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9-14
让在线K歌房成为一种新标配。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你有多久,没去过线下KTV?

数据显示,国内KTV企业数量持续减少,过去7年倒下6万家。截至2021年3月,仅剩6.4万家在业/存续。几年前,一度兴起迷你KTV,疯狂过后也走向一地鸡毛。

K歌需求,并未消失。

年轻人无法割舍唱歌,追逐更多新鲜玩法,听音乐+K歌、相亲+K歌、直播+K歌、桌游+K歌……他们挣脱物理空间的束缚,从单一唱歌,转向更多元的娱乐场景。

2020年,在线K歌行业用户规模,超过10个亿!在线K歌的月活跃设备数,3年前就达到2亿台!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日前,腾讯、网易宣布放弃音乐独家版权,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平台的“独家”标识悄然去除。在版权获取的维度上,音乐App回到同一起跑线,赛道竞争,快速由内容资源升维至服务本身。

新的变局在开启,新的机会在酝酿。

9月8日,实时互动云服务商声网Agora,发布在线K歌房场景化解决方案,帮助开发者与企业方一站式接入海量正版曲库与K歌组件、场景功能,快速搭建在线 K歌房,切入到在线音乐、语聊房、直播、视频相亲等社交泛娱乐场景。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版权音乐获取门槛降低,在线 K 歌会成娱乐社交类应用的标配。”声网社交泛娱乐产品负责人王奇分析称。

版权“按量计费”

若音乐无版权,则K歌不自由。

在社交泛娱乐领域,企业客户和开发者向声网表达一致需求:K歌房和自家产品的场景十分契合,唯独版权这关让人头疼:歌曲版权方分散,沟通周期长,预付费又高昂,是新品开发的拦路虎。

声网社交泛娱乐行业产品专家高圣恺告诉《21CBR》记者,声网有一家企业客户,开发在线K歌的产品,起步甚至比全民K歌更早,苦于巨头版权资源的强势占有,业务做不下去,无奈转战国外。

几年间,在线音乐的版权争夺战,几度交锋,最终沦为寡头市场。

即便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也受困于版权,2018年大规模下架曲库,2021年正式关停,倒在独家版权开放的前夜。创意虽好、体量尚小的玩家,更加难以幸存。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今年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实施,音乐版权规范更趋严格。

“我们观察,就K歌房产品开发而言,版权至关重要。”高圣恺说,如不能很好解决音乐版权问题,在线K歌的发展挑战重重。

按传统做法,客户要先花重金买下整个曲库,难以灵活按需取用;授权期内歌曲更新数量有限,甚至无更新,往往歌曲陈旧。

强力监管下,版权环境更趋开放,市场也呼唤更具变通性的模型。

声网的在线K歌房解决方案,恰好提供了一种新路径:企业一站式接入海量正版曲库,只需调用相关API就能使用,无需单独集成音乐版权SDK,不必再单独找零散的音乐版权方沟通,省时省力。

目前,Agora内容中心覆盖20w+ K歌正版曲库,囊括金曲热榜、经典流行,甚至涵盖众多抖音神曲。

收费模式也灵活,不做“一揽子授权”。

高圣恺表示,新方案的最大突破点,在于跟合作伙伴达成一种商业新模式,用按量计费,降低门槛,“用多少付多少,不必百万、千万量级地预付,许多中小开发者无法负担成本,也就做不了创新。”

8月,声网与咪咕音乐达成合作,一方有实时音视频技术优势,一方具备专业化音乐产品服务经验,大家一拍即合。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我们并没有期望,从版权音乐售卖上赚客户的钱。”

谈及费用,王奇表示,声网的想法很纯粹,让实时互动更易获取,降低开发新品的门槛,最终收获的回馈,就是增强业务粘性,客户加大RTC(Real-Time Communication,实时音视频)应用。

