1-08
风云再起,一心想重回正轨的瑞幸,前路渺茫。

瑞幸内斗“罗生门”

刚刚解除了美国证交会造假指控的外部危机,瑞幸咖啡又陷入内部“宫斗”。

“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我们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1月6日晚间,一篇由瑞幸咖啡31名中高管联名签署的请求信在网上流传,信中列举了郭谨一的三大“罪状”: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

瑞幸内斗“罗生门”

这封联名信的收件方,为瑞幸董事会和瑞幸控股股东大钲资本,发起代表为瑞幸两位副总裁周斌和李军。

对于上述情况,瑞幸咖啡回应《21CBR》记者,“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

经历退市、诉讼、管理层动荡、监管机构罚款等一系列动荡后,外界原本以为瑞幸咖啡即将重回正轨,这次控制权之争再掀波澜,会将瑞幸带向何方?

陆派余党的反攻?

瑞幸高管联手“逼宫”,被外界视为是创始人陆正耀重夺控制权的开始。

有媒体报道称,这场内斗发生前,陆正耀注册了新公司,并从瑞幸挖角,是此次事件升级的导火索。

按郭谨一的回应,对其举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人组织,“造假出局人”不想看到公司经营稳定,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并有恶意挖角、不断造谣的行为。对此,副总裁周斌指责郭谨一甩锅陆正耀、钱治亚。

瑞幸内斗“罗生门”来源:CFP

卷入逼宫大戏的陆正耀,是否能撇开干系?

这并非瑞幸管理层的第一次内斗,去年瑞幸曝出造假丑闻后不久,高层团队经历大清洗,陆正耀的出局过程一波三折,在造假案遭调查时,一度拒绝配合相关工作。

彼时,为保住自己的超级投票权和实控身份,还未卸下董事会主席身份的陆正耀多次力图自救,曾发起一场特别股东大会,自己罢免了自己,一并罢免的还有黎辉、刘二海、邵孝恒,同时提名了两位独立董事。

以陆正耀为首的“神州系”,与以黎辉(大钲资本)、刘二海(愉悦资本)为代表的“投资人系”,激烈缠斗。最终在2020年7月中旬,陆正耀所持股份遭到清算,彻底失去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明面上,瑞幸与陆正耀完全切割,董事会全面换血。但从具体构成来看,郭谨一、庄伟元、吴刚、曹文宝、杨杰、查扬、刘峰、曾英的8人董事会里,不少是陆的人马。

郭谨一、曹文宝、吴刚来自瑞幸,曾英、杨杰是此前陆正耀提名的独立董事,很大可能是陆的支持者。即便是此次站出来讨伐陆正耀的郭谨一,早在2016年就加入神州租车,是长期追随陆的前助手,之前也被外界视为站队陆的“神州系”。

人称“老会计”的陆正耀,一向精打细算。在神州租车时期,他曾让出大股东位置,舍弃公司的控股权,但随后又通过资本运作,拿回神州租车的控制权。

2020年12月,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与美国证交会就财务欺诈指控达成和解。陆正耀曾多次表态看好咖啡生意,从瑞幸咖啡“战术撤退”之后,是否已到了重抓幕后控制权的合适时机?

瑞幸内斗“罗生门”

在罢免郭谨一的联名信末尾,有包括7名副总裁、多位总监及各分公司总经理在内的签名和手印,打头的周斌、李军都是神州租车的前高管。其中,李军曾在钱治亚手下负责神州运营业务,加入瑞幸后负责门店拓展。

在郭谨一发出全员信后,李军、周斌等人在朋友圈再次回应,怒斥郭“极力狡辩,混淆视听,诋毁我们不明真相”,并声称掌握其贪腐的大量证据。

业绩增速放缓

在这场内斗戏码上演之前,郭谨一掌管下的瑞幸一直通过压缩各项成本和费用自救。

比如,减少补贴和折扣力度来控制营销费用,对表现不佳的门店“关停并转”,收缩无人咖啡机、小鹿茶等业务,强化现金流。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联名信指出,郭谨一任CEO以来,将原有的大品牌供应商逐步换成二三线品牌,比如,轻食品类不进行公开竟价和比选,由负责人一人把持,指定供应商。

公司之前选用的百麦、中粮、鑫国等一线供货商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广州顺大、山东鲁海、上海芙纯等不能达到瑞幸标准的供货商。

瑞幸内斗“罗生门”瑞幸CEO郭谨一 来源:视频截图

瑞幸是否将一线供应商边缘化尚未查证,但更换供应商,确有其事。根据媒体报道,上海芙纯自2020年10月与瑞幸展开合作,主要负责吐司制作,此前的其他合作伙伴是全家、711等便利店。

早在2020年5月,就有媒体提及瑞幸频繁更换牛奶、糖浆等品牌,以及使用临期果汁为原料制作饮料。

对此,郭谨一在内部信中并未否认或做出辩解,只是提到,将对外公布供应商名单,并强调“公司经营稳定,收入向好。”

根据瑞幸披露的2020年财务数据,去年前三季度,瑞幸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增长18.1%、49.9%和35.8%,相比之前三位数的增速有所放缓。瑞幸预计,2020财年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之间。

瑞幸内斗“罗生门”

截至2020年11月底,瑞幸拥有3898家自营店和894家加盟店,其中已有60%的自营门店实现盈利。不过,门店扩张的速度放缓,去年前三季度的新开自营门店分别为69家、134家和133家。

在针对性扩张战略下,瑞幸预计到2023年自营门店将达到4800—6900家,相比此前宣称的2021年达到一万家门店的目标,已经减半。

鉴于基本盘趋于稳定,瑞幸似乎又有了被争夺的价值。只是,如今风云再起,一心想重回正轨的瑞幸,前路渺茫。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瑞幸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