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微博走到十字路口

微博走到十字路口

孟帅 来源:雷达财经 2021-08-12
是继续加码娱乐,坐等业绩下滑?还是壮士断腕,开拓新增长点?现在就看微博怎么选了。

1-5d6f271c2e92e

文章来源:雷达财经  孟帅编辑|深海

互联网大厂又抓一只贪污“硕鼠”!

8月10日,新浪发布一则内部通报,原微博品牌市场部高级公关总监毛涛涛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严重侵害集团利益,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机关就该案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当前,微博除了需要解决企业内部领导利用职权收受贿赂的内患,还面临业绩下滑的隐忧。财报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自2019年起,连续出现下滑。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4年后,微博全面转型娱乐,并上线了明星势力榜。此后,微博成为饭圈最重要阵地,各种粉丝打榜活动层出不穷。随着吴亦凡事件发酵,微博下线了明星势力榜和明星超话“积分助力”机制。

现在外界好奇的是,微博是继续加码娱乐还是开拓新路?

原微博公关总监涉嫌受贿被刑拘

8月10日,新浪集团合规监察部、人力资源部联合发布一则内部通报,通报显示原微博品牌市场部高级公关总监毛涛涛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严重侵害集团利益,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公安机关就该案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毛涛涛于2010年入职新浪,曾先后在微博市场公关部、微博公关媒介组、微博品牌市场部任职,担任市场与公关总监一职。因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根据集团规定和法律法规,集团决定给予毛涛涛开除处分,不得再行录用。

新浪集团称,毛涛涛作为公司老员工,且身为部门领导,却未能以身作则,在利益面前丢弃原则,没能守住底线。新浪对于舞弊行为持零容忍态度,希望公司员工能引以为戒,遵守法律法规和集团规定,不做越界之事。

值得一提的是,毛涛涛的微博简介为“三低人群求不歧视”,7月25日他还曾点赞奥运会运动员发布的微博,并转发了微博管理员清理违规账号的公告。

转型娱乐后成饭圈重要阵地,饭圈生态正遭遇整治

当前,微博除了需要解决企业内部领导利用职权收受贿赂的内患,还要面临未来将如何继续发展的难题。

2009年8月,新浪率先推出新浪微博内测版,成为国内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门户网站。微博推出以后,凭借着全新的社交模式,给用户带来了开放互通的社交环境,微博还邀请了众多明星入驻平台,因此微博很快收获了大批用户,一时间微博成为网友们使用频率较高的社交软件之一。

各大门户网站看到了微博这一产品的潜力,于是都纷纷推出自家的微博产品。但因为新浪入局较早,抢占先机,其他竞争对手的微博产品因运营不佳等原因陆续宣布关闭。2014年7月,腾讯宣布将腾讯网与腾讯微博团队进行整合,退出微博。2014年11月,网易微博宣布即将关闭。

2014年3月,新浪微博“霸占”了微博的专属名称,新浪微博改名为“微博”。此举也是为了淡化新浪品牌,为微博日后上市做准备。2014年4月17日,新浪微博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起初,微博的内容以时政和社会为主,后因种种原因,在2014年重点转向娱乐,并推出明星势力榜功能和超级话题功能,超级话题成为蔡徐坤、周杰伦粉丝大战的主战场。

在微博的助推下,饭圈经济迅速成型。2015年,“归国四子”、“TFBOYS”开始收割流量。一个典型案例是,2015年9月2日鹿晗发布的一条微博,评论量超1亿条,打破了先前由其本人保持的1316万条的纪录。

此时的饭圈,在内部已经有了阶级性和分工,控评、刷超话等为明星造势的手段也开始陆续出现,粉丝们心中的攻击性逐渐萌芽,对他们而言,外界的声音变得吵闹而又遥远。

正是在这个阶段,吴亦凡作为“归国四子”中的一员开始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吴亦凡的粉丝们已经有了专属称号“梅格妮”。这个称呼来源于2012年7月18日吴亦凡在微博上对粉丝说的一句话:“我喜欢你,每个你。”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网综的上线进一步加深了资本与饭圈偶像间的关系,粉丝们氪金支持偶像的行为得到了极大强化。

