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车与出行 >> 一则讣告,蔚来再陷死亡车祸

一则讣告,蔚来再陷死亡车祸

杨松 覃毅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16
任何时候,都不能对科技盲目乐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12日下午2时,31岁的企业主林文钦驾驶蔚来ES8,在福建沈海高速涵江段,先后与锥桶和公路养护车发生碰撞,不幸去世。

刊发的讣告称,事故发生时,蔚来ES8处于NOP领航辅助驾驶状态。

半个月前,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临港大道,一辆蔚来EC6高速撞击石墩后自燃,车主不幸遇难。

15天内两次事故,起因仍在调查中,蔚来汽车及自动驾驶的安全性,备受质疑。

最新的消息是,16日下午,蔚来总部技术团队已经到达莆田,配合警方及司法鉴定机关,进行下一步数据读取作业。

谁的失误?

林文钦的讣告,专门点名“自动驾驶功能(NOP 领航状态)”,消息很快传开。

林的家属公开表示“蔚来汽车要披露公司车辆的所有数据,包括导致车祸的原因”。

蔚来官方第一时间回应:NOP(Navigate on Pilot)领航辅助不是自动驾驶,且在8月13号,宣布派遣技术团队前往福建辅助警方调查。

究竟是蔚来辅助驾驶功能出现问题,还是驾驶者操作失误?

现有信息显示,林文钦所驾驶的ES8,为蔚来的第一款量产的旗舰车型,采用纯电动驱动,林于2020年11 月份购买,事故前大约驾驶了两万多公里。

事发的沈海高速涵江段为四车道,当日天气晴好,路况清晰可辨。交警披露,当时前方养护车正收锥筒,在缓慢行驶过程中,林驾驶的车辆,没有识别到养护车,直接撞了上去。

林文钦好友提供了一组行车数据:林最近一次驾驶里程为85公里,总时长113分钟,平均时速为45.1公里,最高速度为114.6公里每小时。

图片来源:新京报

事发地点为高速公路路段,限速为120公里/小时。

“从车辆撞击后严重变形的情况看,当时林文钦驾驶的ES8处于高速行驶状态,在那么快的速度下,肯定是需要人为控制车辆的。”一名广州蔚来车主向《21CBR》记者表示,根据他的驾驶经验推测,林当时应是有控制车辆的。

而蔚来的辅助自动驾驶技术,具有急刹识别、识别压线、自动泊车等功能,因此,在常理下,当车速过高且与前车距离过近时,即便在林没有意识到之前,车辆也会为车主提供辅助急刹。

“从林文钦事件结果来看,辅助刹车并没有起效,至少在林文钦意识到危险手动急刹时,发挥应有的作用。”该车主推测说。

这种对蔚来NOP的怀疑,不是孤例。

在社交平台上,有蔚来车主自曝,在高速上失衡跑偏的惊险一幕:“拼出全身力气抱住方向盘,还是没能抓住这只‘脱缰的野马’,撞上中间隔离带、打转360°才停下”。

在蔚来社区中,已有用户提醒蔚来官方,要尽早公布事故原因,不然会误认为是NOP原因。

蔚来总裁秦力洪回应称,“结论要等交管部门调查后公布”。这一调查结果,对于蔚来NOP的品牌和销量,影响重大。

纠结的卖点

NOP是蔚来核心竞争力之一。

它融合了车载导航与NIO Pliot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允许车辆在特定条件下,按照导航规划的路径,自动巡航行驶。

2020年9月,领航辅助功能发布,蔚来创始人李斌高调宣称,蔚来是“唯二”将该功能实现在量产车型上的车企。

另一家是特斯拉。

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需要车主另外花钱购买。系统有精选包和全配包两种,价格分别为1.5万元、3.9万元。

“对于造车新势力,自动驾驶技术是卖点之一,若没有这项功能,消费者难买单,品牌价值也会缩水。”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告诉《21CBR》记者,蔚来的NOP大体属于L3级别,高速公路的场景比较简单,没有行人,也没有红绿灯,通常情况下能实现安全使用。

