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这个春节,他们决定回到农村

这个春节,他们决定回到农村

黎明 来源:深燃 2021-02-08
那些积极拥抱变化、不断更新自身认知和技能的人,都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

微信图片_20210208153335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黎明 编辑 | 魏佳

这个春节,你回老家过年吗?

创业者李擎选择回家。北京创业三年,一无所获,春节前一个半月,他交接完手头的工作,清掉公司的股份,跟合伙人说再见。

他的老家在湖南一个小乡村,老父亲卧病在床,妻子在家带娃,过去三年长期两地分离,两岁的娃没见过几次。逃离北京,他打算在老家重新开始。

快递员杨呈在春节前一个月就休假了,家里安排了相亲,他得赶回去。在他心里,上海不是归宿,只是赚钱的地方,“趁着年轻,打工多赚点钱,回老家买房。”他听说小学同学在家里卖农产品,买车盖楼,他打算回去看看。

春节,给了很多常年漂泊在外的人,一个名正言顺回家的理由。即便还有疫情,他们义无反顾。

有那么一批人,今年决定回到农村,不只是因为春节,还因为工作、生活,以及家人口中反复说的“老家变了样”。如果今年你有机会回农村,不妨出去走一走,看看老家的变化,也了解了解这些变化背后的故事。

疫情之后,逃离北上广

“你这个时候回去,是对自己梦想的逃避!”合伙人气急败坏地对李擎说。

李擎是在三年前被合伙人拉到北京创业的。最开始让他负责销售,后来又负责技术。公司业务变了又变,他的工作内容也随之变化,其间公司团队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拨,只有他一直没有走。

不是他不想走,是不甘心。创业三年,他每个月只领几千块钱的基本工资,赶项目忙起来的时候在公司办公室打地铺,没有生活没有娱乐,就盼望着有朝一日公司上市财富自由。

最后他被现实打脸了。几个月前,合伙人在一次酒局后对他说,公司没钱了,疫情之后要裁员,明年预算减半,让他再给公司入点资。

李擎拒绝了。两个月后,他主动辞职了,打算回老家。

创业的梦想破灭了,在大城市打拼的动力也没有了,李擎选择逃离北京。

过去,李擎从来没想过回去。大学毕业后,他先是去了广州,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从基层干起,花了三年时间,一步一步做到了部门主管,然后在老家小镇上买了一套100平的房子。

房子一直空着,因为他常年不回去,“至少得在外面混出名堂来,回去也风光。”在广州打工那几年,他住的地方不到十平米,“就晚上睡个觉,大了也用不着。”

钱是省下来了,但他始终觉得这座城市跟他没太大关系。在这里,他没有同学没有朋友,同事都是干销售的,彼此都是竞争对手,绷着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三年前大学同学突然打来电话,邀请他去北京创业,他果断答应了。

但他显然把创业想的太简单了。三年没挣到钱,还把自己的积蓄搭进去了。

 眼看着老家的同学朋友都买房买车,做着小买卖,没事撸个串,他的焦虑又多了一层。于是借着疫情和春节的契机,他放弃了创业,打算先回家看看。

刘娉也想回老家。在北京学习生活了八年,他每年就春节回去一次,但去年未能成行。今年春节,他买好了回去的机票,单位突然通知全员,建议就地过年,如要出京,必须先通过公司审批。但有提交了申请的同事告诉他,审批未通过。今年又回不去了。

老家的腊肉熏好了,地里的青菜也熟了,满满一园子的蔬菜,好些都烂在了地里,吃不过来。

北京的蔬菜却涨价了。刘娉最近发现,各大电商平台的蔬菜集体涨价,青菜都快赶上肉价了。500克的娃娃菜,过去只要两三块,现在要5块,土豆白萝卜这种常见蔬菜,过去一两块一斤,现在都五块一斤了。

老家的菜园变成了刘娉在北京的“菜篮子”。母亲每周给他寄一箱菜,白菜、萝卜、辣椒、西兰花、菜苔……泡沫箱子打包好,快递发过来,三天到北京。

特殊时期,农村反而成了物资最丰裕、生活最安全的地方。习惯了在大城市生活的年轻人,突然觉得,农村好像还可以。

在农村创业,另一种生活

回农村后,李擎发现,老家的互联网创业发展很快。他买的房子就在镇上,打算这个春节考察考察当地市场,年后开个小店,做点小买卖。

相比李擎从城市返乡后从零开始的探索,一些更有创业冲动的人,早就已经在农村创业,并闯出了点名堂。

跟李擎一样出生在湖南的张勇,1995年大专毕业后,去了广州打工,但他没有只想着上班打工,有一次他途经一个干货市场,发现里面有百合卖,而他老家龙山县正好产百合,当时他就想,要是能把老家的百合也能卖到省外就好了。

