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700亿身价的锂电富豪,决定豪赌一把

700亿身价的锂电富豪,决定豪赌一把

覃毅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7-29
亿纬锂能大扩产。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

在广东惠州,有一家叫“亿纬锂能”的公司,市值2000亿。

56岁的创始人刘金成,身价700亿,最近做了三个决定:

投资24.5亿元,建锂电池生产线等项目;收购金昆仑锂业28.125%,准备至多18亿元投资锂项目;出资1.1亿元,买了一家化工公司5%的股权。

准备40多个亿,目的就一个:扩产。

来源:官网

这位低调的富豪,以擅长捕捉风口出名,过去20年,相继踩中移动手机、TWS耳机、ETC、电子烟等机遇,完成一次次财富升级,直到跻身全球最富的250人之列。

连番收割,刘金成有遗憾,他没有及时抓住最大的风口——动力电池,只能屈居二流,绰号为“低配版宁德时代”。

现在,他在尝试改变这点。

技术派

1964年出生的刘金成,不是莽夫,而是一个真正科班出身的博士。

他的本科就读于成都电力工程学院,第一份工作就在国营752厂研究锂电池,工作了5年,因与武大电化学研究室多有交集,考入了武大硕士研究生,后在华南理工获得博士学位。

刘金成30岁时,就尝试过第一次创业,成立武汉武大本原化学电源,因不了解市场和资本,电池卖不出去,公司垮了。

2001年,刘金成二次创业,成立惠州晋达电子,后更名“亿纬锂能”,“亿”是数量,“纬”是地域,这个拗口的名字,暗含着一个目标:每年在世界上卖出1亿只电池。

很快,刘赶上了第一个风口:国内移动通讯兴起。

他瞄准了手机电池,赚到了第一桶金。巅峰时期,亿纬锂能为风靡一时的“小灵通”,生产过2000多万块电池。

来源:官网

那时,比亚迪的王传福、宁德时代的曾毓群,都在做小电池业务,两人分别是66年、68年生人。

王传福走得最快,成为诺基亚第一个中国锂电池供应商,公司2002年就在香港上市了,一年后开始做汽车,刘金成是老板,发展居中,他比曾毓群强,曾只是一家公司的联创,后来成了职业经理人。

2003年,刘金成发现,电表的电池依赖于进口,觉得是一个机会,“如果做好了,都用我们的电池,那不都是我们的市场吗?”

两年后,他就把事情做成了:全国有4亿个电表,亿纬锂能提供锂原电池的,有3.2亿个,卖1亿只电池的梦想,也实现了。

“真正做电池的人,会把电池当作一个生命体,你好好对待它,它就会好好对你。”刘金成说。

2009年,亿纬锂能上市,成为国内首批登陆创业板的公司,可是,大众关注的更多是华谊兄弟这类公司。

来源:官网

开盘市值在40亿左右,而上年的利润仅为3000万元左右。“连土地泥巴都是黄金的价格。”刘金成这样点评过高估值。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才10年多,市值能涨50倍。

上市之后,他仍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技术研究上。

据称,在公司内部,他最喜欢的称呼是“刘工”,“常常不出办公室,一边吃着盒饭,一边做研究”。

事后看,他人在办公室,生意路子却“野”得很。

大失策

早在2010年,刘金成开始布局锂离子电池业务。

他精明地选了一个不起眼的切入点——电子烟,得益于电子烟的迅猛增长,2013年,其消费类锂离子电池的收入,达到了5个亿。

因为了解电子烟,行事灵活的刘金成,捡到了一个宝。

那一年,他看中了自己的下游厂商麦克韦尔,当时,麦克韦尔开始承接美国电子烟品牌NJOY和Logic的订单,总额超过1亿元,却困守在一个小工厂里。

于是,他果断出手。2014年4月,亿纬锂能以4.4亿元、20倍的溢价,收购了麦克韦尔50.1%股权。

亿纬锂能股价(右轴)与利润图(亿元、元/股) 来源:天风证券

这笔高溢价收购,成了亿纬锂能收购史上最划算的一笔交易。

麦克韦尔后更名为思摩尔,2020年在香港上市,现在的市值为1750亿元左右,亿纬锂能的股权(现在占比为32%),就价值560亿左右,一年的现金分红,就高达5亿元。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一期间,刘金成还精准抓住了共享单车、两轮电动车、ETC、豆式耳机等多个风口。

