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曹彦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3-29
看似不起眼的角色,最终成了中流砥柱。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掌舵者,多数是创始人,B站却并非如此。

直到成立的第5年,陈睿才正式加入B站,担任董事长。之前,他是金山网络安全业务的总经理,后来又成为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

深色西装配领带、戴一副无框眼镜、头发整齐梳起,坚持深色裤子要配深色袜子——这一习惯据说在金山工作时从雷军处学来,陈睿多以商务着装风格出现在在公众面前。这个43岁的技术男身上,很难看出一丝二次元的气息。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哔哩哔哩陈睿CEO 来源:视频截图

陈睿的性格里还有另一面:他是个动漫达人,资历超过二十年,小学时就喜欢《圣斗士星矢》、《七龙珠》、《灌篮高手》。他自称是同龄人中的少数派,70后中喜欢动漫的百分之五。

B站用户给他取了个外号——“睿帝”。

“睿帝”治下,B站从一个鲜为人知的二次元视频网站,走入纳斯达克,3年内市值上涨近10倍,成长市值3000亿港币的Z世代视频社区。

3月29日,B站赴港二次上市,募集资金净额约200亿港元,睿帝在带领B站开启更宏大的征途,也不得不思考如何巩固一个日渐多元化的社区帝国。

“睿帝”诞生

陈睿发现bilibili,是他在猎豹创业的时候。

那会业绩压力大,下班后独自留在会议室看动漫,成了陈睿唯一的乐趣,他沉浸在《魔法少女小圆》、《Fate/Zero》、《刀剑神域》的世界里,每天至少半小时,连续看了一年。

“一个人没事干的时候,打开B站,看着弹幕飘过,像是很多人一起看一个视频。即使有乱七八糟的骂战,也比冷清清一个人好。”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虚拟世界的精神陪伴,让陈睿对B站的感情逐渐上升,开始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屏幕对面的观众。2011年,他主动联系B站的创始人徐逸,做了天使投资人。

当时的B站年仅两岁,由徐逸和另外三个朋友在杭州一个出租屋里搭建起来,内容聚焦于ACG(动画、漫画、游戏)垂直领域,初期用户主要来自另一个国内二次元社区AcFun(A站)。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一些早期用户讲,那时B站又穷又破,番剧都是盗版的,界面很简陋,2233娘和视频画面的像素也低。”看懂研究院研究员、B站资深用户戴显天告诉《21CBR》。

陈睿的投资缓解了资金压力,徐逸也看到了B站以及自身在商业化上的短板。三年后,陈睿收到徐逸和其投资人IDG递来的橄榄枝,邀请他成为董事长,掌舵B站。

陈睿本打算,猎豹一上市,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振兴国产动漫。但B站的吸引力太大了,以至于他等不到猎豹敲钟那一刻,在上市前几个月选择离开。

“这么急吗?马上上市了。”猎豹创始人傅盛问他,陈睿只回了一个字:“嗯。”

“B站可能是这辈子能遇到的、最适合我的事,我甚至觉得我就是为做它而生的。”陈睿在36岁的年纪“中二”了一回,时任猎豹人力高管的李旎,也受他邀约一起加入,担任B站COO。

那时,徐逸只有25岁,放在职场也不过初出茅庐的新人,陈睿大了整整11岁,在创投圈摸爬滚打13年,是国内互联网界的“老人”。两人完成了一次和谐的权力“禅让”交接,外界也一度好奇他们的权责分配。

有报道说,陈睿加入B站时提出,希望能和徐逸在股权上平均,徐逸一口答应,甚至愿意出让更多的股权,而后陈睿不断买入B站股票,成为最大股东。

B站二次上市的招股书显示,陈睿、徐逸及李旎分别持有B站14.2%、8.0%及2.3%的股权,相应投票权分别为44.6%、24.7%和6.6%。“陈睿先生制定了‘社区优先’的发展战略,”招股书如是说。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B站管理团队 来源:官网

罗兰贝格消费行业首席研究员蒋云莺告诉《21CBR》记者,徐逸在业务方面碰得更少一点,现主管社区运营,主要把握“调性”;陈睿是战略举措的推进者,负责核心业务,“对终局想得比较清楚”。

B站长期投资人、灰姑娘基金的基金经理王卓玮认为,陈睿的独特气质,在于二次元热情和商业化能力的结合。

“动漫圈不缺有个性的、‘孙悟空型’的人物,陈睿温和的性格和角色调整能力,在业内很少见;看似不起眼的角色,作为中后台的人,反而会成最终的中流砥柱。” 王卓玮说。

确实,徐逸的二次元特质更为鲜明。2018年,他曾因在评论区发表不当言论,将自己的B站账号“9bishi”禁言。

起初有用户以为是陈睿封的号,便调侃道:“睿帝把先帝禁言了。”

二次元破圈

2014年,刚一进B站,陈睿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总结,进入B站后做了三件事:合法化、正版化、商业化。

在他的主导下,B站陆续完成了视频牌照的申请;下架了不合规的内容,购买番剧的版权;开始发力游戏发行业务,为上市做准备。

“如果不是一来B站就去申请相关的资质和证照,如果不是2014年就布局版权和游戏发行,我们活不到现在。”陈睿说。

B站美股上市以及之后的两次融资,都是由陈睿来把握,他成功说动腾讯和阿里巴巴共同向B站投资——在圈内这并不容易。戴显天表示,陈睿的加入,对于B站的融资、发展壮大、商业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8年3月,陈睿和徐逸带着8位UP主赴纽约敲钟。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彼时的B站带有浓厚的二次元气质,头戴蓝色假发的2233娘真人形象出现在交易所,华尔街的资本家们难以理解,服务二次元人群的小众视频网站会有怎样的想象空间?B站上市出师不利,发行价11.5美元,开盘价是9.8美元,大跌14.8%。

