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无限期下架!陪打王者荣耀能买房的时代过去了

无限期下架!陪打王者荣耀能买房的时代过去了

杨松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9-09
未成年人限游了,陪练软件下架了。

游戏行业最严监管政策在8月末出台后,游戏公司忙着执行新规,与其相关的行业,也陆续受到冲击。

今天据媒体报道,欢聚集团旗下的 Hello 语音、虎牙旗下的小鹿陪玩、比心、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游戏陪练产品,遭到“无限期下架”。

据《21CBR》记者测试,在腾讯应用宝、一加手机等应用商店搜索相关软件,均无法查询到。苹果 App Store 中,小鹿陪玩、比心等软件,仍可正常下载。

贝壳财经援引业内人士称,“无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没有给出明确的下架时间,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预计整改时间在两个月左右,可参考此前秒拍和探探的情况。

《21CBR》记者就此消息向小鹿陪玩、比心等公司求证,截至发稿前,官方尚无正式回应。

与数年前,行业对电竞游戏的看法停留在“玩物丧志”阶段不同,2019年初,人社部已发文,将电竞陪练作为一个新的正规职业工种,认为其有专业的平台空间,可以依靠自身游戏技能分享赚取收入。

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游戏行业面临强监管的大背景下,尚未全面普及的游戏陪练行业,似乎要面临更多挑战。

全职陪练月入8000,王思聪时薪666元

对于年轻人而言,“游戏陪练”是一份有价值、有价格的“新职业”。

此前, 80后游戏用户相对保守,在游戏中主要是买道具。所以2014年,游戏陪练市场尚小,算上贴吧、淘宝等不同渠道的“散户”需求,只有6-7亿元规模。

但随着《王者荣耀》等产品走红,手游的社交属性进一步凸显,加上90后、95后消费观念相对开放,愿意付费找人陪自己打游戏的比例高了。游戏陪练的职业机会和发展空间在放大。根据游戏陪练App比心陪练的公开资料,2018年,平台的月流水已超过2亿元。

此前比心陪练CEO林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其平台上很多游戏陪练大神来自各行各业,有从体制内出走的公务员,有参加过中国好声音的歌手,有海外兼职的留学生等。

早期,平台上陪练稀缺,因为大家觉得这个职业不够光彩,随着收入提升,甚至有陪练以此支撑起家庭主要开支,存的钱够支付小城市的房款首付,这份职业逐渐获得普遍认同。

记者接触过的一位陪练陈宇,原本是昆山当地一支二线电竞战队的教练,25岁的他在电竞职业赛场上算是“高龄”了,职业发展不进则退。2018年,王者荣耀是当时最吸金的游戏,陈宇就在陪玩平台上注册了账号,做起了游戏陪练。

通常,一名游戏陪玩的收入,由其在线时长和接单量决定。

以陈宇为例,他每天平均10个小时在线,从一局5元开始,随着段位、订单量的提升,单价逐步上涨,月收入稳定在1万-2万元,而且有了自己的固定“老板”,还可以定期给游戏陪练新人做分享和培训。

陈宇这样的游戏陪练,单一平台注册用户就有数百万人,很多人通过平台认证拥有接单资质,平均年龄20-30岁,不乏当红电竞职业战队的选手、教练,直播平台游戏主播、各大短视频平台的顶流网红。

据比心平台于去年4月发布的《游戏陪练白皮书》显示,平台上有近150万游戏陪练赚到钱,其中全职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平均月收入2929元。

定价最高的游戏陪练大神,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时薪高达666元。2019年,光比心平台消费金额最高的用户,一年的陪练花费就超过300万元。

16岁就能陪练,百亿市场受冲击

基于年轻一代的“游戏用户整体占比”和“游戏陪练付费用户占比”的提升,游戏陪练行业,一度被寄予厚望,认为其有机会成为电竞生态中的下一个百亿市场。

有行业人士在接受《21CBR》记者专访时乐观估计,在未来3-5年,游戏陪练有望占据电竞市场15%-20%的份额。

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近1500亿元, 2021年预计1826亿元,2022年预计2157亿元。若以电竞行业2000亿市场规模计算,整个陪练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也陆续有平台玩家涌入。

据媒体统计,市场上涌现近百款的游戏陪练平台,包括暴鸡电竞、猪队友、电竞帮等多个平台,均拿到融资。只是,陪练产品融资,大多集中在2019年之前。行业高速发展背后,“涉黄”等问题不断涌现,影响资本对于行业的判断。

陪练产品下架有迹可循。早在今年8月末,新华社曾报道,部分网络平台存在打“软色情”擦边球的现象,甚至利用暗语接头后,换平台进行“裸聊”交易,不少未成年人可能陷入其中。

即便是史上最严“限游令”出台后,记者在某陪练超话中,发现招募帖写道,年龄仅限制在16周岁以上。

部分游戏陪练平台,对未成年的接单管理良莠不齐。

孟秋刚满17周岁,想要兼职接单的她告诉记者,自己下载某陪练App进行实名认证后发现,该平台已禁止未成年人接单,随后她换到其他平台,就可以正常接单。

按照相关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张书乐称:“最严政策出来以后,游戏厂商也会进行一些自我加码,比如说像类似一些恋爱游戏,腾讯已经禁止所有未成年进入。”

严格来说,对未成年人而言,游戏的服务时间缩短到了一周三小时,有些游戏甚至直接关上了大门。

需求端,曾经活跃、有付费请陪练需求的年轻玩家,会因此降低付费概率,陪练们势必会失去一些“用户”。供给端,未成年的陪练,空间、时间被大大压缩。

《21CBR》记者加入某陪练微信群中,有人对外称可出租《英雄联盟》、《永劫无间》等游戏账号给未成年陪练,来规避因年龄受限的监管政策。

在张书乐看来,陪练行业本身发展并不理想,场景没有真正打开,整个盈利模式都不是很明显,“有没有监管对行业来说,目前状态都是不利的,行业都是下行的。”

在未成年游戏时间受限、产品下架等强监管下,游戏陪练产品即便回归,要面临的挑战也不会少。

(文中陈宇、孟秋为化名)


(编辑:韩璐)
相关标签: 陪练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