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微信全面开放外链,进入4个月倒计时?

微信全面开放外链,进入4个月倒计时?

曹彦君 杨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9-13
淘宝、抖音终于能进微信了。

微信不能分享抖音链接,淘宝中不可以用微信支付,移动互联网产品“难互通”的局面,或将很快成为历史。

9月1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宣,7月已启动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为期半年,平台屏蔽外部链接是重点整治的问题。

官方称,将推进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问题分步骤、分阶段地解决。

在强监管政策之下,互联网公司的“大门”,不得不向更多玩家开放。

解封外部链接,平台企业此前形成的利益格局,将面临再次洗牌——有企业获得新流量,也有企业“特许经营权”的价值,可能会缩水。

微信,首当其冲,不再是一家或一系的禁脔。

监管出手

工信部强调,保障合法合规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无正当理由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正常访问,影响了用户体验,也损害了用户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

用户对这方面反映强烈,工信部收到的举报、投诉也比较多。

《21CBR》记者查询工信部官网发现,最新的投诉发生在8月26日,一名严姓举报人控诉“不能分享我喜欢的抖音视频到微信”。

反垄断政策力度加强,已让平台的“排他性”有所松动。

有消息称,阿里和腾讯正考虑逐步互相开放生态系统:阿里可能将微信支付引入淘系电商平台,腾讯或将允许淘系电商的内容在微信内分享,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的服务。

截至发稿前,《21CBR》记者发现,在淘宝购买商品时,依然仅有支付宝支付、花呗分期两个支付选项;要在微信内分享淘宝商品链接,依然只能通过生成淘口令或图片的方式。

现在,监管层正在施加更大的压力,推动平台解封外部链接。

据悉,工信部提出三条合规标准:

第一,具有外部网址链接访问功能的即时通信软件,对于用户分享的同种类型产品或服务的网址链接,展示和访问形式应保持一致;

第二,具有外部网址链接访问功能的即时通信软件,用户在即时通信中发送和接收合法网址链接,点击链接后,在应用内以页面的形式直接打开;

第三,不能对特定的产品或服务网址链接附加额外的操作步骤,不能要求用户手动复制连接后转至系统浏览器打开。

从开放到封闭

怀揣着“开放、互联”初心而生的移动互联网,一度走向“封闭”。

2020年疫情期间,微信和支付宝成为大多数用户常用的健康码扫码终端,但两大平台之间并未打通,钉钉的健康码在微信平台上无法被分享,导致钉钉用户在跨省复工复产时遇到困难,直到有关部门介入才得以解决问题。

逐利的本能驱动着平台封锁外链,提高用户对自身APP的使用时间和频率。同时,平台屏蔽外链的行为,也包含着企业的垄断野心。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刘旭表示,在一个“超级应用”软件中,同时实现衣食住行、移动支付、金融理财、即时通讯、在线办公等多种功能,会将用户“困”在由一家互联网企业所缔造的应用软件矩阵里,让用户的选择权受到严重限制。

比如,两大巨头若各自屏蔽对方的办公类产品,会给用户带来不便,有利于其自有的钉钉或企业微信。

他分析道,对于C端而言,平台垄断了用户数据,导致大数据杀熟的现象频发。对于B端而言,腾讯、阿里两大平台生态中无法实现互联互通,迫使其他互联网企业必须面临“二选一”的站队选择,难以自主发展。

据《21CBR》记者统计,阿里旗下的支付宝、淘宝,以及字节跳动的抖音、今日头条,均没有微信小程序,或者微信小程序已被停用。

2013年7月底,阿里宣布暂停与微信相关的第三方应用服务,断掉一切微信数据接口;微信也将淘系电商拒之门外,而拼多多的“砍一刀”等引流活动,却在微信生态内病毒式传播。

平台间互联互通,迫在眉睫。

互联网互联互通、开放竞争,最多受益的无疑是将拥有更多消费选择的用户。

此外,对于一些中小商户和视频创作者来说,平台不再屏蔽外链后,可以更专注于在一两个平台积累用户,有利于创作、运营的效率的提升。

“微信一旦开放生态,打开了12亿人的流量入口之后,很多互联网服务基于微信平台进行分享,可能会催生一些新的垂直电商进入微信生态,促进垂直领域的创新、创业。”刘旭告诉《21CBR》记者。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21CBR》记者表示,平台屏蔽外链,主要考虑是维护自身生态和利益,但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导致被保护的对象缺乏创新活力。开放将迎来共荣,有利于互联网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微信流量大洗牌

截至今年二季度,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 12.5亿。微信的社交流量,无疑是每个移动产品都觊觎的蛋糕。

多年来,微信利用自身用户优势,扶持合作伙伴,结成了复杂的利益网络。

QuestMobile数据显示,美团外卖、美团团购、同程旅行、京喜等产品独立App的用户量,甚至远小于微信小程序等综合平台,显示出已特别依赖微信小程序流量。

微信的大门松动,更多玩家进来瓜分社交流量,对于上述既得利益者,并不是个好消息。同时,与微信针锋相对的阿里系等,将迎来更大的生长空间。

阿里系电商觊觎微信的流量已久。今年3月,阿里官方称,提交了淘宝特价版小程序的申请。

8月,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称,平台间如果能够互联互通,肯定会带来新的改革红利,结果会是多赢。

“微信庞大的下沉流量,对于阿里肯定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阿拉丁&视灯创始人史文禄称,阿里有着很强电商优势,若产品能成功入驻,将对电商业务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据阿拉丁研究院测算,未来三年,小程序和视频号双螺旋战略,将促进微信电商GMV飞速提升,整体有望突破10万亿,赶上阿里体量(2021财年总GMV为8万亿)。

字节跳动方面,与微信有过蜜月期。早前,抖音用户可以通过微信账号授权登陆,短视频也能在微信中直接播放。随着双方创始人在朋友圈“互撕”,双方关系交恶。

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涉及到数亿用户。而在整治期间,腾讯自己却推出十几款短视频产品。

今年2月,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要求法院判定腾讯立即停止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抖音的内容。腾讯则称,抖音等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了平台规则。

如今,监管大棒下,这宗官司可能的结果已自见分晓。

据工信部公布的日程推算,专项整治预计将在未来4个月内完成。这意味着,至迟到明年初,中国互联网将实现真正互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钟黛)
相关标签: 平台屏蔽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