比如,可穿戴设备井喷式增长期,亿纬锂能面向TWS耳机需求,研发金豆电池,切入了三星供应链。

在消费电池领域,论锂原电池产能规模,亿纬锂能全球第一,渗透到电子雾化器和智能穿戴等细分领域。

遗憾的是,这些领域电池用量很有限,一个设备一两颗。

在动力电池上,刘金成不只晚于王传福,也不如比他小4岁的曾毓群,2008年,曾就力主成立动力电池团队,主攻环保电动汽车电池,后来干脆离职单干。

曾毓群办公室,有过这样一副字——“赌性更坚强”。

“我一直很谨慎,2014年前,我在动力电池领域是一个怀疑论者,认为动力电池难。” 刘金成回忆说。

直到2014年底,他自己买了一辆特斯拉后,才意识到自己多失策,“本质上,动力电池就是高可靠性的锂电池组合。要想做锂电池,如果不去做动力电池,就是没搞清楚方向。”

2015年,亿纬锂能入局动力电池,三年后,获得戴姆勒和现代的的订单,2020年,开拓了宝马、捷豹路虎、现代起亚、小鹏等车企客户,但是,产品成熟度和装机量,与两大头部厂商相差甚远。

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总市占率高达60%,亿纬锂能需与其他厂商分食剩下的40%。

猛扩产

就财富而言,刘金成只稍逊于曾毓群、王传福些,这两人进了全球最富的100人,终究大家都在百亿美金量级;论事业,在动力电池这个核心赛道,规模却差了一个数量级。

2020年,在动力电池领域,亿纬锂能收入40亿,产能达17GWh,宁德时代则是394亿元,产能69.1GWh。

2020年至今主要动力电池厂商扩产项目 来源:OFweek锂电网等

所幸,市场在扩增,刘金成有赶超机会。

有预测称,2023年,全球动力电池的需求达406GWh,市场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约18%,到2025年,缺口将扩大到约40%。

有分析师乐观认为,从车企供应链需求角度,选择多家核心动力电池供应商已成趋势,这也为第二梯队带来了机会。

2020年底,亿纬锂能规划的产能,超过150GWh,是现有产能的8倍。

今年1-6月,亿纬锂能连发公告,启动多个动力电池及储能项目,总投资预期超过100亿。

7月的三笔投资,只是这一扩产思路的延续。

风险也摆在眼前。

“新能源车自燃、爆炸事件高发,车企更愿意选择头部电池供应商,亿纬锂能大扩产的风险在于,产能不具备竞争力,更有被其他供应商取代的可能。”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告诉《21CBR》记者。

“亿纬锂能产品线比较全,市场份额比较小,因而没有规模经济效益,生产成本会比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要高。”张翔分析道。

电池荒的产能缺口下,各家现在都很滋润,宁德时代的市值就是最好证明,长期看,上游材料价格、下游需求的周期性波动,会放大经营不确定性。

“扩产之后的二线锂电企业,可能面临产能无处消化并跌价的风险。”电池分析师朱铭哲分析说,产能扩张与技术积累,会关乎锂电池企业的生死。

比如,去年以来,磷酸铁锂电池的市占率提升,甚至有超过三元锂电池的趋势,在这一细分方向,亿纬锂能的现有排名,仍在前十名之外;因上游锂钴等材料上涨,无钴电池等产品,正成为新的竞争方向。

据说,刘金成对自己和员工,提出的准则是“做事照程序,说话讲数据,判断有依据”。

这一次,复杂的局面下,亿纬锂能大扩产,多少可能也有点赌性


(编辑:李惠琳)
相关标签: 亿纬锂能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