显然,陈睿对B站的愿景超过了二次元这一亚文化圈。在美股上市这年,B站第一次组建了用户增长团队,三年后月活用户数达到1.5亿,2019年,这一目标数被更新至了2.2亿。

“徐逸渴望打造一个纯二次元的世外桃源,而陈睿有着打造迪士尼或YouTube的野心。”有人这样描述两人定位B站的差异。

“就像迪士尼,最早它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跟随陈睿加盟的李旎这样公开表达B站的愿景。

他们不仅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王卓玮回忆,2016至2017年间,B站开始拓展影视区,影视解说视频兴起,培养了木鱼水心、电影最TOP等头部UP主。“这种吸引非二次元用户的策略比较聪明,相对于硬核的科技区等,影视区比较好切入,因为ACG用户也会看。”王卓玮说。

2018年开始, B站担起了制作方的角色。《最美的夜》跨年晚会和《后浪》演讲宣言,带来了两个破圈的里程碑时刻。在OGV(专业机构生产视频) 领域,B站自制了纪录片《人生一串》、综艺《说唱新世代》和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等影视内容。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知识区、生活区等分类板块也迅速崛起。一个可量化的指标,是B站每年评选的百大UP主。2020年的名单上,知识区包揽了13个名额,上升速度最快,B站传统的鬼畜区、动画区,只有11名UP主上榜。

“破圈”卓有成效,B站的市值从32亿美元,一度飙升至近400亿美元,在2020年中首次超越爱奇艺;月活用户数也逐季攀升,截止2020年底已突破2亿。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B 站(蓝色)与爱奇艺(红色)股价走势

B站的营收也节节攀升,2020财年达到120亿元,同比增长77%,主要收入来源是移动游戏。受益于用户量增长,直播付费、会员等增值服务大增,在最近一个季度超过游戏收入,广告业务也实现第七个季度的加速增长。

“B站到了变现这个环节,反而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互联网公司。”陈睿说。

稍有缺憾的是,B站尚未盈利,2020年调整后净亏损为26亿元,但是,200亿港币的募资额表达了资本对“睿帝”的信任,尽管B站二次上市当天再次破发。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微妙的平衡感

在陈睿的描述中,B站的社区是理想化的:社区氛围足够包容,鼓励大家互相夸奖,互相攻击的会被禁言。社区的运营也非常简单,“创作者只需要爱他的观众”“只需要让有初心的人成为我的UP主就行了”。

对于一些B站的原住民们,陈睿的初心并不明朗。在他们看来,这位CEO是一个半路出家的外来者、一个用资本染指社区的“反派”,每次B站出现商业化尝试,陈睿便成众矢之的。

B站一位11年的资深用户告诉《21CBR》记者,二次元社区属性开始变质,一个明显的标志是,每年除夕夜贺岁节目拜年祭的内容变化。“从小众、自嗨,到隐隐对标各卫视的主流节目,ACG内容的比重下降了,弹幕质量也越来越水。”

这位用户还抱怨,收到B站的广告推送越来越多,“之前是小众、专业化、干干净净的感觉,现在泥沙俱下。”

2014年,徐逸公开表示:“bilibili的正版新番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两年后,承诺被打破,用户发现,《火影忍者》等5部新番动漫之前,均增加了一段15秒的贴片广告。社区出现异议,老用户们开始质问。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陈睿亲自在知乎发帖,解释说要平衡版权方的需求,不能完全贯彻“不加贴片广告”的承诺,同时表态,“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仅仅5个月后,B站推出了大会员制度,陈睿又一次遭到了社区的“围攻”,用户们质疑,平台越来越倾向有钱的会员。

“用户担心你变坏了,不爱他们了,”陈睿说,他不得不再次发文澄清。

一位头部VC投资经理公开说,“陈睿性格是圆的,像一颗球,在任何状态下都始终守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感,对谁都没有攻击性”。

还有人说,陈睿是互联网最爱道歉的CEO,他回应道,这不叫道歉,叫解释,“跟现有互联网公司相比,我们对用户妥协很多;和用户的要求相比,我们的妥协是不够的。”

平台和用户之间,最近一次争议发生在2021年2月。

动画区UP主LexBurner在直播间批评番剧《无职转生》中的情节,部分二次元用户对其群起而攻之;而主流观点则批判,该部番剧存在厌女倾向,根本不该通过平台审核,甚至有人在社交媒体喊出“抵制B站”的口号。

“睿帝”和B站的10年:受禅、破圈和平衡术

这一次,陈睿没有直接出面,B站做了这样的处理:一头封禁LexBurner,一头下架该部引起争议的番剧。这一解决方案带有典型的陈睿风格:一碗水端平,谁都不得罪。

戴显天认为,事件的本质,是B站在用户群体急剧扩张下的一次对战,大量非二次元用户进入,以后这样的事件会只多不少。“新的人群进入,总会挑战旧有秩序,直至新的均衡形成。”

为了达到均衡,陈睿或许会习惯做妥协。未来,他的面前还有无数道关卡,需要他在情怀和资本之间、在二次元和主流之间、在新用户和老用户之间,一次次在平衡木上腾挪翻跳。


(编辑: 陈晓平)
相关标签: b站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