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52岁黄光裕,忙得不亦乐乎

52岁黄光裕,忙得不亦乐乎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31
不轻松,也不甘心躺平。

黄光裕交了最新成绩单。

8月27日晚,国美零售(00493.hk)公布2021上半年业绩,1-6月,营收260亿元,同比增长37%;亏损19.74亿元,同比收窄近25%。

这位国美帝国创始人,恢复自由身已有一年又2个月,据其二月初立誓,“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过去也有半年。

可见的是,线上改造初有成效,交易总额(GMV)同比增长超24%,然而,营收远未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绝对亏损额巨大。

国美仍是黄光裕的国美,这位52岁掌舵手,不轻松,更没闲着。

火速换将

一则关键人事变更,与中期业绩同步官宣。

公司总裁王俊洲“个人计划退休”,自今年8月27日起正式辞任。两位老臣,连着两月先后离任。59岁的王俊洲,2001年加入,2010年出任公司总裁,至辞职之时,效力国美整整20年。

无独有偶,过去两月,黄光裕治下,高管层密集调整。

国美电器CEO张德炬,比王晚一年加入,据内部下发的文件,因身体情况,也需休息调整,于7月12日起,其职权由国美电器公司VP王波代行。张德炬在10个月前才刚出任CEO,且兼管加盟店开发管理业务。

2020年9月,黄光裕假释出狱才2个多月,国美零售发布全新组织架构,一口气宣布8项关键职位任命,向、张两人排名最前,很得倚重,分别主管线上、线下核心业务。

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向海龙,他在百度任职长达14年,一度为百度二号人物,有丰富的线上经验,2019年离任后转为国美顾问。

向海龙

失去电商的黄金10年,黄光裕改造传统构造的大船,亟需一位懂互联网的人搭把手,向海龙有足够分量。

一回归,黄光裕就给核心高管涨了薪酬,出手很是大方。

2020年,王俊洲的薪酬合计642.3万元,较2019年的309.1万元,涨了一倍有余。其余4位核心高管的总薪酬,达到2069.1万元,较上年增加约900万。

仅仅10个月,三位资深高管相继出缺,这是一个信号,或许反映出,他对转型进展以及团队配置,有了新想法。

年初,国美零售披露的核心管理人员,共有5位,王俊洲、向海龙之外,CFO方巍(49岁)、决策委员会主席魏秋立(53岁)、国美零售投资公司CEO何阳青(58岁)均在公司服务16年以上。

在董事会层面,唯一的执行董事是邹晓春(51岁),履历集中在法律和投资事务上。

就迫切的线上转型而言,这一团队配置缺乏新知识,风格更适合守成。

“黄光裕回归后,专注在零售体系上,拓展品类、发展独立平台、线上线下的结合以及资本运作,出现了明显的节奏变化。”零售电商行业专家庄帅认为,吸纳担纲的零售人才,是黄光裕转型的关键任务,其也正向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大厂寻求外援。

老臣隐退后,两位“阿里系”新人低调上阵。

据报道,现负责真快乐平台的曹成智,职位为国美零售控股经营策略与执行中心VP,此前是盒马高管;阿里巴巴国际站行业前运营总监丁薇日前也已加入,职位为真快乐CMO。

王俊洲离任后,国美官方尚未公布新的总裁人选,无疑,会为新人腾挪出空间。

根据《公司法》及其他上市公司监管相关法律法规,黄光裕本人若想出任高管,至少需在假释考验期满后逾五年。这意味着,这位实际掌舵者,短时间内无法真正走到台前。

稳住基本盘

“要求速度,尽快实施。”

黄光裕谈到,他自己做事的风格,不会花三个月来谋划,把规划书的标点符号全都改清楚,“我是边实施边修正,在重要的事情上,想让我放弃是非常难的。”

