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81岁万隆连任,风暴中还是双汇舵手

81岁万隆连任,风暴中还是双汇舵手

方文宇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9-03
父子分歧,各走各路。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双汇的家族纷争,暂告一段落。

9月1日,双汇发展发布公告,在前日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万隆连任董事,在出席会议的股东中,他获得占到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 99.9601%的支持。在董事会上,万隆全票连任董事长,次子万宏伟当选副董事长。

这位81岁的创始人,之前恰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8月中旬,万隆长子万洪建发文《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指控万隆侵占团队股票、违规关联交易、偷税漏税等“罪状”,令外界哗然。

如今,获得高票支持,万隆预计将延续其强势管理,父子恩怨则很难消弭。

撞柜示愤

万隆父子的纷争,已在公共舆论场发酵两个半月。

6月17日,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HK:00288)宣布,以“对公司财物作出不当攻击行为”为由,免去长子万洪建执行董事等所有职务。父子内斗拉开帷幕,不断升级。

对于“攻击公司财务”,万洪建向媒体透露,是因为与万隆交流万洲国际CEO(行政总裁)人选问题时,意见相左,情绪激动以头撞柜。

他还表示,自己在公司没有什么权力,和万隆谈不上“斗争”,只是业务上的不同看法“触怒”了老爷子。

万洪建称,他不认同CFO郭丽军这一人选,当万隆听到要交流CEO事宜时回复:“你听谁讲我要提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他意识到若再不离开,可能会爆发冲突,便转身准备离开办公间。

压垮其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据称是万隆秘书沈瑞芳的训斥。

他回忆道,当时万隆秘书让自己出去,“我完全崩溃,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宣泄心中愤懑。”

万洪建后在公开长文中解释,万隆和其秘书生活近20年,“每个家人出于各种原因,对此事保持了沉默与宽容”,因此留有心结。

8月12日,万隆辞任万洲国际行政总裁,由郭丽军接任,提拔万宏伟任董事会副主席。

当时,万洪建情绪平稳,公开祝贺了弟弟,并表示,“我不会再回到万洲国际,目前在家中休息,静思回顾过去,计划未来重新卖猪头肉。”

出人意料的是,5天后,万洪建发出长文,提出多项严重指控,既关公务,也涉私德。

8月23日,就五条涉及上市公司的掌控,万洲国际做出了具体回应,称其“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

值得注意的是,万隆在父子争端中,是相对沉默的一方,回应也较为平和。

比如,就“万洲国际并无实质的经营,只是将资金转至境外市场”的指控,他回应称,不管是募资、分红,还是外贸交易,“均是按照相关要求和在层层监管下正常进行的”。

各走各路

父子不和,本属家务事,却无意间撕开了一角,看到双汇高层在战略方向的歧见。

8月,万洪建向媒体陈述,双汇国际高价收购美国火腿品牌“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致公司亏损严重,此次收购也使父子互生嫌隙。

2013年,双汇以71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美国最大生猪养殖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创下当时中美并购案的记录。

万隆与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总裁C. Larry Pope出席新闻发布会

完成并购后,双汇成了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

美国猪肉价格便宜,即便进口,也远低于中国本土肉价;中国是全球最大猪肉消费国,市场巨大。中美肉类资源可以互补,产生协同效应,这是双汇国际收购的官方重要理由。

万洪建则持相反意见。

首先收购资金太大、风险过高,为此项收购,双汇联合多家银行总计贷款约40亿美元;再者,战略受阻,双汇推行“冷鲜肉”战略,靠冷鲜肉产业的支撑,双汇发展主营业务收入节节攀高,从美国进口猪肉,发展“冷冻肉”,会重创之前的产销体系。

万洪建称,双汇在国内的生猪屠宰量,已由2015年的1230万头跌至2020年的710万头;重美轻中的区域差异战略,直接削弱双汇的发展动力。

此外,在产品研发方向上,双汇上层也有不同意见。

万隆坚持推广火腿、热狗等西式食品,并斥资8亿元在郑州专建工厂生产。

万洪建则走中式产品战略。2018年12月,他组织相关研发和销售中式产品,2020年7月,提出“关于成立双汇中式产品事业部的建议”报告。

父子两人只能各走各的路。罢免万洪建的念头,据称起于去年11月的万州-双汇视频会议。

当时,万洪建在视频会议中称,美式产品已被市场证实不是正确的方向,可以抛开不理,“把中式产品当作新生婴儿去培育,不要在这个婴儿身上压上成年人一样的重担。”

两天后,在弟弟万宏伟的生日会上,万隆怒斥万洪建虚伪,“为什么胆敢在视频会上讲这样的话?”

万洪建称,当时万隆已下定决心罢免自己,只是没有找到理由,直到6月3日办公室纷争。

论矛盾,绕不开父子截然相反的战略。

创新命题

从双汇发展的股东投票来看,万隆依然得到绝大多数股东的支持,在风波过后,可以将自己的战略贯彻下去。

董事会平稳换届后,万隆仍有不小的压力。

2021年1-6月,万洲国际营收133.31亿美元,同比增长6.8%;归母净利润6.5亿美元,同比上升105.7%。

然而,双汇发展业绩则具挑战性,上半年总营收为349亿元,净利润25.4亿元,分别同比下降4%和16.6%。

双汇发展解释称,主要因为2020年同期冻品盈利基数较高、本期由于中外价差收窄进口肉盈利下降、员工及市场费用的投入增加等。

万洪建则在指控中称,今年2月,双汇发展受到万隆、郭丽军指示,以每吨2.58万元的价格从美国进口猪肉,远高于每吨2.1万元的市场价格,因存货撇销遭受了巨额损失。

来源:双汇发展官网

8月31日,万隆在股东大会上,亲自回应了进口行为,称在2月,国内生猪养殖出栏量大幅下降,猪少价高,国内生猪价格是4.2万元每吨,双汇以2.58万元每吨的价格进口,价格相差约1.6万元。

“这么大的差价,一是有利于双汇参与市场竞争,二是利于公司降低成本。”万隆称,进口猪肉的决策是基于当时的市场行情。恰逢国内生猪价格大跌超出市场预期,才造成损失。

生猪价格终归只是短期影响,双汇更大的命题在创新。

以2020年来说,核心的包装肉制品营收 280.9亿,同比增速为11.66%,销量却已停滞,亟需新的增长动力。

过去几年,双汇增加餐饮新渠道,推进产品进家庭、进餐饮、上餐桌,且加强中高端产品的推广,以期实现品牌的年轻化、时尚化。

来源:双汇发展官网

据披露,2020年,无淀粉王中王、肉块王等新品年销量均超过1万吨,火炫风刻花香肠、俄式大肉块香肠、斜切特嫩烤火腿等新品年销量均超过5000吨。只是,新品的体量,尚无法带动大盘高成长。

对于81岁的万隆而言,他可以将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牢牢握在手里,但是,消费者用脚投票是很方便的。

万洪建曾公开表示,双汇是集权型企业,要变革,首先取决于万老板(万隆)的认知与境界的改变。

从这点来说,一些叛逆的想法,未必就不值得听一听。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双汇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