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揭秘饭圈捞钱内幕

揭秘饭圈捞钱内幕

李秋涵 来源:深燃 2021-08-30
粉丝集资应援,正在转向微店。

图虫创意-1071091743440764967

文章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丨李秋涵,编辑丨魏佳

靠饭圈捞钱,套路可以有多深?

和某偶像经纪公司合作的王飞,对深燃分享了他亲历的一幕。公司的杂货间堆满了某位偶像的周边产品,他亲眼看见一个年轻女孩从里面找了一堆,抱到公司直播间的角落,装作在自己的家里开始拍照。几分钟后,他在这位偶像的粉丝群里看到了照片,女孩在群里假装激动的感叹,“第一批抢到了啊啊啊啊”,群里的一些人开始应和,“羡慕”“好好看!”

他告诉深燃,就这样,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总成本不到10元的周边,以过百元的价格,卖出了十多万套,公司轻松入账一千万。其实,粉丝群里群主、大粉,以及恰当推波助澜的“粉丝”,背后都有公司的安排,连偶像每天在群里发出的早安、晚安心语,“都是我代发的”。

不过眼下,这些套路不好用了。

网信办启动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重点打击5类饭圈乱象。鼓动饭圈粉丝攀比炫富;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均在严打范围。不止一位资深饭圈人士告诉深燃,饭圈不良风气明显收敛,“至少不敢明着来”。

整顿还在继续。

8月23日,包括“赵丽颖全球粉丝后援会”、“赵丽颖微吧”等上百万粉丝的大号因互撕遭到微博禁言,赵丽颖本人也出面发微博致歉。再往前追溯,根据七麦数据,桃叭、超级星饭团、魔饭生Pro等多款追星APP,在8月10日集中从苹果应用市场下架,至今未恢复。

最新动态是,8月27日,网信办再发通知,治理包括“取消明星艺人榜单”、“优化调整排行规则”、“严管明星经纪公司”等10项乱象。在下线了明星势力榜后,微博取消了明星超话排名。

一系列监管政策,对饭圈来说是一场大地震。其实,饭圈除了普通粉丝,还有后援会、中间商、集资平台等组织,它们依附于饭圈,赚得盆满钵满。曾有资深饭圈人士对深燃感叹,饭圈的运作模式,不亚于一家风投公司,背后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如今,饭圈捞钱还容易吗?

深燃和多位追星超10年的资深饭圈人士、前后援会会长、后援会成员、中间商、站姐、普通粉丝聊了聊,他们都感叹,不论是个人还是平台,在浑水中捞钱没那么容易了,但值得注意的是,开始有人把集资渠道转移到微店及外卖平台,以更隐蔽的方式进行。

治理饭圈,现在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后援会捞起钱来有多狠?

在饭圈,后援会是权力的中心,也是跟钱关联最密切的地方。

王可可所在的后援会近期关闭了所有集资通道,表示“各家都在低调”。但以往“捞钱”的盛况,还历历在目。她向深燃讲述了常见的“操作方式”。

后援会的资金来得容易。集资是最主要的方式。

一种是单纯号召粉丝打钱,为后续应援做准备。

偶像比赛期间,粉丝的集资是最疯狂的。此前有统计显示,截至4月22日,桃叭APP上《创造营2021》决赛圈选手的总集资额高达1.5亿,平均每位选手613万。平时,除了常规的艺人生日会、新专辑发售期等需要应援费用的场合外,有的后援会还创造出了“专辑满月酒”、“集资PK”等五花八门的理由,进行集资。

鼓励粉丝集资应援的微博图文 来源 / 微博截图

钱收上来了,花到哪里,并不是一本透明账。

管理这笔钱的人权力较大。此前就有大粉对媒体提到,她运营过的一个CP后援会,比赛期间集资2000万,剩余500万,在余额宝里放着,每月就能收益1万块钱。

花钱的人,也可以从中赚差价。前后援会成员钱千千告诉深燃,她在做应援的时候,商场大屏的工作人员开发票时会主动问她,费用虽然是1万,“你觉得在单子上填多少合适?”,她说,如果多填几万,可以轻松拿到差额。