简言之,即成人达己。

细抠每一毫秒

实时合唱,是K歌场景的一个关键玩法,也是声网在线K歌房解决方案发布的一大重点。

就用户合唱需求来看,无非两个:一,能像在线下KTV包厢一样合唱一首歌,有实感;二,解决伴奏、人声对齐和延时问题。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先来回顾下业内的两种传统做法:

1)录制合唱

实际是轮唱:主唱A根据伴奏演唱,完成后点击上传,用户B选择带有A歌声的伴奏再演唱,间接完成合唱。

2)单通合唱

实际是“伪”合唱:主唱A根据伴奏演唱实时发出,用户B接收A的数据,参与合唱。这种方案下,A不能听到B,且只能2人演唱。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两种方式,参与者无法完全体会到合唱乐趣,合唱人数有限,听众也不能实时互动。

声网的实时合唱,关键是“真在线”:

主唱A、用户B、C、D……各方根据伴奏同时演唱,实现在线真实时的多人合唱。这一模式下,双方在线同时听到伴奏后一起合唱,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歌声,人声、伴奏同步保持在一个节拍。

据声网透露,通过对音频在采集端/播放端、网络传输层面以及编解码等环节的延时优化,实现了低至64ms、端到端延时的多人实时合唱体验。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64ms,什么概念?

只考虑听者主观听感的情况下,延迟200ms(毫秒),约莫延时两个字;压缩到120ms,能听出慢了半个字,错位感进一步降低;若改进到60-80ms区间,声网反复测试后发现,主观体验上,两个演唱者完全合拍。

声网产品市场负责人朱超华告诉《21CBR》,在实时全唱场景中,对延时的优化与100米短跑一样,越到后面,每突破1毫秒都非常困难。

“我们把端到端延时切分为采集端/播放端、网络传输、编解码和前处理几个过程,每一过程都按毫秒来抠,不断优化,不断突破技术难题,目前我们做到低至64ms,接下来会逐步往60ms,甚至50ms迈进。”朱超华说。

一站式方案

就线上K歌的场景,声网并非首次切入,已经提供合唱、对唱、抢唱等多种互动玩法。

整合超20万正版曲库与九大场景功能,让企业能一站式接入各类K歌组件,这样多种能力的系统化打包,尚属首次。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朱超华透露,新方案大大降低了技术、版权等门槛,客户无论能力高低,接入时间都至少降低50%。

为方便企业快速搭建K歌房,除了曲库组件、播放组件以及歌词组件等必要功能模块,声网还支持50ms超低延时耳返,以及空间塑造、曲风音效、电音音效、歌唱美声等超过30种美声音效。

王奇表示,业内已有的功能性方案,多仅是针对个别场景,输出在线K歌房“全场景+内容版权”解决方案,放眼行业,声网是第一家。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声网社交泛娱乐产品负责人王奇

他打了一个比方:过去,卖面粉是10元一斤,现在做成饺子皮卖给客户,还是10元一斤,加工的过程没有额外收费。

为拉拢喜新厌旧的年轻人,“XX+K歌”的变形越来越多,在线K歌房正快速融入社交泛娱乐应用,成为一种基础功能,带来更多场景玩法创新。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例如,语音聊天室中加入在线 K 歌房,消解陌生人之间的尬聊;相亲平台中加入在线 K 歌房,让相亲破冰;直播平台加入在线 K 歌房,丰富直播内容,吸引更多流量。

“从发展趋势上看,K歌会类似直播。”咪咕音乐产品总监周曜有个“三阶段”预判:

第一阶段,音乐+K歌,主要关注音乐对用户的吸引延伸;第二阶段,K歌+社交,基于K歌的强社交属性,带动社交业务发展;未来的第三阶段,“X+K歌解决方案”,为行业应用可玩性提供更多可能。

借道声网这种新型的赋能者,K歌不会消逝,只是切换为不同形式,以更丰富的姿态,越来越多融入社交娱乐生活。

KTV七年倒下6万家!想不到,还有10亿中国人在唱K


(编辑: 史川轩)
相关标签: KTV  
0
0
相关文章