吴亦凡粉丝还和虎扑网友在微博大战。2018年暑期,有网友在虎扑发布《吴亦凡无修音视频,你能坚持到几秒》的帖子质疑吴亦凡的专业性,该帖被搬运至微博后,引发了梅格妮们的愤怒,再加上吴亦凡本人也下场发博回怼,由此战火正式被点燃。梅格妮们不仅铺天盖地地发布诸如“吴亦凡高端音乐在国外多被接受”等内容为吴亦凡正名,而且还有组织地举报批判吴亦凡的文章、帖子等,并试图从微博主战场杀入虎扑大本营,继续发帖刷屏、举报。

郑爽对微博也颇为重视,2017年,郑爽开始在微博上给一款雪糕群App导流。不久后,郑爽本人也现身该App,并在其中发文、发图,与粉丝频繁互动。值得一提的是,郑爽在雪糕群中还要求粉丝打投、刷数据,并呼吁“大家可否团结一点”、“我不在意的时候,我的数据可以是第一,我在意的时候绝不要自己数据太难看”。

运营了一段时间后,郑爽发现,App的流量与微博相比相去甚远,但烧钱却烧得厉害,于是2018年年中,雪糕群暂停运营。与此同时,郑爽认识了张恒。

2019年6月,定位为雪糕群重生星球的“M77”上线,这个App的目标更为直接,就是将粉丝经济最大化变现。粉丝们在和郑爽互动之余,还可以在App的泡泡打榜板块为郑爽在芒果TV、微博、爱奇艺等平台打榜。

而在微博上爆发的一个个娱乐事件,背后也存在推手。今年3月10日,#星援App开发者一审获刑五年#登上微博热搜,据报道,作为2018年震惊市场的“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破亿”事件幕后推手,该开发者从中获利超600万。同日,人民日报发文:“整顿无底线追星,严惩流量造假正当时”。

因饭圈选秀倒牛奶等负面事件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今年6月相关部门对多个平台启动为期两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其中就包括微博。

此次专项行动将针对网上“饭圈”突出问题,重点围绕明星榜单、热门话题、粉丝社群、互动评论等重点环节,全面清理“饭圈”粉丝互撕谩骂、拉踩引战、挑动对立、侮辱诽谤、造谣攻击、恶意营销等各类有害信息,重点打击5类“饭圈”乱象行为。

利润连续下滑,微博急需寻找新增点

在官方出手整治饭圈乱象后,都美竹微博实名举报吴亦凡事件爆发。7月31日晚,北京朝阳警方通报了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的消息,一度引爆微博热搜,对此举报人都美竹的朋友李恩回应称,“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们受到的一切不公都将化为动力。”

与此同时,吴亦凡众多粉丝曾集中报团取暖的“吴亦凡”微博超话也已经消失,但在其他名称包含“吴亦凡”的超话中,仍有粉丝高呼“涉嫌犯罪不代表一定犯罪了。你们为什么要对一个纯情大男孩抱有如此恶意!”、“都是你情我愿的,凭什么他就要受罪?”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部分粉丝甚至称要劫狱救吴亦凡。

8月6日下午,微博宣布下线自己最重要的娱乐榜单之一——“明星势力榜”。对于下线原因,微博称一部分明星粉丝非理性应援、刷榜问题愈演愈烈。

近日,微博又下线明星超话“积分助力”机制。

不过据微博相关工作人员透露,此次明星势力榜下线,并不是永久取消榜单,新榜单的设计和呈现形式目前仍在讨论中。“新榜单定位是能全面、客观反映明星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榜单,将融合媒体评价、作品评价的综合评价体系。”