龙山县是“百合之乡”,但受制于交通条件和当地落后的种植观念,过去销路一直不是很好。打了两年工后,张勇返乡创业,在龙山县承包了一亩地种百合,并用了十年时间,将种植面积扩大到80亩,还建了加工厂,每年销售产值240多万元。

2010年之后,张勇又开网店,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当地搭建完整的百合产销产业链,创造了就业机会,让当地贫困户有机会就业增收。如今,他成了当地的创业代表人物。

离开农村去大城市,在大城市碰壁后又回到农村,借助当地优势产业创业,已经被证明是一条可行的路。除此之外,更常见的是,一些一直生活在农村的人,通过对当地产业的精准把握,探索出了一条适合农村的创业之路。

董希望生长在辽宁省丹东市,著名的丹东草莓就产自那里。大专毕业后,董希望开始做电商,先后卖过地方特色的板栗、南果梨等水果,但一直没有爆款。直到他上架丹东草莓,订单一下就爆了。

那个时候正值拼多多快速崛起,董希望调整运营策略,改“多平台运营”为“专做拼多多”,同时寻找更多优质货源,采用新的打包,增加生产线,后来又扩建了一个近千平米的仓库,并引进了机械化流水线和真空包装等设备,发货全部采用顺丰空运,做成了拼多多丹东草莓的头部商家之一。

这是典型的因地制宜式创业。在很多丹东当地的村民眼中,草莓只不过是一种常见水果,在一些有点想法的人眼中,可以摆个摊做点小生意,在创业者眼中,这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创业机遇。

创业不一定非得发生在大城市钢筋水泥的写字楼里,借助互联网的力量,田间地头、乡下河畔,也可以创业。

事实上,在中国很多偏远地区的山村里,在一些贫困县,由当地村民自发组织的创业,正在改变当地的风貌。

肖宗全是四川省凉山盐源县卫城镇中河村人,一家四口,曾经是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据新华网探访,肖宗全利用当地的地理和气候优势,在自家地里种上苹果树,发展成自有果园,2019年全家退出贫困户序列。

后来,他又到75公里外的黄草镇格郎河村流转了20亩土地,带动当地很多村民种苹果,免费给村民进行指导,规模越做越大,肖宗全被村民称为“肖苹果”。

去年9月,肖宗全参加当地扶贫协作工作组与拼多多举行的专场直播,用直播的方式带货,为当地苹果打开销路。

相似的故事,正在中国的很多农村发生。随着近几年乡村扶贫的推进,以及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很多农村的经济结构和精神面貌已经发生改变。

“在北京打工,是你自己一个人,在老家创业,有房有车有朋友,我现在觉得后者更好。”李擎说。

老家变了样,年货也变了

跟李擎不同,刘娉没想过返乡创业,他觉得自己没那个魄力。他想回老家,只是因为太久没回去了,母亲总跟他说,现在老家“可洋气了,别墅都盖起来了”。

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过去,村里人都是骑摩托或三轮车,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小车,为了停车方便,很多人将一层的房间进行改造,腾出一个车库来,停车用。

村里到镇上的土路修成了柏油马路,路上跑的小车也多了起来,但在镇上停车很麻烦,“乡下人开车很野,不看灯,乱停车。”临近春节,镇上加强了交通管制,交警时不时出动,“逮到谁违规停车就直接拖走”,这才不堵车了。

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很多外出打工的人,在外面赚够了钱回家养老,另一方面是一些有想法的人创业,带动一个或多个产业发展,促进了农户增收。去年,镇上新建了一个“电商直播带货培训基地”,据说当地政府要扶持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确实很火。去年上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距离刘娉老家只有100公里的荆州市,洪湖市委书记走进拼多多直播间,为成熟的洪湖莲藕代言。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官员变身人气主播,为农民站台,帮助农民带货。

