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 12年营收翻了20倍,董事长年薪却从193万元跌到0元

12年营收翻了20倍,董事长年薪却从193万元跌到0元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31
夫妻搭档,事半功倍。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医疗圈里不缺夫妻档。

医药界有孙飘扬和钟慧娟夫妇,两人掌舵恒瑞医药、豪森药业,成为“最牛医药夫妻档”。

医械圈也有一对夫妻,蒲忠杰和张月娥,分别掌舵乐普医疗和普华和顺。2020年,这对夫妇以200亿元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

蒲忠杰和张月娥

这对夫妇很快会收获第三家上市公司,其控制的乐普生物,也已递交上市申请,预估市值达百亿。

蒲张两人相对低调,在事业版图上,显露出极不寻常的跨界欲望,他们生育的上市公司,大概率还不止“三胎”。

支架发家

蒲忠杰是典型的“技术男”。

他在1963年出生,本科毕业于西安交大金属材料专业,博士阶段在北京钢铁研究总院专攻金属材料。1990年代初,他作为访问学者,进入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开始接触心脏支架的研发。

蒲忠杰

蒲忠杰看好支架产品前景,一头扎入生物材料和介入医疗器械的研制,有心的是,其间还申请15项国家专利。

张月娥则同样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获得材料科学与工程学士学位,1996年,也获得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管理硕士学位。

夫妻搭档,事半功倍。1998年,两人在佛罗里达州创立了第一家公司WP Medical Technologies Inc。

第二年,他回国接连创立两家公司,一家就是乐普医疗,股权结构上是合资背景,其中央企中船重工七二五所出资现金882万元,成第一大股东,WP公司以技术作价378万元出资。

冠状动脉专用球囊导管支架

张月娥也是乐普的早期创始人之一。

当时,中国市场刚接触心脏支架,且均为海外品牌。

蒲忠杰回国第二年,就取得“冠状动脉支架”等三项产品注册证,逐渐成为中国心血管植介入医疗器械领域的开拓者,相继研发了国内第一个心脏支架、第一个心脏起搏器、第一个生物可吸收支架等。

只是,乐普医疗的裸支架一度很贵,产品问世后,没有渠道商愿意接受,公司迟迟无法盈利。

2003年,强生推出了全球第一款药物支架,相比裸支架,其发生再次堵塞的概率更低。

蒲忠杰也埋头转向药物支架的研发,他在2005年拿到了批文,上海微创的药物支架获批则早他一年。

为避免与强生等直接竞争,乐普医疗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反向战略,以性价比优势,从有能力开展支架手术的地市级医院起步,再反攻一二线城市的三甲医院。

当时,强生单个药物支架价格近4万元,国产支架价格仅需一半。

至2008年,国有药物支架产品的占有率,达到7成左右,乐普医疗是最大的获利者之一,其药物支架产品上市仅4 年,就拿下1/4的市占率。

高技术壁垒下,支架一直是高毛利产品。2020年,其核心的心血管介入产品的毛利率,维持在67%左右的高水平。

2009年,创业板开闸,乐普医疗成为首批登陆创业板的28家公司之一,上市首日,蒲忠杰夫妇身价58亿,成为创业板首富。

分头并购

成也支架,败也支架。

上市后,乐普医疗的股价表现,一度连续三年萎靡不振,市值从最高250亿一路跌破70亿,部分原因是冠脉支架产品过分集中,业绩增速放缓,外界也担心降价的政策风险。

2006年至2008年,冠状动脉药物支架系统,占到主营业务收入93.81%、95.59%、86.55%。

在很长时间,支架撑起了乐普医疗的百亿市值。

上市前,蒲忠杰已在考虑丰富产品系列,相继并购了三家公司:天地和协(麻醉监护及介入配件)、上海形状(心脏封堵器、先心病治疗)、卫金帆(大型心血管专用医疗设备),产品从冠状动脉支架扩展为先心介入领域。

一上市,他加速了收购兼并进程,围绕心血管疾病的周边,频繁出手。

2010年,乐普收购陕西秦明医学,进入起搏器领域,2013年,由器械杀入药品领域,重点布局了抗血栓、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抗心衰五大类心血管常用药。

