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亏掉72亿后挥泪卖子,依图科技的AI故事不好讲

亏掉72亿后挥泪卖子,依图科技的AI故事不好讲

覃毅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20
做AI,到底是“龙”还是“虫”?

“AI四小龙”(依图科技、商汤科技、云图科技、旷视科技)之一的依图科技,又在准备IPO了。

近日,有消息称依图科技正考虑在香港IPO,拟寻求40亿美元估值(约人民币260亿元),并将于今年晚些申请上市。

去年末,依图科技其实申请了科创板的IPO,根据当时的招股书,公司计划通过上市筹集75.1亿元人民币,用于新一代人工智能IP及高性能SoC芯片等项目。

不过,一个月前,依图科技主动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据悉,主要是财报更新的原因。

IPO申请,终止、再计划,依图科技最近的新闻并不少。就在几天前,公司还因出售旗下依图医疗并大幅裁员的消息,站上了风口浪尖。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明星AI公司,依图科技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而后入局人工智能医疗图像分析,成为智能医疗临床决策解决方案供应商。最近两年,自动驾驶赛道受资本热捧,依图科技顺势入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人工智能企业往往背负着沉重的研发费用,叠加商业化变现突破的困境,大部分企业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烧钱期”,依图科技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日子很不好过。

据此前披露的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三年半内,依图科技的总营收不到15亿元,累计亏损却超过了72亿元。

显然,在财务上,依图科技的故事,似乎不太具有说服力。

师从霍金门徒,9年融10轮

成立于2012年的依图科技,两名创始人其实都拥有坚实的技术背景和行业经验。

创始人之一朱珑,留美时曾是霍金得意门生的学生,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统计建模和人工智能的研究;另一位创始人林晨曦,则先后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研究员和阿里云计算技术总监。

因为两位创始人的专业所在,依图科技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在技术落地场景上,依图科技最早在人脸识别等安防领域拿到了入场券,而后开始拓展至医疗领域,并成立子公司依图医疗。

作为“AI四小龙”中最先将AI技术应用于医学影像领域的厂商,依图科技在入局医疗后就获得3.8亿元融资,而后资本持续输入,令其短时间内快速崛起。

据统计,截至2020年6月末,依图科技共完成了10轮融资,估值达40亿美元。从资方背景看,红杉中国、云锋基金、高瓴资本、真格基金和高榕资本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都在其中,国有控股的行业指导基金张江火炬基金和上海科技投资也赫然在目。

然而,资本的追捧不代表依图科技的造血能力经过了市场验证,三年半,公司营收不到15亿元,累计亏损超过72亿元。

报告期内,依图科技账上的货币资金约15.58亿元,首次IPO申请时,公司计划将近22.38亿元募投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足可见其资金紧张。

在医疗之外,依图科技也已将AI技术应用于“智能城市”、“智能社区”和 “智能零售”等领域。在招股书中,软件曾是依图科技最大的收入来源,2017年一度占总营收55.9%。

但随着AI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技术开始进入这些应用场景,蓝海逐渐消逝,依图科技开始寻求转型。

2019年,它发布求索芯片,后续发布了基于求索芯片的原石系列服务器、前沿系列边缘计算设备,希望结合自己的软件服务推向市场。这一年,曾经占主导地位的软件服务收入首次受到挤压,硬件服务所占比重越来越大。

在招股书中,依图科技自我定位为“研发及销售人工智能算力硬件和软件在内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尚未对求索芯片进行单独销售,而是基于求索芯片研发智能服务器及智能边缘计算设备,进行对外销售。

技术应用、硬件开发,技术是AI公司的护城河,可背后的每一件事都意味着高投入。招股书显示,依图科技历年的研发费用分别达到1.01亿元、2.91亿元、6.57亿元和3.81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46.94%、95.77%、91.69%和100.10%。

人员构成上,研发技术人员占员工总数比例达55.54%。研发投入带给依图科技不小的资金压力。持续亏损的账面,给依图科技的IPO带来了变数,甚至给公司的业务也带来了变化。

困于商业化,断臂求生

新冠疫情爆发后,一众拥有AI医学图像分析解决方案的公司,很受市场关注。

可就在这样看似前景大好的时候,依图科技撑不下去了。8月初消息,依图科技拟将旗下依图医疗出售,买方为医疗AI公司深睿医疗,后者曾以50亿元的估值位列2020年数字医疗榜前列。

招股书中提到,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依图医疗的营收分别为9.91万元、559.73万元和562.67万元,营收占比均不足2%。直白地说,这项业务投入产出比很低。

有市场分析认为,持续亏损导致依图科技首次申请IPO遇阻,出售“拖油瓶”依图医疗在所难免。

从收购方来看,成立于2017年的深睿医疗,是AI医疗的后起之秀,在业务产品线与依图医疗多有重叠,就依图医疗积累的数据和技术而言,这笔交易是划算的。

可作为AI医疗领域最早的探索者之一,依图科技断然“弃子”让人惋惜。有行业人士分析背后的原因表示,尽管目前医学人工智能在放射医学和病理学取得了一些成果,但AI在医疗保健领域还无法应用于治疗更复杂的医疗状况,患者隐私安全问题、数据收集标准缺乏都是阻碍。

砍掉前景不明的领域,下注政策和准入壁垒相对较低的领域,可能是眼下的关键。不难预见,依图科技剥离医疗部门后,将为其他业务腾挪空间。

去年来,自动驾驶赛道受资本热捧,依图科技已经在备战入局。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2月,依图科技设立了上海依行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而在2019年发布求索芯片时,朱珑就表示,该款产品直接对标特斯拉自动驾驶芯片。

不过,自动驾驶终究是依图科技现下陌生的领域。在实际场景应用上,英特尔、英伟达等国际巨头都是其直接竞争对手,国内的云从科技、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也随时可能放出大招。

内外部环境均焦灼,依图科技的当务之急怕是要先拿到足够的新弹药,渡过当下资金困境,再考虑解决AI商业化落点问题的长远之计。

题图来源:依图科技官方微博


(编辑:肖泽野)
相关标签: 依图科技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