接近国美的人士告诉《21CBR》记者,自黄重回管理一线,工作节奏快了许多,许多调整说干就干,高层下达任务特别强调快速落实,要求更细致。

转型的一切前提,他先要守住家电基本盘。

2020年,国美零售的销售中,新业务占比不足10%,其余九成多都是家电3C业务。2021年上半年,家电类拉动了综合毛利率,提升2.6个百分点。

行业角度看,2021年上半年,国内家电零售额规模为 4293亿元,同比增长16.3%,大势上有可为空间。

“从供应链角度,今年我期望电器类业务能实现盈利8个亿左右。”黄光裕确立了这样的目标。

一回归,黄光裕就落定了多笔家电的战略采购订单。

数目最大的一笔,发生在2020年8月,国美与京东联手签订300亿采购大单。

今年5月,广东汕头人黄光裕,带着妻子杜鹃回乡探亲,顺道拜访了格兰仕、华帝两家华南家电企业的总部。格兰仕内部人透露,双方高层在多个项目达成共识,会加大战略合作力度。

有报告显示,2020年,京东、苏宁易购和天猫三家,加起来占去家电市场五成以上份额,国美的份额在5%左右。

眼前的挑战是,国美的份额不能再跌了。

由于常年巨亏,黄光裕筹谋了更多动作,向上市平台注入资源。

4月的公告披露,国美零售与黄旗下的“国美管理”订立协议,后者同意向国美零售出租位于北京、长沙的三个物业,租期分别自2021年7月1日及2023年3月1日开始至2040年12月31日截止。

根据该协议,三处出租物业的总代价为178.65亿元,大部分由国美零售以发行代价股份支付,同时也转让投资公司Hudson Assets的股权,减轻包袱。

黄光裕这一举措,可减轻国美零售的资金压力,长期租赁的形式,也利于上市公司线下物业进行长期投入运营。

该交易,需在9月6号特别股东大会确认后,方可生效。无论是否成行,是黄本人复兴上市平台最实际的举措。

瞄准新机会

“方向一旦明确,有三成把握,我就敢去做。”黄光裕说。

大刀阔斧的改革,关键一步选在了家居家装领域,其是家庭消费的入口。

家居家装赛道大、服务重、电商渗透率低,便于发挥线下网络的优势,预计到2025年,产业规模将达到6万亿元,体量相当于家电业的4倍。硬币另一面是,高度非标化,产业链条长而复杂。

做装修平台这件事,黄光裕在6年前就已谋划,且以投资等方式,抢先布局,比如,2017年,国美斥资2.16亿元领投互联网家装公司“爱空间”的C轮融资。

来源:国美集团公众号

一回归,他加快步伐,业务突破的载体,放在智能家装平台“打扮家”,2020年底,亲自出马参加谈判,国美控股拿下后者80%的股权,完成控盘。

“做融资,黄总虽是后来的,谈协议的时候,我第一次遇到一个企业家,而且是这么大咖的企业家,亲自跟我对了三天协议。那确实击中了我内心中最软的部分,我当时就知道黄总很认真。”打扮家创始人兼CEO崔健回忆说。

打扮家创始人兼CEO崔健

按计划,打扮家将用3年时间,做到5000亿规模。这是个非常大胆的目标。须知,2020年,红星美凯龙的销售规模仅为1080亿(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

2021年1-6月,来自新业务(包括柜电一体、家装及家居等)的收入占比,提升至7.85%,折算下来,半年大体是20亿左右的业务体量。

黄老板还在探索新的变现模式。

8月中旬,国美推出新App“折上折”,定位优惠券门户,连接商户营销获客和用户折扣消费的需求。

“独立App的入口更直接简单,可以设个更灵活的团队架构来做,也有更多想象空间。”庄帅向《21CBR》分析称,这是国美转向生活服务类的平台化尝试。

官方透露,两个月以来,“折上折”入驻商户300多家,预计年内会超过1000家,现有商户资源,达成一年内日活千万的目标,确实有距离。

在庄帅看来,脱胎传统零售商的国美,转型不易,技术、人才、新商业模式的迭代都是难题。

资本市场看待这位前首富,也日渐冷静。他复出后,国美零售股价一度冲高至2.55港元/股,而后一路回落,8月30日收盘价为0.82港元,总市值不到200亿港元。

国美与黄光裕,仍在找寻“真快乐”的路上。

“丢失了很多机会,丢失了时间,但我们也学到很多,这条路大家走得有成有败。”黄光裕说。

他立下的18个月军令状,极具挑战,但他确实忙得不亦乐乎。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黄光裕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