另一种是以购买周边的名义号召粉丝花钱,只不过售价远超成本价。

杨果果是《创造营2021》选手米卡的粉丝,在比赛期间在集资平台桃叭上购买了299元的周边。她告诉深燃,她曾经做过工厂项目,知道这些应援物成本不到50元,但作为对偶像的支持,还是下单了。没想到后援会没有发货,“购买的大几千人肯定是有的,几十万追不回来了”。她猜测,这笔钱,是被后援会卷走了。

除了集资环节,后援会还有很多可以产生收益的地方。

最简单的是跟商家合作,售卖偶像的周边产品,赚取提成。张小小在2015年前就追韩圈,当过大站姐,也当过后援会会长,她告诉深燃,会有商家主动找上门,表示只需要后援会把售卖链接挂出来,别的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提成,比如一件售价80元的T恤,卖出一件提成20元,卖出1万件,就赚20万。

还有一些承接应援活动的中间商,看应援订单量大、活动多,会主动讨好后援会,给相关负责人发红包,以维持后续合作关系。曾在后援会管理层待过的粉丝高思思就经历过,她告诉深燃,“一个人发一两千红包,单子多了,积累的钱就多了”,她表示,遇上选秀时期,如果盯着回扣,一两个月从中赚几万到十几万,不是问题。

羊毛出在羊身上。一位中间商向深燃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应援活动的实际价格1万,他报价3万,赚2万,会再从赚的钱里发一两千红包给后援会的人。

是谁赋予了后援会这么大的权力?是否有监管措施?

某偶像经纪公司资深员工孙强告诉深燃,“偶像没作品,靠的只有数据”。这是数据构建的虚假王国,推新人时他们就会找职业粉丝做兼职,代运营粉丝应援站,引导大家如何打榜、做数据、做应援。在这样的运转逻辑下,也放大了能组织做数据、应援的后援会的权力。

混迹饭圈多年、当过站姐的王菜菜表示,后援会账户是公共账户,有详细记账流程,还有会长、财务、监管“三权分立”制衡,和超过10个人共同管理。

但实际的情况怎么样?

“很多所谓的监管,只是给粉丝看的”,张小小当时领导的后援会,在财务上的确还有其他负责人,“但他们只跟职能组沟通,我才跟商务方直接对接,钱就在我这里,他们管不了。”

她说,不排除有清廉的后援会,比如“职能组”就与钱关联不大,但一旦涉及到钱,就十分考验人性。很多后援会的人是刚毕业的学生,一个月工资五六千,但后援会发展起来,一个月可以拿几万,远超工资,“隔一段时间拿钱,没人能看出来,为什么不源源不断的拿呢?”

另外,一位后援会成员告诉深燃,后援会必然会把费用花在打投(为偶像刷数据、刷话题)里,但直接在公布的账单里写明这些费用的去向,就是承认为自家偶像数据作假,“大家不会写出来,整个账单也没法透明”,即便是内部监督组,也不一定知道金额的真实去向。

集资平台,靠抽佣躺赚

还有一股力量也在“收割”粉丝的钱,后援会的资金来源,离不开这些平台。

目前国内可供集资的追星平台是桃叭和Owhat。一位接近Owhat的知情人士告诉深燃,Owhat是国内最早可集资应援的平台,在2014年韩流很火时,就抓住粉丝心理,召集站姐、后援会入驻,获得了第一批粉丝用户,“很多平台的集资方式都在学Owhat”,他表示。

另一款追星平台桃叭,则在2020年才上线。据上述人士介绍,相比于Owhat一直免手续费,桃叭的提现当天到账手续费是1%,也就是说每提取100万资金,手续费即1万。费用虽然高,但不止一位饭圈人士提到,桃叭受欢迎是因为认证相对简单,更重要的是“提款快”,一天就可以提取,而Owhat审批流程久,需要三天后到账。

