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华尔街英语突然崩盘,谁来背锅?

华尔街英语突然崩盘,谁来背锅?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16
“双减”政策的出台,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641

入华21年,华尔街英语轰然倒下。

北上广等多地,这家老牌教育机构的办公室和门店大门紧闭,负责人无法联系。课未上完的消费者,退费无门;接到“被离职”要求的员工,遭欠薪数月;另有部分店铺,存在拖欠房租、管理费情况。

破产传闻沸沸扬扬,8月15日,华尔街英语致信学员称,将在未来几天,就公司情况和学员学习情况进行正式沟通。

部分学员说,他们已不再相信这家机构,“这只是他们的缓兵之计。”

企业法人换了,高层离职了,老板也消失了,如今的华尔街英语,群龙无首。成人英语市场的头部公司,何以至此?

疫情的弃子

崩盘消息突如其来,但一切有迹可循。

华尔街英语由意大利人李文昊(Luigi T Peccenini)创办,专注成人英语教学,提供职场英语、商务英语和企业英语培训。按用户不同需求,划分VIP、VVIP和V-Coach高端定制一对一等课程。

渴望提升口语水平的职场人士,有留学出国需求的大学生,都是该机构的目标人群。

华尔街英语北京管理层人员张颖向《21CBR》记者介绍,报名华尔街英语最大众的Delux课程,学费至少3万起步,VVIP、V-Coach这些1对1课程,按级别授课,费用在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以VIP教师每小时收费标准计算,中教在1500元左右,外教在3200元-3500元左右,“在全北京这应是最高的学费标准。”张颖补充道。

它一度是家“培生系”公司,直至2018年5月,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旗下股权基金,以3亿美金,接替培生成为新股东。彼时,公司披露五年战略规划,要大张旗鼓开设新中心。

好景不长,只过了2年,疫情一爆发,2020年4月,投资人疑似撤资。

张颖向《21CBR》记者回忆,当时员工们感觉不妙,但也能理解外部环境不可控。

“我们收到的消息,是Pecce(李文昊)从去年开始变成独立投资人,创始人亲自接手。之后某个时间点,华尔街英语(中国)成了WSE China,完全独立出来。”

《21CBR》记者查阅华尔街英语香港官网,其特意列出一行介绍,“中国华尔街英语是WALL STREET ENGLISH国际网络以外独立营运的机构,与 WALL STREET ENGLISH国际网络的财政及运作互不统属。”

图片1

多个信源提到,华尔街英语接触了英孚教育,期望后者能接手,未能达成交易。有消息称,创始人买回的价格,相当低廉。

2020年,华尔街英语制定Cost Control(成本控制)计划,压缩成本成为一切的中心:一是收缩减员,大幅降薪,“优化”裁员;二是缩减学习中心。

巅峰时期,华尔街英语在中国拥有三四千人,开设学习中心70余家,全部直营。现存员工1000多人,店面不到30家。

2020年1月一直到八九月,疫情严重,员工们只能拿基本工资,甚至一度要求再减半,直到四季度后,才有所好转。

“双减”的稻草

今年3月开始,教育行业一系列监管政策发布,公司线下校区长时间无法营业,公司开启延期发工资的操作。

比如,3月3日本应发放2月的1万元薪资,会延期到3月末或4月初,不少部门折半发放,大幅缩水。

多位员工反映,这种情况至少已有半年,大部分人被拖欠至少3个月工资。

“一直听说高层在积极找投资人,会有钱过来救火。”董木林告诉《21CBR》记者,传言华尔街英语香港分部的投资人有意接手,具体细节不清楚,“直到上周五都还在谈”。

7月24日,“双减”政策落地,投资人纷纷撤离教育赛道。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向《21CBR》记者表示,不止K12领域,整个教育的融资热度保持下降,因为“教育无论涉及到哪些板块,其实都有一个重要的民生属性在后面,哪怕是今天受政策鼓励、很热的职业教育。”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双减”政策的监管力度,史无前例,非K12领域若出现过度逐利的情况,监管措施会一视同仁。

“核心逻辑在于,监管希望所有的教育培训都能走向公益属性,不能刺激社会焦虑,增加家庭的教育培训支出负担。”熊丙奇说。

传闻中的融资,迟迟没有下文。

张颖等员工表示,“双减”政策的出台,成了压倒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心里也清楚,一直没有消息,估计谈得不顺利,‘双减’出来以后,直接导致投资人对我们教育行业的不看好,以及对未来风险的不确定。”

混乱的收尾

8月12日下午,强制离职的信号,以微信消息的形式层层传达至员工。

“HR在说,如果当天离职,7月份的社保公司能帮交上,当天不签,那社保就会断交。”

华尔街英语北京管理团队的潘恩琪简直不敢相信,“没有任何正式的通知,没有内部邮件,这不就是逼着离职?”

过去半年,潘恩琪所在部门,大多外教无法忍受变相降薪,从之前的五六十人,减少到只有两三人。

崩盘,来得猝不及防。

据潘恩琪透露,8月9日,公司法人代表紧急更换,而后告知断社保、强行离职,一系列操作,几天内就完成了。

花重金上课的学员,更是无辜的一群人。

多个学员维权群瞬间建起。“课还能上吗?中心还有人在吗?”咬牙充值十几万的学员,在群里慌张地问。

不少学员表示,自己办了学费贷款,课上不成,贷款还得继续还。张颖提到,甚至有学员交了高达80万元、100万元的费用。

如今,血本无归。

在维权群里,学员纷纷发起接龙,按最新的统计,涉及待退学费金额逾5.2亿元。

除了学费,华尔街英语还欠下大量房租,拖欠时间已有数月,因校区选在核心地段,部分校区的月租金高达几十万元。

据多位员工透露,公司欠薪总数,约莫不到1个亿。

疫情、双减、无情的资本、混乱的管理,内外因交织,老牌教培巨头走向悲剧结尾,或许早有必然。

(应受访者要求,张颖、董木林、潘恩琪等为化名。)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华尔街英语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