吊诡的是,正常使用的NOP系统,并未阻挡上述悲剧的发生。

事故发生后,蔚来方面强调,NOP仍然是一种辅助驾驶功能,绝不能把NOP等同于自动驾驶。

在蔚来社区平台,无人驾驶系统工程部负责人章健勇也提醒,在使用时,驾驶员需时刻关注交通状况及道路环境。

在使用指南中,章强调,NOP目前无法响应人、动物、交通灯及高速收费站、路障、三角警示牌等静态障碍物;若路线前方存在交通事故、施工区域、临时封路等情况时,需驾驶员立即接管车辆。

“辅助驾驶之所以是辅助驾驶,而不是无人驾驶,就是设计者清楚,有一些情况是不保证能处理,绝对会有缺陷的。”AutoX(安途)创始人、CEO肖健雄告诉《21CBR》记者。

资深汽车分析师梅松林解释说,高速状态下,汽车刹停,要有一两百米的惯性制动距离,目前的辅助自动驾驶技术,能否在这么短情况下,识别前方静止障碍物,并完成刹车动作,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对于辅助驾驶技术,造车新势力的态度,其实非常纠结:为了免责和合规,他们会强调自仅是“辅助驾驶功能”;可为标榜技术“先进性”,鼓励购买,又会卖力宣传“酷炫”的功能。

2019年8月,蔚来汽车副总裁沈斐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个使用NIO Pilot视频,调侃道“在自动辅助驾驶帮助下,放心地边吃边开车”。据报道,该场景正是在高速公路上。

蔚来后续的官方宣传中,没有再提倡类似的宣传。

然而,在营销链条中,尤其线下的销售人员,“辅助驾驶”夸大为“自动驾驶”的话术操作,容易出现,尤其当它成为一项利润可观的业务时。

晚来的警示

“未来NIO Pilot带来的收益,平均可以提高3至4个点的毛利。”

就在林文钦出事当天的电话会中,李斌着重介绍了NIO Pilot的成绩:截止今年7月,自动辅助驾驶行驶总里程超过2亿公里;二季度,选配率已超过80%。

今年二季度,蔚来共销售了7931辆汽车,按照80%选配率,以及1.5万元、3.9万元两个档位进行推算,该项业务的营收在9517万元-2.5亿元。

1-6月,蔚来总营收为164.3亿元,若按李斌所言,3-4个点的毛利,半年内可增收5亿。蔚来仍未盈利,二季度净亏损仍有5.87亿元,这笔收入弥足珍贵。

自动驾驶系统已被认为是汽车未来的“灵魂”,新势力与传统车企,均重金投入。

李斌称,蔚来与自动驾驶直接相关的团队规模,大概在500人左右,到年底会再增加300人,有4位VP级别的下属,直接向他汇报。

企业要创收,用户希望体验炫酷的“新技术”,若缺乏风险警示,辅助驾驶技术很容易划入到 “危险”的使用场景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小鹏汽车也因自动驾驶陷入争议。

8月12日,有网友爆料,一名小鹏车主在驾驶途中不慎追尾,两车皆严重损坏;在购买时,小鹏汽车销售员给他展示ACC(自适应巡航控制)功能时表示,车辆会自动刹车。

鉴于事故频发,业内人士认为,需对辅助驾驶技术保持谨慎,就车企进行必要管制。

梅松林称,辅助驾驶技术分为多项,辅助停车等这样的功能,没太大风险;有些辅助驾驶技术,“要以人为主,技术为辅”。

“对人安全还是要敬畏之心,不能过多夸大技术。”梅松林说,车企交付时,要对用户进行必要的风险教育,如同考驾照一样。

肖健雄甚至直言,辅助驾驶应该仅限于特别简单的功能,让用户明显感知“系统很傻、很不可靠”,只有这样,才能比较安全。

“其实是大家没有做好功课而已,任何时候,都不能对科技盲目乐观。”在林文钦的事故后,一名车主向《21CBR》表示。

8月1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文要求,“企业生产具有驾驶辅助和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产品的,应明确告知车辆功能及性能限制、驾驶员职责、人机交互设备指示信息、功能激活及退出方法和条件等信息……保障驾驶员始终在执行相应的动态驾驶任务。”

恰恰就在同一天,林文钦的车滑出了安全的边界。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蔚来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