有业内人士提到,榜单是刺激粉丝花钱的一大诱因。Owhat、桃叭有多个关于经费的榜单,比如一个明星周边,谁的粉丝花钱多,谁就排在前面,在《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比赛时期,桃叭还上线了选秀观察台,以票数进行排名,同时显示集资金额。数据不好,显得偶像没有排面,粉丝为了自家偶像排名更高,呼吁不要分流(即去其他平台集资),这些平台就这样把粉丝牢牢拽在了手里。

《创造营2021》时期桃叭选秀观察台数据来源 / 豆瓣小组

最让张小小觉得惊心的,是赛时(选秀比赛时期)后援会在桃叭上的集资battle。她给深燃举例,后援会为了给粉丝打鸡血,会在榜单上找势均力敌的偶像粉丝battle,比如第四名找第三名,定一个时间,“今天晚上6点开始,到晚上10点,限时4小时,看谁集资金额多”。

在豆瓣小组里,至今还流传着大量集资battle的宣传海报。

 

《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热门选手集资battle宣传海报 来源 / 豆瓣小组

“这只是诱发大家集资的策略罢了”,她表示。她见证过这样的狂热,几个顶流同时参加同一台晚会、不同节目的选秀艺人,粉丝间就会相互battle集资,两家粉丝旗鼓相当,尤其能激起斗争欲,他们还会给出一个集资策略,“比如前几分钟要破多少万(即插旗),在两到三小时是拉锯时间,最后关头需要有大钱往里投,打鸡血”,在她看来,这其实是要尽可能多的让散粉掏钱。“很多学生粉丝,一激动打进去了好多钱,事后后悔了钱也退不出来。”

3月14日,《青春有你3》与《创造营2021》的热门选手余景天、刘宇、张嘉元、甘望星四家集资battle,涌入的人太多导致桃叭崩了,一度冲上热搜,在这次“集资PK”里,几小时时间,余景天、刘宇分别集资了202万、340万。

《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热门选手在桃叭上的集资battle 来源 / 受访对象提供

后援会从经纪公司处获得的特定活动资格或周边,也会在集资平台上竞争。在限定时间内,谁打的钱多,谁就获得。在张小小看来,后援会和集资平台之间,早已是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

这其中平台能挣多少钱?桃叭上,《创造营2021》决赛圈选手粉丝共集资1.5亿,按1%的手续费计算,平台躺赚150万。Owhat虽然不收手续费,但提现的周期长,一位饭圈平台的前员工对深燃感叹,“平台靠着这些流水和钱,拿去做其他的,都很够赚钱了”。

除此之外,平台集资数据可以“倒灌”。一位资深粉丝对深燃举例,在集资平台上,集资100万,取出时,手续费扣1%,还剩99万,再存进去后,在前台显示的数据就是199万,如此往复,可以倒灌出极高的显示金额。粉丝为了挣面子,会这样操作,但平台在多次的存取之间,赚取了高额手续费。即便她混迹粉圈多年,也忍不住瞠目结舌。

就桃叭是否存在诱导集资倾向等问题,深燃致电桃叭创始人郑明贵,对方表示暂时不方便,并挂断电话。后桃叭另一名相关负责人对深燃表示,“桃叭已于8月13日关闭经费众筹、应援资源、二手周边的交易通道,并在APP内做出告知。我们的态度就是配合清朗行动,坚决支持理智追星”,但其对相关问题未直接回应。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小强律师告诉深燃,这一饭圈行为更像是定向捐赠行为,很难说平台的行为是在诱导集资,而更像是诱导消费。平台为集资提供了技术支持,如果发起人涉嫌侵占财务、携款潜逃,平台先期未能尽到审核义务就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集资悄悄转向微店、外卖平台