基于心血管健康平台战略,他还战略性布局心血管专科医院、互联网医院、第三方检验检测中心等,提供以心血管为特色、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医疗服务,且推出可穿戴设备,为客户提供远程心电监测等生命指征监测服务。

近年来,乐普医疗的收入,非常多元化,医疗器械、药品收入占据主体。

医疗器械业务实现收入40.97 亿元,同比增长130.30%,剔除新冠试剂影响后,同比增长25.91%,药品业务收入17.82亿元,同时AI 产品继续放量,驱动医疗服务及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及健康管理业务实现收入6.41亿元。

蒲忠杰并没有止步。

7月15日,乐普医疗公告,拟2.37亿元获得博思美68.43%股权,切入医疗正畸领域,计划进军医美大赛道。

令人惊讶的是,丈夫忙着的时候,妻子也走到前台。

2008年,张月娥和华平资本联手,开启了一条另类医疗器械之路,分别并购精密过滤输液器的制造商伏尔特,以及骨科领域的威曼和博恩。这三家公司均在细分领域耕耘多年,业务能力与市场规模不足以独立上市。

在华平的帮助下,张月娥以低估值打包收购三家,成立了全新的医疗器械公司:普华和顺。三家公司的营销渠道做了全新整合,骨科和精密输液业务快速进入市场前三。

2013年11月,普华和顺赴港上市,第二年,以8亿元收购了人工硬脑膜生产商新天福医疗,进入生物材料领域。

夫妻分头行动,在短短数年间的并购交易,令人炫目。

只是开局

蒲忠杰夫妇技术出身,对于研发与市场需求的把握很精准,会砍掉不切实际的想法,在认准的方向坚持。

现在看来,两人对于资本运作,一样熟稔。

2018年,普华和顺与泰邦生物达成换股交易,成为泰邦生物单一最大股东,后者是中国领先的综合性血液制品和生物医药企业。

2021年,泰邦生物完成私有化,普华和顺正式退出,这笔交易,累计获利超过10亿人民币。

牵头泰邦私有化的大钲资本,则由前华平投资集团亚太区总裁黎辉创立。官方资料显示,大钲资本与乐普医疗、神州优车发起设立、管理了两只人民币产业并购基金,首期基金到位规模超过60亿人民币。

夫妻俩在资本市场的联袂演出,只是开了一个局。

蒲忠杰于2018年他成立乐普生物,进入创新药研发,聚焦肿瘤免疫治疗,核心产品PD-1、PD-L1、溶瘤病毒和多个ADC产品已进入临床I-III期各个阶段,该公司已在上半年提交招股书,拟港股上市,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

除了乐普生物外,乐普医疗正计划分拆乐普诊断、心泰科技(从事结构性心脏病介入用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上市。

“未来,本集团将继续寻找高增长、高利润率的潜力机会,通过收购兼并实现资源优势整合。”张月娥控制的普华和顺,在泰邦私有化后如是表态。

张月娥

分拆乐普诊断的计划,已告终止,蒲张夫妇未来仍可能坐拥超过3家上市公司。

其中会有很多变数,一个重大变量在于政策。

2018年,国家带量采购政策落地,从药到器械集采趋势明显,其中冠脉支架首当其冲,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

以价换量的集采,对乐普医疗的盈利产生波动。2021年上半年,受支架和药品集采影响,综合毛利率 62.76%,同比下降。

政策的预期,对于股价和市值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夫妇俩又难得保持了克制的体面。

一个例证是,公司业务日益繁琐,蒲忠杰个人的年薪却在不断下降,2008年,年薪为192.98万元,2010年降至6.6万元,之后几年基本维持在10万元左右。

2018年开始,年薪已经为0,2020年也未领薪,甚至未从关联公司领取薪酬,显得非常特别。

在出售泰邦生物后,妻子掌舵的普华和顺,获得款项总额为6.39亿美元,其中约50%派发特别股息。

相对许多实控人的各种吃相,这两个举动还是值得称道的。


(编辑:陈晓平 李惠琳)
相关标签: 乐普医疗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