在微博接连下线明星势力榜和超话“积分助力”机制背后,公司业绩已经出现瓶颈。

据微博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微博2020年全年营收16.9亿美元,去年同期营收17.67亿美元,同比下降4%。其中,广告和营销部分的营收14.9亿美元,同比下降3%,其中来自大客户和中小企业的广告和营销营收为13.3亿美元,同比下降7%,微博表示主要与新冠疫情对整体广告需求端,尤其是对2020年上半年需求端的消极影响有关;增值服务方面,微博2020年营收2.038亿美元,同比下降14%,微博表示主要系直播业务营收下降。

据微博发布的2020年用户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微博月活用户达5.11亿,日活用户2.24亿。微博用户群体呈现年轻化趋势,其中90后和00后的占比接近80%,女性用户规模高于男性用户。

有分析认为,不同于百花齐放的全盛之时,当下的微博更像是粉丝的打投站,个人、公司、组织等的官方发声渠道,这样的现状也让微博的营收趋于单一。虽然因疫情居家隔离的原因,人们宅在家使用社交软件的时长有所增加,但待疫情控制稳定后,微博的热度又开始有所冷却。

但如今的信息化网络时代发展迅速,社交平台的更迭让微博不再具备当年的盛况,用户活跃度及互动较巅峰时期有明显下滑,微博还需面临崛起的短视频平台的巨大冲击。眼下抖音、快手稳坐短视频平台的头部位置,腾讯曾大力扶持的微视不温不火,但旗下另一款产品视频号则凭借与微信入口的紧密绑定有了不小的声量。面对诸多对手,微博于2020年7月推出的视频号计划,显然并不具备足够的优势。

在利润端,微博已出现连续下降的态势。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4.95亿美元、3.13亿美元和4982万美元,同比分别下滑13.49%、36.65%和4.39%。

微博CEO王高飞表示,“进入2021年,微博将充分把握市场加速线上化的机会,通过差异化的社交广告产品和持续优化的广告竞价体系,获取市场增量的广告预算。”

有分析认为,现在微博已经站上十字路口,是继续加码娱乐,坐等业绩下滑,还是壮士断腕,开拓新增长点,就看微博怎么选了。

互联网大厂频现贪腐“硕鼠”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近年来互联网大厂的“贪腐”事件并不少见。

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一封判决书,判决书公布了字节跳动前餐饮专家高传峰受贿案的二审判决结果。自2017年2月15日,高传峰便入职字节跳动,担任餐饮专家一职,全面负责字节跳动公司的餐饮供应商引入、对接、日常监督、资金结算、合同续签等环节。

同年4月11日至2020年5月21日期间,高传峰利用餐饮专家职务之便,向字节跳动餐饮供货商北京吾午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和北京帮仁健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明某,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1024.7万元,为上述公司在资金结算、合同续签等环节谋取利益。

法院判决高传峰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二审法院认为高传峰有自首情节,且家属帮其退赔大部分赃款,法院对高传峰的有期徒刑从7年改判为6年;扣押、冻结在案的1024.7万元,依法予以没收。

2020年11月,原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受贿一案判决结果公布。2016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杨伟东担任优酷总裁,其利用全面运营、管理某等相关平台的职务便利,收受、索取业务合作单位的贿赂款共计人民币800余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法院认为,杨伟东利用其作为公司职员职务上的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杨伟东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200万元,受贿的855万余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今年7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一则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被告人薛飞2016年至2018年曾在百度任职,担任百度贴吧事业部资深产品运营师、产品运营经理职务,薛飞在百度任职期间利用其制定、审核吧主的职务便利,为被告人张维当选贴吧吧主提供帮助。

这期间,张维先是向薛飞行贿现金3万元,然后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薛飞行贿一辆宝马X5汽车,截至2019年4月,张维以首付及向薛飞妻子陈瑶的银行账户转账的形式支付车款70余万元。最终薛飞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罚款3万元;张维因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罚款2万元;向薛飞追缴违法所得的73万余元予以没收。

目前,许多互联网大厂反腐已专业化。比如阿里设立了廉政合规部,腾讯设立反舞弊调查组,京东、美团、360也都有自己的反腐部门。


相关标签: 微博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