这还只是众多案例中的一个。茶叶、橘子、大米、苹果、银耳……各种各样的农产品,都曾在去年,在全国各地很多农村的县长直播间里出现过。

“疫情期间没事干,我们都刷短视频,看直播,顺便买点货。”老家的同学对刘娉说。

这是老家在疫情期间的新变化。通过电商平台,借助直播的形式,农产品有了新的渠道,在疫情期间打开了销路,另外也为当地土特产做了一波在线营销。

李擎这次是“空手而归”。从北京回湖南老家时,他只拉了一个行李箱,不像过去那样大包小包。他打算在电商平台和直播间里买年货。

临近春节置办年货,李擎没有去村头小超市。过去,村里人对年货的选择范围非常有限,基本是货架上有什么,就只能买什么。六个核桃、AD钙奶、奥利奥饼干、营养快线,这都是过去年货采购时的常规品类。

快递能寄到镇上后,李擎就开始让家人在网上买年货。商品种类多、选择范围大、价格便宜,而且好多是当地从来没见过的东西,“看起来稀罕。”

农村人有时候就图个新鲜,看到没见过的稀罕物,就凑上来围观,觉得了不得,如果价格便宜得很,那就要买点来显摆。

回不去老家的刘娉,打算在网上给母亲买点护肤品。很多电商平台都推出了美妆年货节,联合一些知名美妆大牌,加码补贴,还有一些难抢的定制款。按照刘娉的说法,中老年人也有爱美的自由,农村也可以变得很时髦。

这个春节,他们决定回农村

变化正在农村发生。借助互联网和科技的力量,农业正在成为赚钱的生意。这个春节之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回到农村。

高科技在加速走进农村。

去年7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中国指导举办了一场“多多农研科技大赛”,初选之后,4支AI队伍、4支顶尖农人队伍,比赛种草莓。决赛在云南富民县国家高原云果产业园展开。AI队伍利用尖端数字设备和人工智能,远程种植草莓,农人队伍则亲临比赛现场,依靠种植经验,与AI队伍在草莓的品质、产量、投入产出比等指标上展开全面比拼。

比赛最终是AI队获得了冠军。比赛背后,是农业正在数字化,一些适用于小农生产模式的、低成本、可复制的AI农业应用,未来或将在农业种植中获得应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很早就走进了农村。

早在2015年,朱有勇院士主动请缨,到云南省澜沧县蒿枝坝村扶贫。院士在村里带领村民采用新的技术种植马铃薯,还带着冬季马铃薯进了人民大会堂。据悉,朱有勇和团队还开设了冬早蔬菜、茶叶种植、林业班、猪牛养殖班等前后共计24个技能班,培训了1500多名乡土人才。

去年11月,为了帮这些扶贫农产品扩大销路,朱有勇又和拼多多一起联合打造了农村电子商务班,把这些农产品卖出去,让利益留在农村。

小村、小镇、小城在数字经济时代的赋能下,生长出新的生命线。

对于那些留在农村的人而言,这是新时代的机遇,对于那些离开家乡、外出打拼的人而言,农村在未来或许也可以成为一个就业的方向。

网红李子柒,为那些远走他乡的年轻人,描画了一副真实而生动的农村生活图景。在她的镜头里,农村是田园牧歌式的,日常而繁琐的农活,也可以拍出唯美感,更关键的是,这些素材通过短视频的形式,变成了一门大生意。当然,她的创业故事也激励了一批人。更多年轻人扎根农村,改变农村,带着周围人一起发家致富。

逃离北上广、回到农村,意味着撤退和放弃吗?

李擎觉得未必。在广州打工那几年,他一心只想着去大城市,觉得只有大城市才能承载他的梦想和野心。但兜兜转转好几年,现在回家后,他觉得梦想和城市的大小其实并不划等号。

毕竟,实践才能出真知,还是得回归现实。

龙山县的张勇,是在一线城市里觉察到了创业机遇,真正决定去做,却是回到老家。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资源在哪里,知道什么样的模式适合农村。所以他成了当地的创业典范。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代,新兴技术、新型玩法、新的模式,层出不穷,唯一不变的就是永不停歇的变化。而那些积极拥抱变化、不断更新自身认知和技能的人,都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

不管你是在大城市,还是在农村,只要能抓住新趋势,总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擎、刘娉为化名。


相关标签: 回到农村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