眼下,集资风气已经有所改善,不过还没能完全杜绝。

据站姐吴乔乔观察,在多款集资平台APP下架后,最近一部分粉丝将集资阵地转移到了微店。具体的操作方式是,后援会或组织者在微店上“开店”,粉丝购买店内的某样商品并付款,但实际上大多不发货。之所以选择微店,据她介绍,“在微店开店审核门槛低,而且到账速度也快”。

朴灿烈吧新吧主竞选微店链接

在粉丝聚集地豆瓣小组、微博超话上,深燃发现不少微店的讨论。比如朴灿烈吧被曝出吧主卷款千万潜逃的消息后,最近正在进行新吧主竞选,投票链接即是在微店,每投一票,需要支付6.1元,有粉丝在评论问,为什么投票还需要付费?另一评论回应,费用留作后续应援使用。目前,该链接已下线。在此之前,还有粉丝在豆瓣上发布消息,鼓励在微店“团建”(集资的另一种称呼)。现在已经有极多偶像后援会在微店上开店。

豆瓣上粉丝关于集资的交流 来源 / 豆瓣小组截图

根据粉丝的介绍,深燃尝试在微店上“开店”,打开微信小程序“门店微店”,注册账号涉及商家名称、电话、分类、商家logo、商家地址、商家坐标,深燃依次填写资料,并在支付9.9元后,客服通过审核,给出店铺的二维码。深燃上传商品图片后,通过该二维码,其他人能拍下并付款。通过客服发送的网页链接可申请提现,收取2%手续费,客服还表示提现资金会直接到账微信零钱,24小时内到账。开店全程都不涉及身份认证、营业执照等信息。

微店小程序开店及提取步骤 来源 / 微店小程序截图

深燃就微店小程序开店的审核要求、饭圈集资或转战微店等问题联系微店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应。

8月15日开始,微店下载量迎来一个高峰 来源 / 七麦数据

除此之外,吴乔乔介绍,还有一些集资转移到了外卖平台上,即后援会在外卖平台上开设“店铺”,粉丝去店铺上下单,在他们的操作下,店铺可以不用发货,资金到后援会手里。

张小小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据她了解,在一些规模较小的电商类APP上上架商品,同样可以集资。

高思思介绍,这其实和之前一些后援会售卖虚拟电子海报的方式类似,让散粉拍几百份,拍完后有一个自动工作平台,给相应账号发一张图片,也相当于变相集资,“懂的都懂”。豆瓣上,有评论表示,“只要有交易链接,就还有集资机会”。

但这种说法遭到张小小反驳。她告诉深燃,可能还会有人会开小群,利用支付宝转账、群收款等方式集资,但这些和在集资平台公开集资相比,范围要小得多。而且,集资平台被整治后,粉丝会意识到公开battle集资是不对的,他们也不想自己的行为影响到自己喜欢的偶像,进而不再参与进来,她觉得是一个好的开始。

某偶像后援会的数据组成员周鸟鸟说,他们后援会已经关闭了所有的集资通道,即使是做数据,也是出于自愿,而不是竞争攀比。

一位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深燃,如果可以不用这么被裹挟着做数据,不被资本绑架,也许反而可以给真正做偶像经纪公司的人带来机会。打击了集资和应援,失去了利益,让这个充满灰色的地方清朗一大半,但除此之外,不止一位粉丝提到,部分引战的营销号仍在活跃、韩圈粉丝还在集资的现象,都还值得关注。

“粉丝集资行为目前还处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郑小强告诉深燃,这是粉丝自愿为偶像付出不求自身得到回报的行为,若集资发起者卷款潜逃,满足了侵占罪的条件,尚不满足刑法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需要注意的是,若想追究发起者的侵占罪,需要被害人即参与集资的粉丝们亲自到法院诉告,单纯以报警维权是没用的。

到目前,杨果果在桃叭上的钱还没有追回来,她说她要远离饭圈了,“我的钱我自己做主,不想粉明星了。”她说。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飞、王可可、钱千千、杨果果、孙强、王菜菜、张小小、高思思、周鸟鸟、吴乔乔为化名。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相关标签: 饭圈捞钱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