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1-30
课上不成了,分期贷款却还要还。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

躲过了P2P,躲过了蛋壳,却没能躲过教育机构爆雷和分期贷款。这是学霸君家长维权群里,部分家长的心声。

日前,有大数据平台对“黑猫投诉”、人民网领导留言板、新浪微博等平台的数据进行梳理发现,2020年全年有关“教育贷款”的相关数据量,累计约189万条,相当惊人。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黑猫投诉”上关于教育贷款的投诉

不少家长选择分期方式支付学费,少则几千,多则几万。机构跑路,课上不成了,钱也退不了,被套牢在贷款账户里。退费无门,扣费的短信准点提醒,家长们惶恐又愤怒。

教育分期贷,本是教培机构、学员与金融机构三方共赢的生意,何以一地鸡毛?

变味的教育贷

去年11月,陈天晴给孩子报名学霸君课程,购买215个课时,需要交2.2万元学费。她手头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销售顾问劝说可以分期贷款,通过一个叫“易可分”的平台办理网贷,每月还款即可。省吃俭用了一年,陈天晴还完了贷款,还剩90个课时,学霸君却爆雷了。

这类案例并不少见,不少办理了分期贷的家长来自三四线城市,支付能力偏弱。前期售课阶段,销售顾问会极力劝导无法一次性付清费用的消费者,先付一笔少量定金,提前享受到课程服务。

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的李凯,在英孚教育报了两年的在线小班课,先交了1500元,剩余13499元在第三方平台“京东白条”上分期付款。

英孚教育工作人员劝他,“你就交个首付,剩下我们办分期贷款,每个月少吃一顿火锅、少买一件衣服就可以,大多数人都是选择分期贷款的形式,没有任何风险。”

贷款容易退款难,办理了教育贷的家长发现,若不还款会有罚息,还会影响征信。还有一部分家长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贷款”,机构工作人员直接为其办理了学费分期业务,直至机构跑路,才后知后觉发现问题。

《21CBR》记者注意到,光学霸君一家,涉及合作的消费金融机构就相当多,包括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民生银行、度小满等。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 来源:学霸君网站

教培机构为金融平台引流并收取佣金,后者收获优质客户,提高获客率,对消费金融平台来说,这是门极好的生意,但教育机构的频繁跑路也带来风险。

以度小满为例,其一度占领教育分期超七成市场,截至2019年5月,平台累计提供超过230亿元的教育分期贷款,服务超200万人,但也多次卷入韦博英语等合作培训机构跑路事件。

近日也有报道称,有家长在信息获得不完全的情况下,通过平安系在线教育独角兽“平安好学”办理了海尔消费金融的贷款,而且合作方可能存在“零利息”诱导销售的情况。海尔消费金融也曾与学霸君合作。

预收款是“原罪”?

从老牌线下教培优胜教育,到知名在线1对1平台学霸君,两家跑路的教育机构有着共同点,即家长实际需要支付的总价不低。

有优胜前员工向《21CBR》记者透露,优胜的课时费相对便宜,但销售课时包通常时间跨度很长,多数一两年。她所在校区,家长少则付费七八千,多则一次性支付两三万,甚至十余万。

小镇家长,困在“教育贷”里优胜教育位于北京总部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教育产品有其特殊性,先收费后服务,孩子上课前,家长需要预支付一个阶段的费用。因此,这一行业没有应收账款,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是递延收入,根据学员的课耗,产生的可确认收入有一个递延的周期。若学生试课期不满意学习效果,需要退款,机构需要退还学费中的预收部分。

为了维持机构日常运转,并提前锁定购课群体,减少续费成本,一次性收取多次课程费用,成为教培机构的常规做法,尤其在线1对1领域,递延收入通常数额不低。例如51talk,其预收账款高于营业收入,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从学生获得的预收款为26亿元,对比截至2019年12月底的22亿元人民币,有大幅增长。

疫情反复,冲击线下教培,推动在线教育激烈竞争,教培机构的课程打折促销更为猛烈。为规范行业稳定发展,2018年,国家出台政策,明确规定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今年1月,中国消费者协会表态,重点关注在线教育培训,指出在线教培的一系列问题,其中就包括“分期贷”。

“此前国家不规定收费期限的时候,不少教育公司一收就是两三年的钱,老百姓一交就是10万到30万,有的教育公司半途就把预付款花完了。”2019年底,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如此点评教培机构跑路和预付款。

曾经,新东方也有过退费难,2003年非典时期,大量学生来退费,而此前公司的预付款已花在租教室、印资料宣传等方面,结果出现挤兑现象,俞敏洪赶紧借了2000万元,才完成全部退款。

“我一直在警告一些收很多学生的预付款,却把预付款已经花得差不多的公司,千万不要倒闭,由于资本的介入,出现了部分无序发展,各种各样的销售。收老百姓预收款的数量越来越大,最后一旦崩盘,会危害到整个教育生态链的发展。”俞敏洪说。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教育贷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